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71章 女尊:腹黑撩人女帝×身嬌體軟丞相(9)

    

門就被人從外麵鎖住了。***上鎖的房門被人從裏麵拍的震天響,鎖鏈嘶啦嘶啦的摩擦聲簡直能要人命。“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啊!”撕心裂肺的叫喊,從房間中傳出來。“你個死肥婆,快滾開,別碰本世子!”齊玉宣越是掙紮,情緒激蕩的越厲害,吸入的催情香就越多。很快他眼前的幻覺就更深刻了,原本彪悍的肥婆變成了細腰嫵媚的女子。被**支配的齊玉宣越來越無法掙紮,半推半就之間解開了所有的衣衫。……粗壯的喘息混合激...第二日言廷敬醒來時,還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身旁緊緊的抱著他還在睡的青黛。

昨日之言,猶言在耳。

言廷敬此刻看見天子白淨的臉龐,頓時心緒萬千。

或許是盯著她看的時間太長了,青黛感覺到那道無法忽視的目光,緩慢的睜開眼睛,睜著兩隻大大的眼睛迷迷瞪瞪的,倒是失去了幾分雷厲風行的氣勢。

青黛一睜眼就看到那張溫潤如玉的臉,十分自然的湊上去蹭了蹭,然後在他臉頰落下了一個安撫性的早安吻。

“醒了嗎?時辰還早,再歇會兒。”

言廷敬指尖下意識的顫了顫,“陛下……”

就這麽一會兒青黛已經從早晨剛起來的迷瞪狀態,恢複到了尋常狀態,唇角勾起耐人尋味的淺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言大人以後還敢胡思亂想嗎?再犯一次朕就把你關到寢殿去,坐實了金屋藏嬌的罪名。”

言廷敬眼皮不由顫了顫,薄唇幾經張合,最終開口多了幾分溫順:

“……陛下不怪臣嗎?”

不怪他昨天晚上一時衝動,做下的瘋狂決定。

帝王慢慢的支起身子來,手還掌著他的腰,把玩著他腰間的一塊玉佩,聲音懶懶的十分理所當然:

“不相關的人朕管他作甚?昨夜靖國公府的馬車被刺客襲擊,靖國公府該去查查他們的對家了,竟敢在今生中如此放肆,幹朕的言大人何事?”

說著,青黛不滿的捏了捏他的手指。

“今日陪朕一塊入宮去,省得放你一個人又開始胡思亂想。”

朕的言大人……

言廷敬耳尖有些紅,完全處於帝王的包圍圈之內,靠在她身上嗅到了那股令人安心的龍涎香,眸子裏不自覺的生出幾分依賴,開口時聲音有幾分軟,帶著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溫順。

“陛下,微臣不會再胡思亂想了……”

帝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額頭,頗有幾分縱容的意味。

“言大人對朕的識人水平有極大的誤解,朕怎麽可能會看上言黎那個小子……這是最後一次,下次不許再犯了。”

青黛一本正經的教訓他,換來了某位言大人十分乖巧的回答。

“臣知道了。”

知道了,也記在心裏,這一世都不會再忘記。

數落完了某位大人,青黛還不忘記下套,麵不改色地繼續道:

“言大人別忘了昨晚答應了做朕的皇夫,朕隻管自己人高不高興,其他人的喜怒哀樂不在朕的考慮範圍之內……”

言廷敬乖順的倚靠在她的懷中,聽見“答應做朕的皇夫”這句話的時候耳尖動了動,他當然不會忘記,昨晚到了最後關頭女子俯身在他耳邊動情至極,微微沙啞著聲音要他給她懷個孩子,一如既往的磨著他不答應就不給他。

言廷敬都不知道自己被磨著答應她說了多少個好。

孩子……

言廷敬忽然覺得兩頰升溫,看著已經在床榻邊站起身來高挑的女子,她正耐心的俯身替他束上腰帶。

“過來,朕給你梳頭。”

青黛拿起桌案上的木梳,手上如綢緞般順滑的發絲穿梭指間,舒適的感覺讓她微微眯起眼睛。

“以後私下裏不要叫我陛下了,叫我阿黛,我就叫你阿言,知道了嗎?”

鏡子中的女子俯身湊近男子耳邊,眉眼含笑的征求他的意見。

言廷敬隔著鏡子跟她對視,被這一眼燙的趕緊轉移視線。

青黛笑眯眯的將某位言大人打理好,然後抽出隨身玉佩替換了他腰上的。

“這塊玉佩是我從小佩戴的,現在送給你。”

言廷敬看著那塊龍紋玉佩認出來那是帝王身份的象征,連忙出聲:“陛下,不可!”

傳龍玉佩,見此玉佩如同陛下親臨,怎麽可以如此輕易的交給他人?

青黛眯著眼睛看過來,頗具威脅:“嗯?”

“……阿黛,我……”

“也不是白給你,要阿言的玉佩來還的。”

青黛取了言廷敬的白鶴山水紋玉佩掛在身上。

“如此算作交換,以後阿言就是朕欽定的皇夫人選,跑不掉了!”

交換玉佩嗎?

言廷敬看著那掛在帝王絳色龍袍上的白色山水紋玉佩以及自己身上的赤金色玉佩,不自覺的抿了抿唇,一股隱秘的欣喜在心口處緩慢的發酵,直至傳遍四肢百骸。

本來昨天晚上他還是忐忑的,害怕明日早上一睜眼麵對的會是女帝的勃然大怒,斥責他瘋狂的行為和不理智的決定。

可是他完全沒想到,第二日迎接他的卻是她對他的包容,甚至是縱容他借著這個名義去傷害言黎。

她沒有責怪他。

她說,隻管自己人高不高興,別的人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

她還說,不準他再胡思亂想。

言廷敬不知道這一她發生了什麽變故,但是他明顯的知道,麵前這個人跟他上一世輔佐的女帝是完完全全不同的兩個靈魂。

對,她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對言黎的厭惡,對政事的敏感,對皇權的雷厲風行。

這些都是上一世的她不曾擁有的,或者說上一世的她,根本就不是現在的她。

重來一次這種世之罕見的幸事都能降臨在他身上……言廷敬幾乎是用虔誠的心情懇求,懇求現在這個她能夠一直存在下去。

他願意的。

做陛下的皇夫,和陛下有個孩子……似乎也不錯。

隻要,陛下隻有他一個人。

******

臨近早朝的時候,急得團團轉的宮廷內衛纔等來了回宮的陛下,昨天晚上陛下當著她們的麵被黑衣人給劫走了,派出所有的宮廷內衛,找了整整一個夜晚都沒找到人,今早看著滿朝文武,臨近上朝的時間越來越近,她們真是快要急的沒辦法了。

好在她們擔憂的陛下,最終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傳旨下去,朕昨日晚上受到刺客襲擊,今日免了早朝全城搜捕刺客,然後傳靖國公過來見朕!”

陛下的臉色絲毫不見端倪,但是語氣沉沉,怒氣可見一斑,令去傳旨的內侍感覺到天子此刻的心情。

靖國公收到了陛下的傳召之前,還在府內為了小兒子的傷勢急得團團轉。

言黎的父親,靖國公的正宮侍君正靠坐在床邊看著自己傷勢嚴重的兒子偷偷的抹眼淚。

“妻主,你可要找到那群罪大惡極的刺客,必然要替咱們兒子報仇!”

靖國公看著兒子幾乎完全報廢了一條腿,眼中拫拫發誓一定要找到那群可惡的刺客,聽到自己最寵愛的夫郎向自己抱怨,她正柔聲準備哄著,門外卻傳來一陣騷動。

很快,靖國公就接到了皇帝的旨意,來不及安慰自己的夫郎,她連忙換上了官服,進宮去覲見皇帝。

在宣政殿中,女帝高坐帝位,一派氣勢威嚴,看見進來就跪下的人,她又是摔杯又是摔摺子,一頓訓斥耍足了威風,才堪堪表現出息怒的樣子。

靖國公更是大氣不敢喘一口,隻等著女帝息怒,放過她們一家。

等她回到家後,再看到往日濃情蜜意的夫郎時,心中卻一陣煩悶。

“妻主,那群刺殺兒子刺客可是找到了?”

他繞過桌子,走到言清漓的麵前,伸出雙手準備替她揉揉太陽穴,往日自己這番溫柔小意的樣子總能夠激起妻主大人心中的漣漪,他正準備故伎重施,但是今日的妻主卻冷冷的一拂袖。

“刺客,刺客,你怎麽不問問你兒子幹了什麽好事?寡廉鮮恥,毫無夫德可言,從今日起讓他禁足,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出去!”了綿延子嗣給江山尋個繼承人,也該廣開後宮,恢複選秀!”類似的話,蕭廣白這些年不知聽了多少遍。全都是群不知死活的東西。借著這個理由不知往他後宮中塞了多少人。隻不過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往後宮裏塞一個,蕭廣白就會讓人去處理掉一個。然後讓影衛戴上人皮麵具,待在後宮中長久的扮演他們以為的“內應”。用這個辦法,蕭廣白這些年不知抓出了多少目無王法,心懷叵測的臣子。他冷笑一聲,正準備叫人把那大臣貪贓枉法的證據給掏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