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6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15)

    

然的危機。如果真的存在這一股看不見的推手,那……帝國這一次就真的是出現了嚴重的危機……“報告副將——指揮官府邸今天下午動用了家族徽章,要求軍方醫院開通綠色通道救一個女傭。”季任還在分析著這個潛藏的危機,他的智腦就突然傳過來一通簡訊。……動用了家族徽章?聯絡軍方醫院,為了救一個女傭?他突然想起來,前幾次從指揮官府邸傳過來的簡訊裏有提到過,第一批參與實驗的女傭中有資質優異的。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無法決定...直到天黑了,公良修才從大牢裏走出來。

禦林軍統領跟在身後,同行的還有大理寺卿。

事情已經清晰明瞭。

舞女是蔣昭儀請來的。

隻不過蔣昭儀並不知道這些舞女都已經被悄無聲息的替換成了刺客。

而刺客正是莊家派來的,本就是群尋死的暗衛,其真正目的不過是將那能夠催人流產的異香放出來。

那香也是莊家下的。

皇貴妃懷孕之後,後宮多年平衡被打破。

莊妃這才行事魯莽起來。

將身上沾了血的玄色披風扔掉,公良修語氣淡淡的說:

“蔣昭儀一杯毒酒賜死,報信給蔣家讓他們知道知道自己女兒做的好事,以後生女兒最好生個聰明點兒的,不然就別生!”

“莊家與臨王勾結的罪名,謀害天子的罪名還有意圖謀害皇嗣的罪名……都遞到莊家去,讓他們死個清楚明白!”

“莊家心懷不軌,早已懷有不臣之心,朕親自下令——”

公良修眼中劃過滔天的煞氣。

“誅九族!”

那三個字振聾發聵。

震的皇帝身後兩名一品大員耳膜鼓痛。

看來這一次,莊家是真的觸到了陛下的逆鱗了……

***

之後青黛也聽說了公良修對蔣昭儀和莊妃下的處置。

“陛下一杯毒酒鴆殺了蔣昭儀,又賜死的莊妃全家……”

鎖心在知道自家娘娘動了胎氣之後,氣憤的告訴青黛害她之人的下場。

莊妃和蔣昭儀素來就在後宮中囂張跋扈慣了,根本不把她們這些下人放在眼裏。

冷宮的深井裏都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她們處死的宮女太監了。

故而鎖心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覺得陛下果真是英明神武。

娘娘對她們這些下人這麽好,她纔不要可憐那些惡人呢!

青黛知道了公良修為她報仇時的雷霆手段,默了默。

倒也不是同情她們。

就是這莊妃實在是愚蠢,沉不住氣……生了這麽個女兒,實在是費爹呀!

不過不得不說,公良修這一手鐵血手段著實鎮住了後宮中其他的一些妖魔鬼怪。

近段時間後宮嬪妃們都安分了不少,生怕行差踏錯半步。

更沒有人敢在青黛麵前陰陽怪氣,這讓青黛養胎的心情也愉悅了不少。

景仁宮。

公良修這幾個月來沒幹些別的,他除了處理莊家的事以及後續之外,最大樂趣就是看著青黛的肚子一天天長大。

原因就是青黛那過分大的肚子。

自從三個月後青黛肚子大起來,她幾乎就已經走不動路了。

這個肚子實在是太沉了!

分明隻有三個月的時間卻差不多跟別的孕婦五六月懷胎時的一樣大。

公良修摸摸她的孕肚,也不知是高興還是應該擔心。

太醫們連夜問診,一致認為貴妃娘娘這懷的應該是多胎。

至於為什麽不是雙胎……人雙胎孕婦的孕肚也沒這麽大呀!

朝臣自然是高興的。

多年無子的皇帝,現在後宮中有妃子懷孕了,而且還不止一個。

公良修不僅一舉洗刷了他無子的恥辱,還得了個寶刀未……咳咳,龍精虎壯的名聲!

隻不過從太醫那兒知道了結果,他麵上不顯,卻更加手忙腳亂了。

能懷上多胎畢竟是上天賜給他和青黛的福氣,但是能不能安穩的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又是一個問題。

孕婦產子就相當於在鬼門關裏走一趟,公良修一想到這一點就緊張的無以複加。

景仁宮的宮女們都發現。

青黛每天吃好睡好,安心做一個待產的小孕娘。

畢竟這懷的不僅是她的寶寶,還是她的命!

與之形成鮮明的對比的則是她們素來沉穩的陛下。

每次哄完她們家娘娘睡著後,陛下也總是以一種極其複雜的眼神看著娘孃的孕肚。

公良修一摸到那大肚子就坐不住了。

隔三差五就要暗衛把陳太醫扛過來一次,兩人一遇上就要進行一次長時間的深度交流。

公良修無比生動的將一個準爹爹的形象塑造的完美無缺。

陳太醫這個月不知道第幾次被暗衛從被窩裏挖起來。

一張老臉已經不是皺成菊花了,都快成怨婦了!

他還想安養天年。

他想睡個長壽覺。

他實在經不起陛下如此折騰!

到了地方纔知道是貴妃娘娘有些孕吐,什麽也吃不下。

陳太醫:……

“孕吐是正常現象,陛下可傳喚禦膳房過來試菜,看看貴妃娘娘能吃的下哪些,好改善一下娘孃的胃口,減少害喜的程度。”

公良修經過陳太醫的再三保證,這才鬆開了眉頭。

“朕現在就讓禦膳房的人過來,陳太醫你就在這兒隨時侍候,以免貴妃有任何不適。”

陳太醫看了一眼外麵深不見底的夜色,再看一眼內室裏已經挨不住睡得正香的貴妃娘娘。

陳太醫:……

這個時候把禦膳房的人給挖起來試菜,陛下是生怕他不會被禦膳房的人暗殺是吧……

無論內心如何的淚流滿麵,陳太醫表麵上還得強顏歡笑陪著陛下,恭恭敬敬的應是。

他們陛下不睡,今天晚上誰也別想睡這個覺!

禦膳房的人來了,又是好一番折騰。

他們一個個哈欠連天,卻又強打著精神等候在景仁宮正殿。

過了一會兒,景仁宮的大宮女鎖心才麵帶歉意地走出來。

“諸位大人公公們且先回去吧。陛下說試菜一事不用急於一時,等明日,貴妃娘娘再喚各位大人過來。”

鎖心也有些尷尬。

這其實是委婉的說法。

實際上是陛下叫了幾次,看叫不起娘娘,便大手一揮說今天晚上不測了。

既然陛下親自下的令,那麽鎖心也隻能硬著頭皮出來。

眾人紛紛看向陳太醫。

就是你個老匹夫,讓他們半夜三更被陛下的暗衛挖起來了吧!

我看你是真不怕我們禦膳房一把刀!

經受眾人的注目禮,陳太醫麵不改色。

“既然娘娘休息了,那老臣先告退了,明日再來給娘娘請平安脈。”

他特意咬重了“明日再來請平安脈幾個字”

笑話!

這些人就算想暗殺他,也得掂量掂量他陳太醫的分量!

陳太醫撚了撚鬍子,精神抖擻,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從背影絲毫看不出來想要跑路的倉皇。

……終於可以回去睡覺了。兩根原本打理好的頭發,此時已經翹起來了,小呆毛翹了翹,顯得俏皮又可愛。楚律維伸手去按住那兩根小呆毛,忍不住笑了。“叔叔你終於出來了……那我媽咪呢?”小家夥還沒完全醒,還在揉眼睛,細小的稚嫩的聲音能讓百鋼化作繞指柔。男人眼神一眯,深邃的眸中泄露出來不加掩飾的笑意。“小子,我是你爹。”院子裏已經哨聲不斷,代表著事情的緊急程度超出了想象。楚律維再不能待下去,隻能短暫的跟小家夥互動。“小家夥,你媽咪在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