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81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1)

    

生出一股恐懼。“別……別殺我,我是……”刺客話還沒說出來,摺扇就直接刺進了他的心髒。“你……”那還在跳動的眼珠,顯示著刺客死前的震驚。他到此時才明白。眼前這個人,他是修羅,而非佛陀。他根本就不在乎到底是誰派他們來的。之所以說出那種話,其實也是他施虐的一種手段。這場屠殺一般的反擊終於停下來。所有人瞧著那個依舊一塵不染的白衣男人,卻打心底中生出怖懼。蕭廣白伸手彈了彈衣袖上並不存在的灰塵,聲音是一貫的漠...宣城。

細雨霏霏,涼意絲絲入骨。

青黛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感覺到後腦勺一陣鈍痛。

在意識昏迷的最後一刻,看見的是標誌性的場景——滿街排排法國梧桐,燈火璀璨的夜市飯店,以及眨眼間消失在眼前穿著花式斜襟領旗袍的摩登女郎……

******

“宿主大大快醒醒!快醒醒呀,宿主大大!劇情已經開始了!”

青黛昏昏沉沉的睜開眼睛,後腦勺上鼓了一個大包,小係統心疼的拿出消腫噴霧噴了噴,才讓那陣刺痛緩解下來。

還沒來得及等她說些什麽,門口就傳來隱隱約約的說話聲:

“大帥,叛徒青遠山已經被收押關進監獄,按照大帥的吩咐,也把他全家人都扣押在平安飯店,一個都沒有放過……”

“他家裏都有哪些人?”

“青遠山的妻子早死,家裏隻有一個女兒,長得……堪稱絕色。”

匯報的人似乎早就瞭解這位南方軍閥大帥的為人秉性,說話也朝重點的說。

規規矩矩的匯報完畢,看到大帥聽見自己的這句話之後,濃密的眉毛微不可見的上揚,他就知道自己說到了大帥的心坎上了。

於是他眼珠子轉了轉,頭壓得更低了,俯身靠近大帥的耳邊:“青遠山竟敢背叛大帥就應該想到下場,現在他人在監獄裏,他女兒屬下已經安排好了……下落不明,不會有人找到她的……”

吳戰旗聽著耳邊人示好的話,不動聲色的摩挲了一下腰間的軍刀,想到那個隻匆匆見過一麵卻在他心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的女子,眼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

“做的不錯,把人安排在平安飯店裏,你親自在這裏守著,讓人別去打擾她,我一會兒就到。”

那人眼中劃過一抹喜意:“是,大帥!”

******

要說今天吳戰旗為什麽會到平安飯店來,自然不是簡簡單單的為了吃頓飯,在這個戰火連天,各方勢力蠢蠢欲動的時期,出一趟門都得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生怕隨時隨地一個不小心就一命嗚呼了。

尤其是北方的那個小兔崽子,大搖大擺的來到宣城平安飯店,轟轟烈烈的架勢擺出來,就差通知他這個占據南方最大勢力的統帥了。

平安飯店裏。

穿過雕花玻璃櫃,飯店小老闆戰戰兢兢的往門口攔,點頭哈腰的姿態恨不得找個地方鑽出去,好能夠緩解,這劍拔弩張的令人害怕又不知所措的場麵。

飯店的正中央是燈影回轉靡靡光影,五彩斑斕的不隻是這溫暖纏綿的光線,還有那江南如水的旗袍女郎,她們在舞廳正中央陪著客人翩翩起舞,扭動的腰肢盤旋迴轉,旗袍下開叉的風景嫵媚,含蓄又豔麗。

當雕花大門從外麵徹底開啟的時候,還在伴著旋律舞動的客人們,立馬停下來,分向兩邊,硬生生,從中間開出一條路來。

來人穿著挺闊的白襯衫,筆直的黑色長褲,眉眼疏朗,下頜線棱角分明,他薄唇輕抿,清雋的五官透著一股從容不迫。

他一步一步,走的不緊不慢,踩在地上,有種壓迫神經的震懾感。

飯店小老闆能在這兒屹立不倒,也算是接觸過不少亂世梟雄的,即便這樣,初次和他對視的時候,也感覺到那一雙幽深黑眸中的深邃莫測。

“督軍快請進,大帥提前吩咐過小人,這裏已經安排好了……”

楚律維淡淡一笑,從善如流:“既然大帥有請,那麽楚某卻之不恭。”

******

吳戰旗當然已經恭候多時了。

楚律維是他的死對頭楚嘯天的兒子。

南北軍閥,勢力衝撞,兩年之前得知他這個死對頭一病不起了,原本隱隱相互製衡的南北軍閥,立馬就被打破了僵局。

吳戰旗更是連夜起兵準備搞小動作,隻可惜他那個死對頭確實是病得不輕了,架不住對方有個好兒子,這小子可是個狠角色,不到半年時間就狠狠的搓了南方軍隊的氣焰。

今天收到訊息,他這死對頭的兒子竟然突然現身宣城,吳戰旗當然坐不住了,立馬就決定親自出馬來一探究竟。

“楚小子竟然不打一聲招呼就來宣城了,怎麽也不告訴叔叔一聲,好讓我盡盡地主之宜。”

分明是一見麵就恨不得掐架,鬥個你死我活的兩家,這些年來衝突不斷,別說好好見一麵了,不扛起槍來就幹架都是好的。

吳戰旗一開口就拿輩分來壓他,楚律維也絲毫沒有動怒,略一勾唇,雲淡風輕。

“家父臥床的來休養,我這個做兒子的出來替他跑跑腿兒,原不過是想要低調行事,沒想到驚動了大帥,確實是晚輩做的不周到。”

吳戰旗喉嚨一梗,原本想說的話硬生生被嚥了回去。

誰家管帶兵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大街上叫做低調行事?

什麽叫做不小心驚動了大帥?

飯店小老闆在一旁戰戰兢兢,恨不得自己沒長耳朵。

據說北方軍閥年輕的時候,看誰不順眼上手就能直接幹架,原還想著如何能生出如此斯文溫潤的公子,不想開口也是個不饒人的。那件跟剛剛完全不同的白襯衫。那不就是自己小孫子的衣服嗎?!老爺爺突然眼睛放光。這樣仔細一想,小孫子突然不悅的看向自己,而被他擋在身後的青丫頭穿著他的衣服,從臉到脖子根都紅透了。謝爺爺突然就憑著自己的腦子腦補出了各種不可描述的畫麵。難怪他進來的時候感覺氣氛不對勁!謝寧目睹了爺爺臉上一係列的表情變化,知道這老頭子應該又想偏了,清雋的臉上浮現一抹無奈。“爺爺,您來做什麽?”謝爺爺突然回過神來,手上哐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