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86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6)

    

次又一次的教學中,逐漸改變了狼人對火種的認知。****因為青黛懷了崽崽的緣故,狼銀對她的看護格外的小心。夜間天氣轉涼,青黛躺在石板床上睡覺,狼銀就要變回獸形,用柔軟的皮毛裹著她。青黛伸出胳膊環住銀狼身上最柔軟的頸部肌膚,小聲的驚歎了一聲掌下柔軟溫熱的觸感,然後整個小腦袋就埋進那十分舒適的地方。銀狼收起了尖銳的爪子,渾身的皮毛都軟乎的不可思議。一雙幽深的瞳孔寂靜無波,無奈又寵溺的盯著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她也知道吳戰旗把青家搞得家破人亡,把人家女兒搶過來,就是為了今天——說起來他會下定決心把青遠山送進監獄去,強搶人家女兒過來,也有自己推波助瀾的一份。

原本按照她的打算,吳戰旗把人家父親送進監獄,讓人家家裏擔起叛徒漢奸的名聲,還想跟人家女兒在一起甜甜蜜蜜……

簡直做夢!

唐如萱就等著青家那個女兒進府,然後再把這個訊息不經意間透露給她。

到時候不必等她出手,那個狐媚子自己就能把自己給作死!

可她千算萬算,沒想到那女人竟然把吳戰旗給打暈了,然後……人跑了!

心裏千回百轉,很快一條歹毒的計策就浮上心頭。

****

隻見唐如萱淡淡的一笑:“大帥無需著急,這人自己跑了沒關係,但是她不是有個父親還在大帥手上嗎?有青遠山在,還怕人跑了不成?”

吳戰旗之前是氣糊塗了,如今被唐如萱這麽一提,頓時覺得在理。

雖然暫時無法解釋青黛身上的異常,但是隻要他找人先弄了那個骨頭硬的老匹夫,再放出點兒青遠山在牢中受苦的訊息,相信那個女人看見自己父親的父親在牢中受苦,肯定會自己乖乖的出來。

唐如萱看見吳戰旗逐漸冷靜下來的神色,知道他已經想到了那一層。

吳戰旗也不避著她,直接揮手招人過來吩咐。

“去獄中把那老匹夫提出來好好伺候一番,然後把訊息傳出去……”

馮文眼色閃了閃,從唐如萱身上一晃而過,很快就收回目光下去安排了。

若說大帥身邊這些女人,還得算是這位唐家大小姐手段最高……

人走了之後,唐如萱喝了口茶,用一條絲帕慢條斯理的擦了擦手上的水珠,一股馨香慢慢的在房中飄散開,飄到吳戰旗的鼻翼中。

閨房中的女兒香,吳戰旗自然認得,那些沒發泄出來的慾火,一時又被撩的上來了。

唐如萱察覺到吳戰旗呼吸發生了一些變化,知道是吹枕邊風的時候了。

吹枕邊風,可不一定就在床上。

“大帥,青家那姑娘世世代代生在宣城裏,竟然能在大帥眼皮子底下逃跑,大帥就不覺得……其中有些不尋常的地方嗎?”

唐家得到了吳戰旗的倚仗,那些事情自然也有沾手,唐如萱知道一些並不稀奇。

而且此刻唐如萱的重點全都放在逃跑的青黛身上,也不會去跟唐如萱計較這些事情。

吳戰旗原本還惱怒於到手鴨子就這麽飛了,雖然他有那個自信青黛一定跑不遠,即便跑掉了一時也跑不掉一世,很快就會被抓回來,但是唐如萱現在這一句似是而非的話,卻還是讓他的心中升起了波瀾。

他的身手自己是知道的,憑著一個柔弱女子絕對不可能一招就撂倒他……原本青家現在的遭遇是他親自動手,給青遠山安上一個叛徒的名稱也是他一手促成的,但是現在他卻不得不懷疑青家是否真的有叛徒的嫌疑。

青遠山在平安飯店裏襲擊他,到底是為了替自己討回一個公道,還是其中另有隱情……

“我聽說南方督軍無緣無故的來到了宣城……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麽聯係?”

有沒有聯係唐如萱不知道,但是這事情之間的聯係還不是靠人的一張嘴說出來?

無中生有,借刀殺人,這一招永遠都不過時。

吳戰旗手上一頓。

唐如萱自然感覺到他手上的停頓,慢條斯理的端起桌子上的一盞茶,動作優雅的品起來,遮住了嘴角一抹充滿惡意的笑。

在一起了這麽多年,吳戰旗的性子她算是摸得一清二楚,當初他和自己的前妻那般情深意切,不還是在前妻死了之後轉頭就找自己做了未婚妻?

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深情,唐如萱深深的明白這一點。

所以吳戰旗如今就能夠為了另一個美人犯糊塗,她心裏雖然恨得滴血卻也不意外。

青家那個小賤人美則美矣,卻毫無腦子,單純的過分。

原本她隻是在吳戰旗猶豫不決想要動手的時候稍微推波助瀾,等人進了府,是死是活,是圓是扁,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但她實在沒想到那個小賤人竟然有勇氣逃跑。

跑?那麽大一個南方,出了宣城,她以為她還能跑到哪裏去?

放著大帥府的一切榮華富貴逃跑,過那些吃苦的日子,她以為她能夠堅持幾天?

就如同唐如萱她自己,如果吳戰旗不是一方軍閥,僅憑一張臉的顏色還不足以讓高傲的唐家小姐低頭,為此一步一步的算計,最終熬到這個位置上。

…………

吳戰旗臉上風雨欲來,他沉聲吩咐:

“所有人都去楚家那小子的門口守著,沒有我的吩咐,一隻蒼蠅都不準放出來!”

*******

吳戰旗派人來找楚律維的時候,他一點也不意外。

青黛麵上滴水不漏,聞言柳眉微微上挑,彷彿在說“早就已經告訴過你,如今麻煩找上門了吧。”

這個囂張的小動作跟她身上那股嫻靜淡雅的氣質極為矛盾,但不知是不是因為之前已經見識過她的無恥,現在在楚律維眼中又異常的和諧。

楚律維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在男人轉身的時候,青黛被束縛的手微不可見的動了動,無色無味的藥粉很快就融入空氣中。

楚律維很快就被吳戰旗的人給叫走了。

那些人似乎也知道他身邊會跟有人,所以對自己人被放倒這件事情毫不意外。

原本就是大帥用來試探楚律維的,他們就算見到了也不可能因為這點小摩擦就撕破臉皮。

……

外麵的腳步聲逐漸遠離,青黛將目光放在旁邊,目不斜視的看守著她的人身上。

她麵上不動聲色,但實際上心裏逐漸有些焦急。

吳戰旗派的那些人當然是來抓她的。

楚律維沒有跟他們透露自己就在房間裏,想來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青遠山現在還在牢中生死不明,這對要逃跑的她來說是個巨大的把柄,她當然不能再繼續在這耗下去,必須得想個辦法趕緊脫身。

她垂眸想了想,突然開口:

“係統,我記得商城裏有一種道具叫做簡訊蜂是嗎?”

“是的,宿主大大。”

第一次聽見青黛提道具的事,係統愣了愣,很快將這種道具的詳情調出來。

商城道具:簡訊蜂

一句話功能簡介:無處不在的偵查小能手(上天入地,沒有小蜜蜂竊聽不到的資訊)

經過這麽多世界,青黛也對係統的功能有所瞭解。人相信嗎?楚律維很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表麵上雖然依舊不動如山,但是搭在椅子上的手微微的攥緊。這個女人……青黛看他的臉色就知道他已經想明白了,她往後退的最後一步,死死的靠著視窗,再往後仰倒的同時留下了一句隨風飄來的話。“督軍後會有期——要是不知道該怎麽收場的話,記得搖床~”跳窗,裝逼,挑釁一氣嗬成。“……”楚律維盯著那個即便已經消失了,仍舊不敢囂張的背影,挺拔的身軀放鬆了些,五指揉了揉生疼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