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8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17)

    

了,吃不飽就算不出來,就算你是臨王的第五個兒子我也算不出來。”五公子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暗自心驚,自己根本還未自報家門,對方就一語道破。“你們快去給這家夥找點吃的……”旁邊人一人捱了一腳,隻得灰溜溜的去找吃的。隻不過他們一隻腳還沒踏出房門,身後又傳來少年的聲音。“我要吃燒雞,烤乳豬,四喜丸子……”幾人忍無可忍攥著拳頭,就準備回來把這挑剔的小子給打一頓。冷不防輕飄飄的飄來一句:“不給吃的,你就算...華安公主滔滔不絕說的口都幹了。

但見自己的小弟媳笑盈盈的看著她,一副誠心誠意信任她的模樣,突然就覺得心虛起來。

莫名有種誘拐小孩子的感覺是怎麽回事?

裝模作樣的咳了兩句,華安公主默默的補充。

“其實陛下做的也沒那麽差了哈……也就比你姐夫侯爺差那麽一點點。”

華安公主還拿手比了比。

表示真的很少,就那麽一點點!

青黛會心一笑。

華安公主又咳咳咳,一陣驚天動地的咳嗽聲之後,她裝作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

早年遊遍大江南北,見過山川水色,華安公主的見識也不一般,很快就繪聲繪色的給青黛講起她見過的那些美妙風景了。

“還有還有本公主的棋藝,可是你姐夫侯爺親自教的,不信咱倆對一局讓你看看你姐夫侯爺做夫子的成果。”

不一會兒兩人興致勃勃的拿起棋譜,開始有來有回的下起來。

涼亭外。

“陛下,可要奴才過去通報一聲?”

自家陛下都站在涼亭外看了這麽半天了,涼亭裏的兩位主子都沒發現。

公良修眸色沉沉,目光落在青黛興致勃勃的臉上。

青黛一直待在這宮裏沒有出去走走,這麽幾個月了,怕是也悶得慌。

讓長姐給她多講講也是好的。

他看得出,她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不用了。”

說罷轉身吩咐。

“備車,朕要出宮。”

小路子吩咐人備好車,陛下著便裝出宮。

車夫詢問去處時,他才知道陛下是要去平陽侯府。

公良修沉著一張冷峻的臉進平陽侯府,不到半個時辰便出來了。

小路子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自家陛下的臉色已經緩和了不少。

反倒是跟在陛下身後相送的平陽侯,彷彿強撐著笑臉,身子如同風中萍葉一般搖搖欲墜。

再然後就是跟在兩個男人身後,抬著一箱子一箱子東西出來的奴才。

“此番朕就謝過姐夫了。”

平陽侯咬牙,強迫自己不去看那一箱箱珍藏的棋譜。

有不少還是絕版的殘局,世上隻有這一份。

“陛下過譽了……這是臣應該做的。”

說這話的時候,平陽侯彷彿一個字一個字從牙縫裏擠出來的。

隻有蒼天知道,他此時心裏疼的滴血。

坐上馬車了,小路子心驚肉跳。

額的個老天鵝呀。

陛下不會是把平陽侯爺珍藏的棋譜都給拿回去了吧?

侯爺居然沒有跟陛下拚了?!

陛下這回宮路上不會被暗殺吧……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不可如此詛咒陛下……

寂靜的馬車中,小路子的沉默震耳欲聾。

***

晚上用膳的時候,青黛就覺得公良修不太對勁。

這男人神神秘秘的說要送給她一份禮物。

搞得青黛也有幾分好奇他會送些什麽。

小路子在一旁聽著,露出瞭然的笑容。

這笑容在陛下拿出絕版棋譜給貴妃娘孃的時候就更加深刻了。

貴妃娘娘抱著棋譜愛不釋手,仰頭在陛下臉上落下一個香吻。

小路子瞧著自家陛下那不值錢的笑容,慢慢低下了頭。

公良修朝小路子遞了個眼色,小路子立馬心領神會。

陛下放心,奴才一定不會把您那強取豪奪侯爺棋譜的事跡告訴貴妃娘孃的!

嘿嘿……

這個宮裏,隻有他看破了一切!

***

青黛感覺到自己快要臨盆了是在某天夜裏。

用完晚膳,肚子開始一陣一陣的抽痛。

公良修急急忙忙的將她抱進產房。

穩重的男人此刻腦子一陣陣發白,根本不知道應該幹些什麽,急得團團轉。

早已安排好的穩婆有條不紊的進去,叫人備好水和潔白的紗布。

“請陛下移步到房外等待。”

公良修知道自己留在這也是礙事,現在替青黛接生是最大的。

“照顧好貴妃,朕要看到貴妃和孩子安安穩穩的!”

穩婆送走了這尊大佛,擦了擦並不存在的虛汗。

天子威嚴深重的氣勢,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的。

看來陛下寵愛貴妃娘娘確實不是虛傳。

一個穩婆拿白布擦了擦青黛,額上不停冒出的汗,口中不斷的安慰著這位金貴的貴妃娘娘。

“娘娘放鬆……先放鬆……待會兒要生的時候再集中力氣一下子生出來。”

另外兩個穩婆掀起貴妃娘孃的衣擺。

說實話,貴妃娘孃的孕肚確實大的嚇人。

她們已經做好了是多胎的準備。

“係統,我的孩子們現在怎麽樣?”

“宿主大大請放心,係統之所以會叫生子係統就是一定會保證宿主大大把小寶寶給平安生下來的!”

“宿主大大之前已經吃過了保胎丸,小寶寶們的身體都很健康,請宿主大大放心。”

公良修在產房外等了不知道多久。

嬰兒啼哭聲一聲接著一聲傳來。

是她生了!

“恭喜陛下!娘娘第一胎,生的是個小皇子!”

穩婆的聲音傳來,公良修猛的站起來。

還沒來得及看那孩子一眼,腳下不停的就想往裏走,剛走了兩步卻又頓住。

她這一次懷的是幾胎,現在隻生了一個,還有好幾個沒出來的。

“陛下快來看看,這是娘娘生的小皇子。”

公良修看著穩婆懷裏那個皺巴巴的小子,現在正恬靜的閉著眼睛。

看了兩眼,他淡淡道:“抱下去吧,好好照顧小皇子。”

穩婆這才悻悻把孩子抱下去。

奇哉怪哉。

陛下好不容易有了長子,怎麽看起來像是不大高興的樣子?

小路子在一旁,將穩婆的表情盡收眼底,歎了口氣。

陛下哪裏是不在意長子呀?

隻是他分明更擔心還在產房中的貴妃娘娘!

這才生了一個孩子,還早著呢!

公良修今日穿的是件藏青常服,衣擺下的手已經攥緊成了拳頭。

朕的皇子皇女千萬要乖乖的,別折騰你們娘親。

父皇在這裏等著你們母子,母女平安。

到時候咱們一家人高高興興,快快樂樂的……

父皇會和你們娘親一起陪著你們。

一起,平安長大。

濃重的夜色彷彿洗不淨的墨滴一般。

小路子焦急的在外麵等待著。

穩婆都已經抱出了三個孩子了。

抱出第三個小皇子的時候,仍然留下了一句話。

“貴妃娘娘肚子裏還有一個。”

小路子抓緊了自己的衣袖,驚喜的無以複加。

娘娘這一胎居然懷了四個!

而且前麵三個都是小皇子!

一直以來沒有子嗣的陛下,這下子算是一下子走上人生巔峰了!

隻不過每一個皇子被穩婆抱到陛下麵前來,陛下都隻是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小路子歎了一口氣,鎖心也一直皺著眉頭。

兩人一起暗自祈禱。

希望貴妃娘娘一切平安……

直到天邊飄起了一抹浮白。,心中不由冷笑。若是侯府誠心要退婚,原主一個姑孃家還會拒絕不成?有那麽多條路要走,偏偏兒子卻走了要殺人滅口的那一條路。不過就是因為出身高貴的世子,根本就不把人命當做人命。在他眼中,原主的一條命比紙還薄,任他隨意揉捏,根本不會還手。“世子為人……倒是聽說早已定下娃娃親,不知是哪家的姑娘?”這個問題一經開口,侯夫人的臉色就更加不好看。青黛也借著吃東西的遮掩,憋住不讓自己笑。說話的夫人用的一把語言的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