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87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7)

    

作卻並不粗暴。“你來的時候難道就沒覺得有什麽不對勁兒嗎?這房間中無緣無故提前熏上了熏香,你還覺得自己能離開?”青黛聽得皺眉,嚐試推門卻推不開,心更是不斷的下沉。來的路上,她確實注意到這地方比較偏,再加之剛剛那小侍女把茶潑到她身上……莫非對方是故意的?其目的就是為了把她引到這裏來,而這房間中擁有這離奇的熏香……不用想,青黛現在也知道這熏香大概有讓人昏迷或是催情的效果。要是因為這熏香,她做出一些什麽不...係統雖然能夠監測全域性,但是隻有在危機時刻才會出言預警,而且大多數是針對她自己的境況。

這對青黛來說還不夠,所以她才會想到商城裏的那些道具。

“係統,多謝你這麽多位麵無償的幫助……以後記住人不要太單純,不然容易被薅羊毛。”

“……嘿嘿”

小係統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後腦勺。

青黛破天荒開了個玩笑,但是話鋒一轉。

“——不過,這次要兌換這個道具,去探查一下清遠山現在的狀況。”

係統一向是抱青黛的大腿,宿主怎麽說他就怎麽做,所以當即就毫不猶豫的兌換了道具。

“叮咚——簡訊蜂兌換完畢,扣除一年壽命。”

“幫我看著點兒青遠山的現狀。”

青黛叮囑了一句。

“好的,宿主大大!”

處理完了這邊,青黛將目光落在看守的他的人的身上。

在心中默數了五個數,所有人齊齊的打了個哈欠,然後渾身脫力,整個人昏睡過去。

剛剛青黛的空氣中撒了昏睡粉,這些人果然中招就睡過去了。

青黛的心裏想了想,等這個位麵結束之後,就讓係統清算她以前使用過所有道具需要的壽命。

要是夠就還給他,要是不夠就繼續賴賬。

嗯,做人就該這麽靈活應變。

*****

寧海路19號。

拉著黃包車的車夫遠遠看見這座監獄的大門口,默不作聲,飛快的離開。

這是一座關著宣城乃至整個北方無惡不作的罪犯的監獄。

一隻通體胖乎乎的小蜜蜂循著氣味前來,頭頂上兩隻觸角一動一動的,很快就穿過監獄的房門飛了進去。

電子複眼不斷移動,將整座牢房的情況收歸眼底。

這裏遍地是血跡,已經看不出牢門原本的色澤了,走廊深處時不時還能傳來一陣陣哀嚎聲伴隨著鐵鏈移動的聲音。

馮文開啟最裏麵一間牢房的門,揮了揮手。

身後,兩個人直接走進去把躺在草垛上的人給提起來。

“大帥有令,拉出去,先上一遍刑!”

“是!”

*****

迷倒了看守的人,青黛打暈了一個飯店的服務生,找了個地方,全副武裝了一番,不費吹灰之力就跑出來了。

隻是腳剛落地還沒做下一步,打算小係統就焦急的報警:

“宿主大大不好了!吳戰旗已經吩咐人去給青遠山上刑了!”

“啊啊啊啊——他們已經把燒紅的烙鐵移出來了!”

“啊啊啊啊!他們上鞭子了!”

青黛眼神一冷,急急忙忙的攔下過路的車夫,遞給他兩塊銀元——還是從飯店服務生身上順來的。

“師傅,麻煩快點去寧海路,我有急事!”

青遠山就被關在寧海路的那家監獄上,但是青黛怕說出具體位置,車夫不敢帶她,便隻能模糊的說個大概。

“好勒,您請上來!”

年輕力壯的車夫收了多一倍的錢,說話自然爽快,兩條壯實的胳膊拉著車很快就跑遠了。

*****

楚律維從吳戰棋那裏離開,回到房間去看見滿屋子暈倒的人,微不可見的挑了下眉。

身後跟著的人俱是愕然。

他站在房間裏,眼神迅速的四下掃視了一番,此刻房門大開,一陣清風吹過,他才隱隱覺得原本清醒的腦袋有些昏厥。

他用手撐了一下桌子,很快反應過來,揮了揮手。

“把這房間裏的窗戶全部開啟,再把他們全部都搖醒。”

跟著的人如夢初醒,全部都搖了一下腦袋,不知道為什麽一進到這間房間,原本清醒的腦袋就有一些迷糊。

他們都是上過戰場,刀尖舔過血的軍人,很快就明白了督軍的意思。

將房間的窗戶全部開啟,新鮮空氣迅速進來,手下人上去搖了搖那些昏睡倒地的,很快他們就醒過來了。

“……督軍?”

男子很快清醒過來,四下掃視,發現房間裏人沒了!

楚律維比了個手勢讓他們噤聲。

他們的眼神立刻就瞟到跟在自己人身後那群南方的軍人,明白督軍阻止他們出聲的意思。

楚律維轉過身來,對吳戰旗派來的那些人一拱手:

“這房間裏來過其他人而且把我的手下都撂倒了,麻煩諸位去告訴大帥一聲,楚某要搜人。”

*****

“係統,監測一下那家監獄還有誰進進出出!”

隻等了一分鍾,小係統很快就出了結果。

“宿主大大,有一個負責給犯人放飯的送貨員每天早中晚會定時去監獄裏!”

青黛下了車,遠遠就能看見守衛森嚴的寧海路監獄。

現在的時間顯然不到放飯的時候,但是青遠山那邊也刻不容緩!

青黛告訴自己不能急,現在吳戰旗的人都在裏麵,即便她進去強搶,萬一在人沒救回來之前就打草驚蛇,後果會更加嚴重。

她直接溜進最近的一家裁縫店裏,守在這裏耐心的等待。

“係統,青遠山現在的情況怎麽樣了?”

“宿主大大……”

青黛一聽小係統的聲音就知道不妙。

果然,下一刻,小係統猶猶豫豫的聲音傳來,“……青遠山受了鞭傷和燒燙,現在暈過去被提吊起來了……”

青黛聽的眉心一跳。

“宿主大大,他們走了!為首的那個說吳戰旗吩咐他們要將青遠山受刑的訊息傳出來,還要傳給宿主大大你知道!”

青黛捏緊了拳頭,看見鐵柵門被開啟,一群人走了出來。

她冷冷的盯著那群人,因為她很快就明白吳戰旗這一係列行為是為了幹什麽。

為了逼她現身,真是好樣的……

*****

中午十二點一到,放飯的送貨員準時推著推車到達牢房門口。

幾個警戒員看了“他”一眼,然後開啟了牢門的鎖放“他”進去。

監獄裏麵一聲哨響,被關著的犯人全部都躁動起來,將一隻髒兮兮的碗伸出來放在牢房外。

“他”挨個兒走過,手上大勺子盛著飯倒進碗裏。

有犯人緊緊盯著“他”,畫麵有一瞬間的模糊,但很快就恢複了原樣,眼前那個人還是往常給他們放飯的送貨員。

最裏麵有兩個獄警守著,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他”走過去,賠著笑:“大哥,吃飯時間到了。”

小四嘴上叼根草,雖然穿著獄警的衣服,但是根本掩飾不住那身流氓地痞的氣勢。

“今天吃什麽?”

小五在這守了一上午,早就已經餓了。

“小米粥,沒給他們盛多少,厚厚的一層都在這兒呢。”

“他”將飯桶移開,露出最下麵的隔層,然後將裏麵的燒雞放在桌子上。

小四小五聞到了香味兒,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小四伸手接過來,冷不防碰到她的手指,軟乎乎的,心裏有些奇怪,今天看見“他”的時候,總覺得這人骨架小小,越看越有些男生女相……

骨子裏的賤性犯了,他甚至有的對“他”吹口哨,開口說些下流的葷話。

“你小子突然發現有些娘們唧唧的……床上能壓得住女人嗎……”

小五也跟著哈哈大笑。

“他”目不斜視,站在一旁默不作聲,沉默著數了5個數。

整個牢房的人瞬間進入昏睡。������ˮ���������Լ����i�ϼ���һƬ����С������T�ڿ�����ʲ�᣿�������ڠ����������P������һ�D���_�������R��������һ����������ֱ�����M�x���đ��С�����ϴ���裬�x�����·�߀͸���׷ֳ��⣬���ܵ���߅ͻȻ�Ŵ�ĺ���������Ī���X��Σ�U�����Ҝʂ������Л]���·����ġ������l�F�Լ��������e���g�ˡ������]�����e�������@�Y�������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