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9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18)

    

��x�����·�߀͸���׷ֳ��⣬���ܵ���߅ͻȻ�Ŵ�ĺ���������Ī���X��Σ�U�����Ҝʂ������Л]���·����ġ������l�F�Լ��������e���g�ˡ������]�����e�������@�Y�������ǡ����ҵ��·��������x���]�д����R�r�����Ԏ����䣬ͦ�ε����|�ژO���ľ��x���@��ʮ�־��Љ��ȸС������ڙ����Y���Լ�ȥ���������N�ڶ�߅�ش��•���ͳ�ೆ�...青黛終於順利生出了四個孩子,累的鬢角的發絲都濕透了。

在外麵焦急等待的公良修一聽青黛生產完了,立刻站起身往產房裏衝。

抱著第四個小皇子的嬤嬤隻感到麵前一陣狂風刮過。

再等她轉身,就隻能看見陛下進屋前飄在門外的衣擺了。

“黛兒!”

青黛睜開眼睛,朝著公良修柔柔一笑。

公良修上前去握住青黛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輕吻。

“黛兒,辛苦你了。”

青黛當然覺得辛苦,這四個臭小子折騰了她一夜,好幾次她都感覺自己快要使不上力氣了!

是的。

青黛拚死拚活生下來的四個孩子竟然都是帶把的。

公良修抱著自家四個臭小子,笑的合不攏嘴。

小路子再次將目光從自家陛下那不值錢的笑容上移開。

自從娘娘生下四個皇子之後,陛下這樣子已經持續了許多天了。

貴妃娘娘生下大皇子的第二天,陛下就親自下旨封大皇子為太子。

朝堂之上,唯臨王馬首是瞻的大臣們臉色十分的差。

他們怎麽也沒想到,隻不過一年的光景,陛下就有了繼承者。

小路子瞧著貴妃娘娘睡著之後,陛下像個小孩子一樣逗著咿咿呀呀的大皇子默默的移開眼睛。

威嚴神武的陛下,現在越來越有妻奴和兒奴的跡象了。

又過了一年,陛下親自下旨封貴妃娘娘為中宮皇後,並且同時下令遣散後宮。

這個訊息著實震驚到了前朝後宮。

陛下對皇後寵愛不假,但他們沒想到會做到這種程度。

一國國主要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竟然要遣散後宮。

青黛也有些意外。

對青黛來說,她多了四個寶寶還多了四年的壽命,自然心中的愉悅自然不可言說。

她原本隻想繼續留下來陪著自己的孩子慢慢長大,卻沒想到那男人還會為她散去宮佳麗三千。

青黛眼中眼波流轉,若有所思。

這樣的話……

往後的歲月有這個男人陪著自己,還有他們一家六口。

想來日子不會過得很枯燥吧……

公良修破了臨王一黨的陰謀,對幾個兒子看著是越發的順眼了。

但是一下子多了四個小子,皇宮裏雞飛狗跳的日子也確實讓公良修頭疼了不少。

六年之後。

幾個娃娃你扶我我扶你的從天山上下來。

“小路子公公傳信來說母後又懷了一胎,馬上就要生產了。”

老大拿出布巾擦了擦老三嘴邊的口水。

老四手上拿著大雞腿黏黏糊糊,髒兮兮的,他實在看不下去了。

“父皇實在太無恥!為了霸占母後,居然讓我們小小年紀走到天山上拜師學藝!”

老三鼓著張包子臉憤憤不平的吐槽自己父皇。

聽他這麽一吐槽,四個娃娃都沉默了。

自打他們斷奶開始,就每天跟父皇鬥智鬥勇搶自己母後。

父皇對母後的佔有慾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

晚上睡個覺,他們四個都要防著父皇會偷偷把他們四個給運出來。

老二默默的伸手給老三頭上來一個鋼蹦。

“你確定父皇叫我們來拜師是一件糟心的事?老三,你莫不是忘了自己遠離了皇宮之後天天睡覺的經曆了?”

老大歎了一口氣。

四兄弟個個拜師學藝。

老大學的是帝王之術,身為太子,自當勤勉好學。

老二習劍,自小好動,拿著父皇做的一把木劍就想闖蕩江湖。

老四生平愛吃,學卜算之術,一胞四胎就屬老四看起來最呆頭呆腦,為了讓他學聰明點能賺到錢不至於餓肚子,一家人一致通過讓他去學學卜算。

而……三小子最大的特征就是愛偷懶睡覺,為了逃夫子的課偷奸耍滑樣樣精通練,為此沒少讓父皇操心。

還是母後出麵說服了父皇,讓他學的就是最能偷懶的鐵頭功。

坐在一鍋黑鐵沙上一睡能睡一天。

老三裝模作樣的哎呦了一聲,惹的老二輕哼,這臭小子頭比鐵還硬,一個鋼蹦兒對他來說就是撓癢癢。

“希望母後這一胎能給咱們懷個妹妹!”

老四握了握自己的小拳頭,還有些奶聲奶氣。

這小子雖然看著呆頭鵝的樣子,但實際上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極其精明。

“老四說的對!我也想要一個妹妹!”

“老四你是不是算出什麽了?”

老大性子比較沉穩,也是最瞭解自己三個弟弟的。

占卜之術最為玄乎,也最為神秘,他們師傅天山掌門就是靠著占卜之術發家的。

作為師傅的親傳弟子,他們都覺得要麽是老四算出了什麽,要麽就是師傅偷偷告訴了他什麽。

老四一聽臉就垮了。

“為了從師傅他老人家那裏打聽出母後這一胎懷的是弟弟還是妹妹,我都快給他老人家當牛做馬了,可是師傅就是八風不動,一個字也不透露……”

老二嗤笑一聲,早已看透了一切。

“老四,你怕不是忘了上一次你把師傅他老人家養在池塘裏的錦鯉給偷吃了。”

老四連忙把臉捂上。

那錦鯉在池塘裏遊的歡樂,他不是沒忍住就撈起來吃了嗎?

老二根本不慣著他,繼續拆穿:

“上上次綺羅國送給師傅一對仙鶴,師傅他老人家愛不釋手,結果沒兩天仙鶴就失蹤了……這事兒也是你幹的吧?”

老四低頭不敢看三個哥哥。

那仙鶴長得實在漂亮,他從來都沒看過那麽漂亮的鳥,所以忍不住想嚐嚐什麽味兒。

三個哥哥見狀,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動了師傅的錦鯉和仙鶴,師傅他老人家沒把鬍子給撅過去算是輕的。

難怪老人家打死都不願意告訴他。

四個寶寶齊齊歎氣,露出同款皺眉的表情。

“算了,現在天色已晚咱們快進城吧,母後也快生了,咱們親自去看看。”

“嗯”

幾個寶寶達成了共識,準備進城。

然而剛進了城門口,四個娃娃就看見有一人騎著快馬瘋了一般的在街上橫衝直撞。

所過之處,百姓們擺著的攤子都被掀翻了。

老大看的直皺眉。

“讓開、讓開,臨王府出行,百姓避讓,否則受傷一概不負責任——”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白戈讓青黛岔開腿坐在自己雙腿上,一邊說著那一隻手還一邊,,,,(刪了一小點,截圖放群裏了)青黛的身體現在是最經不起某指揮官的撩撥,被他三兩下就弄得滿麵潮紅,軟弱無骨的躺在他懷裏。加上夜晚到來,她整個人就會變得非常虛弱,急需要白戈的安撫。於是乎,在某指揮官日漸嫻熟的手法下,青黛又一次暈暈乎乎的被拆之入腹。第二天,早上醒過來女仆就急急忙忙的敲門。指揮官府邸的女仆已經被從頭到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