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56章 狂野糙漢×貌美知青(17)

    

次見到這些猙獰蟲獸的青黛會不會感到害怕?發現青黛並沒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他這才柔聲說:“這是新兵每天的正常訓練,用於提高應激能力和爆發能力。”中途也有幾個好苗子,青黛看著他們利落的身手連連驚歎:“指揮官的手下都表現的非常好,帝國軍人的實力讓我感到讚歎。”這些軍人跟她曾經三招兩招就教訓的那些小混混完全不同,青黛越看他們的身手越覺得賞心悅目、不由心生敬佩。強者總是令人嚮往。青黛的神色變化也讓白戈覺得滿...青黛跟王豔梅麵對麵的站著,他能夠十分清楚的看見對方臉上濃重的嫉妒,還有厭惡。

要說原來她隻是以為王豔梅是在偷點小懶,現在她可以明確對方是衝著自己來的。

汙衊的話更是張口就來。

看她臉上的快意一閃而過,幾乎恨不得將之昭告全天下。

“這位同誌,說出去的話就等於潑出去水收不回來的,你可要為自己的話負責。”

“沒有真憑實據,空口白牙能誣陷別人?”

兩個男青年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他們尚未瞭解發生到什麽,隔壁逐漸密集的腳步聲傳來。

“發生什麽事了?”

王豔梅眼神一亮,因為從隔壁過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陸湛。

他順著田埂往這邊過來,腳步生風,長腿邁開,三兩步很快就趕到這邊。

跟著他後麵的還有同隊裏的男青年,王豔梅的聲音幾乎毫不掩飾,順路拐過來的大隊長都聽到了,也往這邊趕。

陸湛開口詢問,但是眼神卻根本沒分給別人,而一直落在青黛身上。

他的眼神很沉很穩,還是帶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不容忽視的是兩人對視時,從那雙深瞳深處流露出的安撫。

冷不防發現所有人都被自己招過來了,王豔梅一瞬間的心虛,但很快她便理直氣壯了起來,尤其是,從頭到尾都沒有注意過自己的一絲,她心裏更是生出鋪天蓋地的嫉妒。

“本來就是這樣,我可沒有說假話汙衊誰,她這個工作本來就是靠耍一些小手段得來的,做得出來難不成還怕別人說?”

王豔梅說完仍覺得不甘心,迫不及待的朝著陸湛道:

“陸同誌,我可沒有說假話,她就是個心術不正的女人。”

“這位同誌,口口聲聲說那些難聽的話,難道你親眼看見了,還是有什麽證據?做事可都是要憑證據的,畢竟……假的真不了。”

青黛冷靜的開口,在她腦海中係統還在劈裏啪啦的給她補充前幾天晚上事情發生的全過程。

王豔梅眼中劃過一瞬間的心虛,但很快她又理直氣壯起來。

跟過來的男知青每一個二個都覺得奇了,都聽說城裏的女人招惹不得,這還沒兩天呢,就難道就得見證傳說中的三個女人一台戲,不過這會兒還缺一個,但這個撕逼程度也不亞於他們聽說的程度了。

尤其是站在田裏的那位女同誌,說話的難聽程度簡直不堪入耳。

“心術不正”“耍些小手段”

他們聽來都覺得酸的不得了。

這些男知青們雖然看起來糙,但也是從城裏下來的斯文人就沒見過這麽直白的上來就罵別人的女同誌。

陸湛眸色沉沉,臉也很黑,彷彿風雨欲來一般。

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青黛這個位置是怎麽來的。

這女人一句一句戳脊梁骨的話,陸湛彷彿有種在罵自己的感覺。

但他此刻用來罵青黛,已經足以讓他十分不爽了。

“李軍,去叫大隊長。”

事到如今,他也不怕揭穿真相,部隊裏基本是個人都知道他們倆之間有些關係,大不了就再說一遍他們已經結婚了的事實。

李軍也感覺到事情不好辦,這小姑娘一個勁兒的要攀咬青黛,那猙獰的表情看得他眉頭直皺。

所以他也不囉嗦,趕忙跑去找大隊長了。

王豔梅臉色一僵。

找大隊長?這可不成。

大隊長來了,那不是自己送禮的事兒也要被揭穿了。

她咬了咬牙,剛想出口反對。

陸湛犀利的眼神頓時將她定在原地。

“事情到底是怎麽樣的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去請大隊長來,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陸湛的目光尖銳,臉色冷厲,乍一看上去如同黑麵閻王一般,十分具有威懾力,王豔梅成功被他嚇的不敢說話了。

“在大隊長來之前,誰說的話都不作數。”

*****

過了不一會兒,李軍的身影逐漸清晰起來,他一手拽著大隊長,瘋狂的往這邊奔來。

李軍這個人算是比較細心的,在路上就已經跟大隊長交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所以他倆一停一下腳步,大隊長粗喘了兩口氣,眼神十分不讚同的看了一眼王豔梅。

“我說王同誌,青同誌可從來沒有給我送過禮,人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在黨的光輝照耀之下,現在的年輕人可不能憑空撒謊。”

這番話對和藹的大隊長來說,已經算是口吻嚴厲的。

原本王豔梅這個女同事給他的印象就不是特別好,嬌氣,而且還會主動來送禮,如今倒好了,這女同誌居然還開口汙衊別人。

感情是忘了,自己也給人送過禮?

在隊伍裏送禮這事兒不算是什麽稀奇事兒,說白了打點人情世故,你不送點兒禮,這人情世故怎麽來?

文記員這活兒本來他就是看在陸湛的麵子上給青黛的,別人也沒送禮啊,不就是混個臉熟嗎?

你王豔梅來晚了一步,這怪得了誰?

輕鬆的活就那麽些,要是光明正大的來分,他也得猶豫猶豫到底要分給誰,可不就得緊著眼熟的來嗎?

但是見不得人家好,把這點心照不宣搬到明麵上來說可就太不會事兒了。

這還是大隊長第一次對某個女同誌,有如此明顯的責怪,這女同誌實在是太不懂事了。

王豔梅根本就沒想到大隊長居然還偏向青黛,她本來就不滿大隊長把這活兒給了他,當下就反駁。

“文記員這活誰不知道是香餑餑,大隊長怎麽就偏給了她,誰就知道裏麵沒點貓膩?”

隻是這話剛脫口而出,王豔梅就開始後悔了,饒是她再神經大條也知道,這話不能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說相當於直接戳大隊長的肺管子,太不留情麵了。

但是說出來就說出來了,她也隻能梗著脖子不認。

果然聽完王豔梅的話,大隊長臉色也不好了,陸湛皺了皺眉主動開口:

“是我去請求大隊長把這個活留出來的,原來的文記員小孟家裏有事兒,需要請假回家,文記員這個工作暫時空出來幾天,我聽說了之後去找大隊長,請求大隊長空的這幾天先留出來。”

陸湛聲音很沉,卻擲地有聲,讓每個人都聽見。

“而且我去請求的時候也並沒有送禮,大隊長是看在平日的交情上才答應了我這個請求。”

說著,陸湛聲音突然一轉。

“這位同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天我從大隊長屋裏出來還正好碰見你了,你難道沒印象嗎?”

王豔梅心裏咯噔一聲。

那天晚上她去大隊長家裏碰到陸湛的那一次,是去幹什麽的,她自己再清楚不過了。

陸湛這話就差直白的警告她,再糾纏下去就要把她送禮的事情給抖出來。

王豔梅如同鬥敗的公雞一般,臉色頓時灰敗下來。

現在事情已經不能再明朗了。

位置是陸湛替青黛求來的,盡管他沒有說明原因,但是在場的哪一個不知道原因是什麽?

就是王豔梅也下意識的逃避開那個理由,而沒有質問,她直覺即便質問下去,得到的也隻是更加令她心碎的答案。

這場糾紛到現在,陸湛除了剛剛反駁她的時候,目光暫時的落在她身上,還是那種嚴厲的不掩飾厭惡的目光。

他尋常就是個沉默寡言的人,說出這麽多的話,為的是誰?

看一旁除了開始說了兩句之後,全程都不發一言的青黛。

那明晃晃的偏愛,誰還能感受不到?

她再不甘心又能怎麽樣?

還嫌不夠丟人嗎?

再糾纏下去得罪了隊長,更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過神來,人都已經到地方了,還怕他隔江來要人不成?可憐這位大小姐,孤身一人,還不知道進了怎樣一個狼窩。而現在想想,讓她上船,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不是唐如萱辱罵青小姐,或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等督軍從青小姐離開的陰影裏走出來騰出手,就是她好日子到頭的時候……“繼續找。”透過書房的看裏麵似乎與平常無異的男人,齊江在心中如此的肯定。甚至此時的他也覺得照著這個架勢下去翻遍整個中央碼頭,總是能把人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