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54章 狂野糙漢×貌美知青(15)

    

時間,並且跟她定下了一個約定。“當時看到你的簡曆照片想著如果你知道雇主是我的話,或許並不會想要到我家來當保姆,所以就拒絕了。”“同居期間,如果你覺得不適應的話,我們仍然可以保持雇主和保姆之間的關係,隻需要尋常替對方應付一下催婚的父母就行,等契約關係結束之後我會支付你兩倍的薪金。”青黛仔細琢磨了一下謝寧話中的意思。仔細合計了一下,發現跟她原本計劃的到他家去當保姆僅僅隻是多了一個需要應付對方父母的條件...她在原地眨了眨眼,然後又看了眼已經往上走的兩人。

陸湛一邊揮舞著鐮刀砍樹,還抽空騰出了一隻手扶著青黛,而青黛拽著他的衣角,在男人高大魁梧的身材籠罩和保護之下,顯得格外的嬌小。

趙雪春突然明白了什麽……

今天陸同誌扛著鋤頭就來她們組了,她還沒反應過來勁兒,現在這一幕倒是讓她看出了點名堂來。

前幾天就聽人說,這位陸同誌經常早中晚的來給青黛送東西,那場景描述的有鼻子有眼的跟真的一樣,不過她年紀稍長,知道這種話不能瞎傳,就當個小道訊息聽聽就過去了。

現在看來兩個人之間怕是真有些名堂……不對,都這麽明顯了,是絕對有些名堂!

抱著這種心情,趙雪春度過了十分難言的一天。

原本對他兩個女同誌來說,十分難以開墾的荒山,在陸湛的加入之後,以眨眼般的速度,路上兩側的樹苗在消失。

很快,一條嶄新的通往山上的小路就被開墾出來。

陸湛幹活又快又準,那鐮刀揮舞的,刀刀無虛發,而且砍下來的樹枝都被他細心地削掉了尖刺,再遞給青黛。

到了山上之後,青黛鬆開陸湛的衣角,這個男人更像是解開了什麽封印一樣,下手又快又準。

青黛光是撿樹枝,都快跟不上他的速度了。

趙雪春跟著上山,她跟青黛對視一眼,兩個女同誌就跟在陸湛身後撿東西。

眼看著陸湛越走越遠,趙雪春才得空湊到青黛身邊去。

“青黛啊,我看著陸同誌,他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呀?”

趙雪春這話還算是保守的,以她的眼光來看,那是絕對有意思,就差把“有意思”三個字刻在腦門上了。

青黛抿了抿唇,在說實話跟打哈哈敷衍過去之間選擇了說實話。

主要是趙雪春是她們中年齡最大的平常也不愛傳些小話,總之為人牢靠,告訴她也無妨。

“其實這次家裏讓我下鄉,就是來找他的。”

趙雪春一驚,沒想到其中還有這樣的緣故。

“你……你這是跟陸同誌早就認識了?”

“……也不算吧,他已經下鄉了好幾年了,而我家裏收了他們家的彩禮,所以家裏讓我來這兒找他。”

青黛其實也不太確定是不是這樣的叫法,按照係統傳過來的資料,這個年代就是雙方家裏互收彩禮之後再有個登記就算是結婚了?

趙雪春震驚的捂了捂嘴:

“那照這麽說,你們都已經結婚了,是夫婦?”

真不得了,之前那些小道訊息還傳的保守了,說是兩人在處物件,真沒想到這倆年輕同誌都已經是夫婦了!

****

趙雪梅知道陸湛和青黛之間還有這層關係,之後吃午飯的時候,見到了倆小年輕之間的互動眼神就平靜多了。

陸湛這一次準備的是兩個大搪瓷缸子,裝著滿滿一缸子的水餃,青黛用筷子挑起來一個咬了一口,還是白菜豬肉餡的。

“嘶……”

她一個沒注意,有些湯汁撒出來了,燙到了舌頭。

“怎麽了?”

陸湛立馬放下筷子,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細的看。

大拇指輕輕的撫過嫣紅的嘴唇,他看見原本跟花瓣一樣嬌嫩的舌頭現在都有些紅腫了,這一小截兒滑嫩看的陸湛眼神都跟著暗了暗。

“……不小心被燙到了。”

青黛也覺得自己丟人都這麽大人了,吃個飯還能被燙到。

“吃這麽急幹什麽?這一缸子都是你的。”

陸湛嘴上這樣埋怨著,手上還是拿筷子將那些餃子全部掐開了,還對著吹了吹,隻不過他吹了一下就覺得有些不妥,又若無其事的放下。

“放涼了,就不燙了。”

後來又抱怨青黛笨手笨腳的,自己餃子沒吃上幾口,拿著筷子開始喂她了。

“你真是笨死了。”

“……那隻是個意外,我纔不笨呢。”

“閉嘴,吃飯。”

“……”

“……”

趙雪春大眼瞪小眼兒,裝作自己是根木頭。

事實上她覺得自己確實是個木頭,因為麵前這倆小年輕都根本沒注意到她。

趙雪春眼神在那稀罕的餃子上麵打轉,下鄉這麽多天,她就沒聞到點肉味兒,更別說見到這肉餡的餃子了。

她又往旁邊看了一眼,拿水靈靈的兩隻眼睛瞪男人,彷彿柔弱不能自理的青黛。

簡直是沒眼看!

現在的小年輕啊……注意點影響,這兒還有一個會喘氣的呢!

****

王豔梅今天下水田裏拔了一天的水花生,弄了一褲管子的泥巴,腳上糊的髒兮兮的,還有那味道,一下田區差點沒給她衝死!

她坐在田埂上唉聲歎氣自己這條褲子算是報廢了,到處都是髒兮兮的泥巴。

天色快黑了,她也沒拔完花生,原因是在水田裏深一腳淺一腳,還沒下裏麵去,她就已經不想幹了,所以這一天下來相當於打水漂一樣,什麽活也沒幹。

跟她分到一組的知青,隻能任勞任怨的下田裏去把她的那一份也幹了。

現在這女知青真是嬌氣,還沒拔兩下花生就嚷嚷著手心痛,還沒走兩步就陷到泥裏去,再也走不動了,這樣子下田也去別說幹活了,不拖後腿就算是謝天謝地的。

王豔梅回到住處去弄水把自己洗幹淨,然後坐在床上唉聲歎氣,越想越覺得生氣,到底是誰把她的文記員的活給搶走了?

今天觀察了一天,也沒觀察到新來的文記員是誰,從明天開始她還要繼續觀察,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那麽會偷奸耍滑!火苗的那一岔。她拍了拍狼銀的肩,想要讓對方把自己放下來。“狼人大哥,你先把我放下。”狼銀聞言眯了眯眼睛,默不作聲地將小雌性放下來,但是手依舊環在她的腰肢上。孤傲的狼王,佔有慾強是與生俱來的性質。青黛站在原地仰起頭,她的個子看起來十分的嬌小,直到狼銀的胸口位置。仰起頭就能看見狼人硬朗分明的側臉線條。“山洞裏的那些火苗你不用害怕,它們有別的用處。”狼銀盯著青黛,默不作聲。但是沉默顯然代表著抗拒。青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