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67章 女尊:腹黑撩人女帝×身嬌體軟丞相(5)

    

小心翼翼了。狼族的雌性體格都非常的壯實,而且戰鬥力很強。但是他們狼王找回的這個小王後看起來細胳膊細腿,雖然小王後十分漂亮,但是也看起來十分的脆弱。所以狼人們對待小王後都十分的謹慎。將近淩晨的時候,陸陸續續已經有狼人醒過來了,狼人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不知從何處亮起了火光。狼人們尚且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直到一陣令人垂涎欲滴的肉香飄過,狼人們敏銳的嗅覺立刻聞到了一個兩個都被餓醒了。夜間蟄伏的狼...半道上,靖國公主動出聲請青黛留步。

“老臣的外孫昨日言行無狀冒犯了陛下,還請陛下恕罪。”

青黛看著這位老嫗,仔細回想了一會她外孫兒是誰,半天纔在小係統的提示下想起來是言黎。

言廷敬盯著青黛“怒氣衝衝”離去又硬生生在半道停下的背影,眼中劃過一道陰霾。

“老太君無需請罪,府上小公子心性稚嫩,朕當然不會跟他計較,不過小公子素來有守節知禮的美名,昨日一見……朕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小公子的規矩還是欠缺了些,老太君還得費心教導些纔是。”

老太君臉上的笑都快要維持不住了。

言黎素來是京中女郎趨之若鶩的小公子,卻被陛下直截了當的指出“禮節有缺,還需教導”。

她都可以想到,不出一日,陛下此言必然傳遍京城,這對言黎來說何止是有損名節?今日之後,哪個女郎敢上門提親?

她還想說什麽,青黛卻徑直出了宮殿的大門。

言廷敬為百官之首,他揮了一下袖袍,朝老太君一見禮,隨後跟著走出議政殿。

到了漢白玉欄的拐角處,卻被人攔下。

“丞相大人,陛下有請。”

****

青黛正在宣政殿批奏摺。

女尊世界或許是女子的體質更特殊,一夜旖旎過後,青黛很快就恢複過來。

幽長的宮廊裏有人步伐沉穩,氣宇清貴。

“陛下,丞相大人來了。”

屏風之上緩緩出現一道影子,距離不近不遠,俯首作揖。

“微臣參見陛下。”

“進來吧。”

言廷敬聽見女帝懶散的聲音,抿了抿唇,最終還是繞過屏風走到帝座前。

青黛瞧了一眼眉目收斂,側臉清雋的言廷敬,手中禦筆一頓,留下兩個朱紅墨點。

“走過來些,離那麽遠幹什麽?”

女帝聲音依舊懶散,卻無端多出幾分笑意,像某種羽毛輕輕撓癢一樣,沙啞撩人。

一道炙熱的視線從言廷敬脖頸流連往下,男人明明官袍規整,此刻卻彷彿被一種無形的手肆意的撫摸,隨著視線往下移動,在玩弄撩火。

言廷敬往前走了兩步,越發低眉掩住一閃而逝的躲避。

但他不知這種嬌怯怯的樣子才讓青黛更饒有興趣。

從早朝一直持續到現在,內心癢癢,欲罷不能,主要來自於殿上瞧著低眉順眼的某位言大人。

言廷敬才更靠近了一點,就被女帝扣住手腕用力,眨眼間就背靠著女子高挑的身體。

“……陛下!”

言廷敬收緊了衣袖,素來端正嚴肅的表情被打破。

“莫不是一直在躲著朕,早朝的時候一眼都未朝朕這邊看過……”

青黛禁錮住掙紮的言大人,伸手把玩著他的手。

“陛下,這裏是宣政殿……”

是議政批摺子的地方……怎麽能……這般坐姿……

“那又如何?朕若不是讓人帶相爺來宣政殿,相爺可會來?”

青黛掰開修長有力的手掌,十指插進去與其相扣,在他耳邊輕笑,胸腔微微震動,看起來親密無間。

“再說了,朕找言卿什麽事,言卿難道心裏不清楚?這般抗拒,在跟朕鬧別扭呢?”

言廷敬沒說話了。

女帝昨日……床笫之間還有剛剛都叫他“相爺”那般鬧他,就是在故意打趣非逼得他念出來。

這會兒換成“言卿”是因為……對他的表現不滿了。

“陛下……臣沒有鬧別扭。”

言廷敬還是覺得別扭,尤其是在宣政殿這般莊嚴的地方親昵,他垂著眸,平白多出楚楚可憐。

青黛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緊抿著唇。

即便已經那般親密了,言廷敬還是放不開,說到底還是沒有完全交付身心。

她無聲無息的歎了口氣,言大人的性子還需調教調教。

“沒跟朕鬧別扭,那為何不敢看朕?嗯?”

青黛的手順著男子的袖袍往裏滑,那裏一片光潔,白璧無瑕。

言廷敬身子一僵,帝王摸的地方正是守宮砂的位置,那一點硃砂早已不在,昭告昨夜的荒唐。

青黛看見言廷敬耳邊緋紅,不由低笑。

“昨晚侍候朕沐浴的時候不還那般大膽,這會兒害羞了?”

青黛瞧著他耳根泛紅,那股子蠢蠢欲動是徹底上來了,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吻住兩片薄唇,滑進袖子裏的手也不安分起來,愈來愈深,愈演愈烈。

話說女尊世界中的男子雖然也有漂亮的胸肌,但總體而言身形偏為頎長瘦弱,那薄薄的內斂的肌肉摸起來也分外的柔軟,不似以前硬邦邦的。

她攻氣十足,佔領著至高位置,看著被弄得某位言大人眼角緋紅好不可憐,心裏一陣陣快意,春風拂麵,十分得意。

******

摺子被掀落在地,宣政殿裏用於處理政務的書案一片淩亂,橫陳著個芝蘭玉樹的郎君。

朱紅禦筆落地劃了鮮紅一道軌跡。

言廷敬瞧著這道印子,眼尾抑製不住的緋紅。

剛剛陛下就拿起那一點硃砂一定要讓他瞧,讓他回憶那一夜濃情,還折磨他說出來,不然就磨著他……實在壞的惡劣!

“還敢不敢跟朕鬧別扭了?再敢疏離朕,就再多來幾次,宮裏的地方不少,朕就和你一個接著一個試試。”

帝王邊摩挲他的唇瓣邊威脅的開口,淡淡的笑意伴著鳶尾香傳開,悅耳動聽至極。

言廷敬嗓子都啞了,後來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麽。

青黛扯過架子上掛著的兔毛披風,將渾身癱軟的言廷敬裹得密不透風,又取來箬笠給他戴好遮住清風朗月的容顏,抱著他往玉池宮去。

隔著一層紗幔,言廷敬乖乖的靠在帝王懷中。

“昨晚那般放肆,今個怎麽就乖巧了?”

昨晚後麵,隨著時間的推移,青黛看著身嬌體軟的人壞心思一下子就起來了,便讓言廷敬來服侍她,裝柔弱的言大人頓時撕開偽裝直接反客為主攬著她的腰一個勁兒的在她耳邊說著“陛下且先歇息,臣來服侍陛下”,然後壓著她一次又一次沒完沒了。

這開葷了的小嬌夫食髓知味大有不休不止的意思。

服侍她清洗的時候就更加過分了,嘴上遵守著臣子的本分,拿著白色的巾帕替她擦拭著身子,青黛半夢半醒間呼吸微重,直接驚醒過來,伸手按在他的胸膛上。

迷迷糊糊中,到了最後,某個身嬌體軟的言大人抬頭的時候眼角緋紅,壓不住的綺麗顏色,口唇濕潤,喉嚨輕咽,淡去了含水清冷的眉眼。

言廷敬剛剛被逼著回憶,當然知道陛下在說什麽。

昨夜他那般放肆不過仗著陛下對他的放縱,即便知道她心裏或許沒他,或許這又是個裹在甜言蜜語下的陷阱,或許明天晨曦初開她又會去哄言黎回來。

所以,他才大逆不道用盡全身的力氣,想拖著她一塊兒沉淪下去。

抱著這樣的想法,第二日清醒過來,言廷敬又退縮了。

他裝作無事發生。

不在意就不會再被傷害。

議政殿上她的眼色他不是沒看見,隻是他不甘心。

他控製不住自己去猜測她那番主動強勢是為了哄騙引誘他為己所用……直到她當麵斥責老太君,不給靖國公府麵子,言廷敬提著的心才稍稍放下來。

這回是清醒了,言廷敬再沒有昨晚那樣膽大包天了。

“陛下莫再欺負臣了……”

那般姿勢對嚴肅古板的言大人來說實在太驚世駭俗了些,饒是他抱著孤注一擲的心態再一次靠進帝王,也覺得受不住。

太放肆了……

某位言大人在心裏想。

“嗯,依你,以後莫要再同朕生悶氣了……”

帝王愉悅的低笑,那股子寵和縱容毫無保留的落在宮人耳朵裏。

蒙麵箬笠裏傳出聲音,宮人們隔的太遠完全聽不見,低頭請安的時候隻能夠看見陛下懷中抱著一個郎君,眼角眉梢皆是榮寵的意味。

那郎君渾身包的嚴實,戴著本朝男子出門時尋常戴的箬笠,掩蓋住了臉,認不出來是何人,但是看身形宮人也能認出來不是言小公子。

她們暗自想著,過了今日,有關陛下意在言小公子的言論怕是要不攻自破了。響,這兒還有一個會喘氣的呢!****王豔梅今天下水田裏拔了一天的水花生,弄了一褲管子的泥巴,腳上糊的髒兮兮的,還有那味道,一下田區差點沒給她衝死!她坐在田埂上唉聲歎氣自己這條褲子算是報廢了,到處都是髒兮兮的泥巴。天色快黑了,她也沒拔完花生,原因是在水田裏深一腳淺一腳,還沒下裏麵去,她就已經不想幹了,所以這一天下來相當於打水漂一樣,什麽活也沒幹。跟她分到一組的知青,隻能任勞任怨的下田裏去把她的那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