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53章 狂野糙漢×貌美知青(14)

    

�ľ��ǃ��b�y��ɫ���Ƕ��������¿���Ů���͌�����һ�p���ɫ����ͫ������O��s�܏��@�pͫ���п�Ҋ�Լ���Ӱ�ӡ��[�[ɢ�l��ij�N������h����Σ�U��Ϣ����������������������߀�]�����^������ܛ����֫�ͱ�һ�p������ס���������v�գ���߅��ɫѸ�����ˣ�ͣ���ĕr���������ѽ��x��Ѩ�h��ʮ���׵ľ��x��****�d�^�����yһֱ���ڶ...帶著人到一處清澈的溪邊,陸湛拉著青黛蹲下幫她洗幹淨掌心中的血跡。

青黛默不作聲的盯著他。

陸湛蹲在她身前眉頭緊擰著,但是手上的動作卻很耐心,連力道都放輕了,比剛剛托著她手走的時候動作還要輕柔。

青黛(小聲叭叭):糙漢子,還蠻心細的嘛。

陸湛看著這慘不忍睹的嬌嫩的掌心,越看眉頭皺的越緊。

別說這傷讓人看得皺眉頭,就是此刻搭在他手上的手掌,嫩的跟個什麽樣的,握上去根本摸不到骨頭。

就這,能幹農活?陸湛表示深深的懷疑。

青黛不知道陸湛的看什麽,總之在她眼中對方眉頭皺的越來越深,臉越來越黑,也不知道是不是月色越來越暗的緣故。

陸湛解下青黛手腕上纏著的絲巾,用溪水洗了一遍,對著風吹了吹,然後再纏上她的掌心。

兩人默不作聲地朝著女知青點走,一路上無言,青黛莫名其妙覺得心虛,不敢說話。

……一定是她的錯覺。

等到了地方,青黛收回自己的手,稍作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裝作無事的開口:

“謝謝你啊,送我到這裏就可以了,你快回去吧。”

青黛話說完,陸湛就開始瞪她。

這麽迫不及待的就開始趕人了?

小沒良心的。

但是陸湛眼中的幽怨青黛看不出來,她隻感覺到在自己說完後的下一秒完好無損的那一隻手上就多了一個熱乎乎的東西。

這個是?

在路上他就看見陸湛一直拿著這個東西了,幫他處理傷口的時候會放在一邊,隨後又拿起來了,當時青黛沒注意這是什麽東西,現在感覺到這微末的溫度……難不成是食物?

還沒等她抬頭問一句,陸湛已經轉身,大步往前走,過一會兒就消失了。

青黛:……走的也太快了吧。

她轉身進到屋裏去,開啟包裹裏麵是個鐵盒子,鐵盒子裏麵裝著的是紅燒肉蓋飯,上層冒油的紅燒肉整整鋪了一層,開啟盒子之後,撲麵而來的肉香讓累了一天的青黛頓時饑腸轆轆。

這幾天在吃大隊裏的糧食,青黛也知道這裏是真農村,真的條件艱苦,平日裏能吃到一碗米湯,都算是一頓好的,就更不要提有燉肉吃了。

倒是陸湛這個同樣下鄉的知青,每次給她開小灶都是好吃的。

看來他是有自己獲取食物的渠道。

青黛默默的想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下次見麵,就當今天的小摩擦沒發生過。

還有係統偷偷給她開的小灶,下次也給他帶點去。

****

陸湛送青黛回去之後卻沒有返回自己的住處,而是往大路走到大隊長的家去。

“喲,真是稀客,陸哥什麽時候會到我這兒來了?”

大隊長已過而立之年,常年風吹日曬,使得肌膚呈現古銅色,還有深深的溝壑紋路,是個十分和藹的大叔。

最近一段日子有小道訊息傳來,導致隊員們對陸湛都十分關心,尤其是經他親口承認的小道訊息。

大隊長見到陸湛破天荒的來找自己,為了緩和氣氛,開玩笑般的說。

陸湛抿了抿唇,也沒有否認,直截了當地闡明自己的來意:

“隊長,有件事情想麻煩你。”

****

同一時間另一個屋中同一批下鄉的女知青中,當然有人叫苦連天。

關豔梅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睜大了眼睛,瞳孔微微渙散,因為一天過度的勞累量,渾身肌肉痠痛。

城裏來的女知青哪受過這樣的罪,才幹一天她就已經不想幹了?

她想了想,又撐了最後一次力氣跑起來翻了翻從家裏帶來的行李,從裏麵拿出城裏的緊俏貨麥乳精和綠豆糕。

她打算去大隊長家裏送點禮,讓人家明天給自己安排個輕鬆點的活,最好是不幹活的那一種。

這下鄉的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能敷衍一天是一天,趕緊把這些日子給敷衍過去趕緊回城。

關豔梅提著東西來到大隊長家正好迎麵碰上了,從大隊長屋裏出來的陸湛。

天色陰暗,她並沒有看清楚,隻見到前麵有一個,還有借著隊長家的光線纔看出來那是個體格強健、背影挺拔的男人。

關豔梅差點撞上去,幸虧對方及時穩住了身體,倒是自己往後退的時候沒站穩,踩到了一塊石頭,身體踉蹌一下,手上東西都掉地上了。

忙了一天,心情正不好的時候,關豔梅小姐脾氣也上來了,正準備發火,卻在下一刻看清楚那張臉。

陸湛生了一張輪廓分明的臉,因為他冷漠的性子,一眼看過去更是刀削斧刻般鋒利,而他隻穿著白色背心,寬闊而精瘦的肩胛透著力量感,眉心深陷,透著強製壓抑的冷凝與漠然。

關豔梅臉頰頓時微微泛紅。

好生俊的一個男同誌!

關豔梅早就知道他是誰了。

在那天女知青點漏雨的時候,陸湛修好屋頂從梯子上一躍而下,當時他渾身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身體貼著背心顯露出了健美的體格,好多姑娘都看臉紅了,誰也沒想到在這鄉下犄角旮旯裏還有這麽俊的男知青。

後來關豔梅裝作不在意的朝人打聽,才知道他也是從城裏來的,下鄉好多年了。

知道他也是城裏人出身,關豔梅的心情就更好了。

這來的女知青哪個不是二十歲出頭就下鄉了下據說一下鄉就要待個好幾年,沒有進城名額根本回不了城,這麽一拖累,女孩那幾年大好青春可不就浪費了?

但要是能找到個物件……

她這一瞬間彷彿立馬就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滿麵春風的朝著陸湛打招呼:

“陸同誌,你也來找大隊長呀。”

陸湛的視力好,而且還借著光,他將麵前這個女同誌的臉色變化完全收歸眼底。

他雖然搞不懂這種神色變化的原因,但是很確定自己根本不認識對方。

再者他心裏想的都是終於替那個嬌氣包解決了一大難題,所以並沒有過多思考。

所以,他隻是禮貌性的一頷首就轉身離開了。

***

王豔梅給大隊長送了禮,她本來對那個成天不幹事兒,但還能敷衍幹活的位置有想法。

那就是給每個隊員記分的文記員,這活既輕鬆又不用風吹日曬的,簡直是讓她偷懶的最好辦法。

結果大隊長聽了她的要求之後卻跟她打哈哈,話裏話外都透露著一個意思,就是她這禮送的時機不對,來晚了一步,這位置已經沒了。

王豔梅一聽,頓時拉垮著臉。

到底誰那麽討厭,成天淨幹些偷奸耍滑的事情,還提前給大隊長送禮,好活兒都給搶走了。

王豔梅強顏歡笑,還是覺得不甘心,還想向大隊長打聽打聽到底是誰把這位置給搶走了,隻不過任她如何打聽,大隊長都滴水不漏,就是不告訴她。

最終王豔梅隻好苦著一張臉回去,來的時候帶的那些她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糕點,她也不好意思要回來的。

還好大隊長是個憨厚的人,這些人為什麽給他送禮,他心裏跟個明鏡一樣的。

知道女知青吃不了什麽苦,答應明天給她安排點輕活。

雖然目的達到了,但是王豔梅還是覺得心裏不得勁兒,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搶了她那文記員的活。

****

第二天下地幹活的時候,女隊員們自行分組,青黛和同屋的另外一個年長的女知青分在一組。

正準備找下一個隊員的時候,陸湛麵不改色的扛著鋤頭,走到她身邊來。

“走吧,去幹活。”

青黛感到有些驚訝,微微瞪大眼睛。

今天的貨沒那麽簡單,分配他們到荒山上去開墾。

本來青黛還很愁,特別是在上山的路上週圍全是茂密的樹叢。

這一片地方兩年前已經開墾過了,隻不過當時下暴雨發生了坍塌開墾之後也荒廢了,結果去年沒來得及顧得上這片兒,於是些小樹苗小樹叢又長起來了,剛剛好有人那麽高伸出來枝枝叉叉的走起來格外的艱難。

青黛在山腳下往上一看,就覺得困難。

旁邊年長的女知青也犯了難,還以為自己從前也經常在鄉裏幹活,能夠迅速適應,但下了鄉才知道,這兒的艱難程度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樣。

倒是陸湛麵不改色扛著鋤頭上去,三兩下就砍下一顆樹苗。

這些硬硬的褐色樹枝上還生出了尖銳的倒刺,陸湛拿著鐮刀,將那些倒刺全部都削掉,才遞給青黛。

“上山的時候跟在我後麵,抓著我的衣服,別走丟了。”

陸湛沉著聲音囑咐了青黛一句,然後將自己一腳衣服抓起來遞到她掌心,看著她握緊了才往上上。

這裏的山路很陡,而且幾乎被生出來的樹苗給遮蓋了,要是沒個人帶著,青黛絕對上不去。

趙雪春看著陸湛自顧自的吩咐完青黛,然後……就上山了?

等一下,這就完了,那自己呢?得小雌性說到了晚上就會冷。狼人眼睛在雌性身上掃了幾圈,相比上一次,這一次他已經自然了許多。狼人一生忠誠,隻會選擇一位雌性配偶,狼族又是天生愛尋求刺激的種族,所以他們會和配偶一起尋求最有挑戰性的事情,這使得他們的感情能夠一直保持濃烈,伴隨著強烈的親密,一直恩愛到有一方死去。青黛在他的眼中早已經是屬於自己的雌性。他照顧自己的雌性,愛撫她,滿足她,天經地義。狼王將腦袋靠在雌性的脖頸旁邊,柔軟的腹部皮毛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