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79章 女尊:腹黑撩人女帝×身嬌體軟丞相(完)

    

到左手臂暖融融的極大的驅散了濕氣帶來的疼痛。謝奶奶握著青黛的手,語氣不掩激動:“青丫頭的手法真好,奶奶真感覺手臂這邊沒那麽疼了,青丫頭真是奶奶家的福星。”青黛被老人誇的不好意思。這些年紀大的老人最是害怕寂寞,尋常有小輩多陪陪他們,他們就會感到非常的暖心。謝家爺爺奶奶感覺到高興的根本原因,也是因為有謝寧和她兩個小輩在這兒陪著他們說說話,逗逗趣。她的目光移了移,見到謝寧正彎著極為好看的弧度看向她。青黛...帝王大婚之際,滿城紅綢,浮華十裏。

整個王朝從上至下都知道了,帝王後宮中將迎來第一位皇夫,並且那名皇夫還是當朝清風霽月的丞相大人。

當然百姓們隻能口口相傳,朝臣們則親身經曆帝王大婚之際,也對天子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言府上下,一片喜氣洋洋,當遠處有敲鑼打鼓的聲音傳來,言府的管家才急急忙忙的趕到內室去。

“陛下來接親了!”

這才剛回來通風報信,房門就被輕輕的叩響,那陣喧鬧聲很快跟來,就一路行至內室。

伺候的下人們,回頭一看才發現一身華服,綺麗非常的帝王早就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跟在他們後麵來了。

房內一眾下人們已經急忙俯身準備行禮,而青黛則揮了揮袖袍,讓他們不必多禮。

高挑的女子一步一步走得極穩,從她的背影上可以看見喜服上那隻莊嚴威武的五爪金龍,騰雲駕霧,彷彿下一刻就要扶搖直上。

青黛沒有在意下人們的顏色,他心心念唸的都是坐在屋子正中央那個嫻靜的夫郎。

言廷敬從早至晚心緒都十分的穩定,即便蓋上蓋頭坐在房中,心跳都不曾加速過一刻,然而當那陣熟悉的龍涎香靠近時,當低著頭隱隱約約的看見那雙火紅的繡鞋靠近自己的時候,他清晰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他放置在身前的一雙手,很快就被另外一雙修長有力的手給握住。

淡淡慵懶又含笑的聲音十分的輕,打在耳邊,讓他瑩白的耳朵不由的一陣發熱。

“阿言,朕來接你了。”

在那一刻,言廷敬異常清醒,他清晰的感知到,在左心口的某個地方,一切都塵埃落定。

他緩慢的伸手,被蓋頭蓋住的那張朗月清風的臉龐緩緩點頭,低眸露出了外人窺探不見的溫軟神色。

在漫天的喧鬧聲和祝賀聲中,他一步一步的跟隨著此生唯一想要相伴的人,握緊了她的手,和她一起走向共同編織的未來。

******

言黎低眉順眼的看著那對尊貴的新人步入喜堂。

最近一段日子對他來說簡直是水深火熱,在皇女府上,二皇女的心緒越來越不穩定,眼看大局已定,整日在府中摔門刷碗,漸漸的浮上逐漸凋落下,人們都已經走光了,隻剩下他一人。

言黎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麽,可若是離開,他又能到哪兒去呢?

他站在皇女府中央的一塊空地上,放眼望去,天下之大竟無一處他的容身之地。

逐漸的二皇女也,發現身邊的人都已經跑光了,所以對唯一一個留下來的言黎抱有一種十分偏執的態度,總懷疑她要背叛自己。

言黎看著周圍人臉上遮蓋不住的笑意,很想隨著他們也揚起一個微笑,可當他動了動嘴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何時早已經忘記如何微笑了,就連微不可見的一個提唇動作都感到僵硬無比,陌生無比。

腦子有些昏昏沉沉的,昨日二皇女又一次發脾氣,原因僅是因為言黎替她煎藥的時候離開了一會兒,而這一次她直接拿鞭子抽他,嘴上振振有詞,絕對不允許他離開。

而今日不知是不是因為帝王大婚二皇女一反常態鬆口讓他去瞧瞧。

言黎看著這滿城錦繡,心口有一個地方疼的厲害。

他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麽,但是越是逃避某一張綺麗的容顏,就越是清晰無比。

頭越來越疼了,眼前的畫麵似乎也有些搖搖晃晃,然而他還是能夠判斷她在哪裏——無需多言,人群之中最為耀眼,一眼看過去就能發現的那個人,必定就是她。

他明明額頭燙的嚇人,渾身無力,卻還是咬牙堅持著,睜開眼睛去看那鮮紅的刺眼的畫麵。

看著不苟言笑,帝王難得露出笑意,她小心翼翼的扶著旁邊,蓋著蓋頭的男子,一步一步耐心極佳,兩人捱得十分近,偶爾能看見帝王嘴唇蠕動,似乎在叮囑著男子些什麽,即便沒有靠近,但是看著他們相處的樣子,也能感覺到其中縈繞著淡淡的溫情,以及那無論如何第三者都插不進去的和諧。

隨著一聲充滿喜慶的報唱聲,滿朝文武撩起衣袍,朝著那對喜結連理的新人下跪。

“微臣拜見陛下,拜見侍君——”

……

言黎終於堅持不住了,他整個人靠著牆根滑落下來,跪坐在地上。

周圍大臣們都在跪拜,有下人看見旁邊一個直愣愣的人似乎在走神,嚇了一跳,趕緊伸手按住他的頭。

“覲見天子,不可無禮!”

隨即跟著所有人一起磕了三個響頭。

言黎被他按住,也不反抗,隻是這三下磕頭一次比一次用力。

他突然想起來,那人從前對他也曾這樣笑過,隻是他從未在意,隻覺得她的眼神讓自己覺得惡心,連帶著她對自己的示好,也一律拒絕不在意,甚至是厭惡至極。

後來更加過分,他為了自己的心上人,違背本心去接近她,利用她,讓她背上昏君的罵名。

可她好像從來也不曾對自己紅臉過,在皇宮中,她分明是一朝天子,卻任人甩臉色也不生氣,總是那個放下身段來哄他的人,盡管她的那些哄,他從未有一次正眼對待過。

……

“——祝陛下,侍君龍鳳呈祥,鴻安永莊。”

滿朝文武百姓的祝賀猶在耳邊,言黎突然就無聲的笑了。

眼角逐漸浸出水痕,他嘴唇蠕動,喃喃道:

“祝陛下雍容華貴,平安喜樂……”

一下一下磕下去,石階上逐漸留下暗紅的印子,他卻置若罔聞,隻固執的做自己最後能做的事情。

再大點兒,再大點兒……

這樣,才能遮住心碎的聲音。

******

“滴滴滴——恭喜宿主大大成功完成任務!”

******

家人們貌似一不小心這個世界就寫完了小劇場已經補上啦!vb和粉絲群都可以看,某果子突然有點心虛【汗顏】【別開眼睛】

下個世界不出意外應該是民國,後續幾個世界應該都是現代還有玄幻的……啊啊啊,這麽一思考,好像又有不少可以寫的【沉思】

絞盡腦汁想人設ing,碼字ing,衝!ε??(??>??????<)??з,隨後盯著青黛的眼睛,用一種很真誠和鄭重的語氣:“因為姐姐的事情,我曾經一度對婚姻無感,雖然我不承認,但是姐姐的經曆確實是我心上的一道傷疤,以前是對男女之情無感,從姐姐之後是對愛情避而遠之。”“不過現在我才意識到,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沒有遇見一個真正讓我覺得,隻要一想起來心裏就會發甜的人。”聽到這句話,青黛內心不自覺的顫了一下。謝寧輕輕抬起她的下巴,漆黑的眼眸柔和到不可思議。“青青,你是一個自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