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90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10)

    

得李勝最得他心,見他說有辦法補救,立刻問:“什麽辦法?快說給本世子聽。”李晟伏低做小,不到片刻就已經生出一條毒計來。“世子難道都忘了?上次皇後娘娘辦的春芳宴上,那都尉府的大小姐可是對世子您念念不忘,若是讓那大小姐知道了您有個鄉下來的未婚妻……”世子一聽,眼前一亮。都尉府都是群舞槍弄棒的家夥,養出來的大小姐更是個暴脾氣。“不錯,這事就交給你去辦,務必要把它辦的幹淨漂亮。”“是。”李勝掩蓋住眼中的一絲...那是一個極美的女人。

幾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開叉的旗袍,若隱若現的長腿,都是他們視線所留戀的地方。

那雙腿很漂亮,白皙如玉,在黑夜裏襯的更是細嫩。

尤其是她還穿了一條純黑色的旗袍,更是襯的那腿瑩瓷細長。

腳踝處還有一朵血紅玫瑰,彷彿像是剛剛開出來的,水嫩欲滴。

裙擺並不是靜止不動的,隨著動作婉轉,竟比那些燈光還要美。

領口有盤扣,隱約看見漂亮精緻的鎖骨,而鎖骨下麵卻是女人姣好的勾線。

那樣的弧度,讓人的眸光都跟著沉了幾分。

這一陣小聲喧嘩吸引了舞池中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唐如萱一口銀牙幾乎要咬碎了。

自從這個女人出現開始原本將手搭在他腰上的吳戰旗心思幾乎立刻就被吸引過去了,現在腳步都有幾分心不在焉,剛剛一個轉身差點就踩到她腳上。

她臉上再不耐,也一直在心裏忍著。

若非這裏大庭廣眾之下,她差點維持不住臉上的笑意。

音樂聲突然一轉。

舞池中的男男女女一個旋身,原本既定的舞伴就換了個人。

這麽多人中戴著麵具的女人似乎極為高傲,端著高腳杯穿梭在舞池之中,但不管哪位紳士向他伸出手,得到的都是他毫不留情的拒絕。

黑鴉羽毛的麵具似乎成為她的寫照,她高傲的像一隻高貴的黑天鵝。

唐如萱這一回似乎是真的被氣到了,他換了一個男伴,有意想要觀察吳戰旗的反應,卻發現他握住百樂門歌星牡丹的手,一眼也未朝自己這裏看過來。

牡丹正對著唐如萱的眼神,將她的神色收回眼底。

她微微牽唇,斜襟旗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大紅牡丹盛開的紋樣更為璀璨耀眼,隨著他的轉身,在燈光的照射下極其的絢麗。

“大帥和我跳舞,唐小姐似乎有些不高興了。”

吳戰旗對此卻並沒有過分在意,唐如萱就相當於他的一個門麵,他知道這位未婚妻極為有分寸,她懂事聽話又長得漂亮,確實很得他的歡心,在外麵他也願意寵著她點,兩人之間有利益勾連她不至於這點自由都要攥在手心裏,要真是這樣的話,他還要考慮考慮未婚妻這個位置是不是要讓她繼續坐著。

“尋常交際罷了,牡丹小姐現在跟我共舞還能注意到別人?”

做軍閥的骨子裏都是強勢的,即便喜歡漂亮的女人,也不願意她強勢的越到自己頭上去。

吳戰旗的神色冷了些,環繞他身邊的女人美則美矣,但總歸少了些什麽,此時此刻他越發的懷念青黛的單純天真,那個女人美的純粹被青遠山寵了那麽多年,不諳世事,性子極為純真。

想到這裏,他又想到了寧遠路監獄裏那群飯桶,居然讓青遠山給跑了。

這讓他心裏生起了一個很不好的念頭。

寧遠路監獄算是守衛最森嚴的一個地方,青遠山能從那裏逃脫,他不得不懷疑是否有其他勢力的介入。

還有青黛……

吳戰旗之前沒少跟她接觸,他做人的眼力還是有的,青黛分明就是個極為單純的女子,能夠從他手下逃脫,這也讓他不得不懷疑,是否背後暗有推手。

如果是這樣的話,青家的身份還真需要再好好查查了……

*****

正放飛著思緒,男人堆中突然傳出一陣小小的抽氣聲,一個背影極為靚麗吸眼球的女人靠近了舞池的這一角。

剛剛吳戰旗就有注意到那個黑天鵝一般的高傲聲音,但奈何距離太遠,又有一個姿容絕佳的牡丹上前,他便暫時按耐住了蠢蠢欲動的心。

但是這會兒,吳戰旗原本還不動聲色,可不經意的一眼瞟過去,眼神忽然就頓住了!

那個背影像極了她!

歌聲頓時一變,吳戰旗連忙鬆開了牡丹的手,循著那個背影而去。

穿著黑色旗袍的女人,步子不快不慢,卻極為優雅,靈活幾個呼吸之間就走進人群之中。

周圍圍上的人越來越多了,吳戰旗不得不加快步子往前。

可等他擠到舞池的邊緣去,卻發現人已經不見了。

四處轉了幾圈,在拐角處看見一閃而過的黑色絲緞裙擺。

吳戰旗想都沒想就跟上去了,周圍都是他的人,他不至於這點膽子都沒有。

*****

青黛眼見著吳戰旗跟出來,緩慢的勾出一抹笑容。

大怨種被她引走了,接下來的事就不用管了。

事實上,雖然青家是被冤枉的,但宣城裏還真的有叛徒。

是哪一波安插的還不好說,但是今天之後大帥府發生了一件轟動全城的事情,那就是佈防圖被偷,隻不過好在及早發現,最終還是沒有被盜走,隻是盜竊的幾個叛徒逃走了,其中一個被抓,然後嚴刑拷打,軍方連夜對他審問,想要撬出背後的人物。

南北方正是緊張焦灼的時刻,誰率先掌握對方的把柄,誰就占據了先機。

也因為這件事情,南下的楚律維成為第一個懷疑物件,被吳戰旗扣住。

說實話,這一趟南下還真挺草率,又碰上時機不好,楚律維在南方吃了好大一番苦,才成功回到北方去的。

他雖然沒有受什麽重傷,但是明槍暗箭防不勝防,吳戰旗藉助唐家給他下了一種藥,而這種藥跟唐家害死吳戰旗第一任妻子使用的有異曲同工之妙,會讓他失去生育能力,而且是日複一日逐漸深入骨髓,等他發現的已經為時已晚。

吳戰旗那個時候忙得昏天黑地,焦頭爛額,也是這件事情消耗完了吳戰旗最後的耐心,再也不顧及什麽對青黛強取豪奪,不擇手段。

而軍防圖失竊發生的時間就是今晚,青黛隻要想個辦法拖住他,讓大帥府群龍無首,叛徒能夠成功逃脫,這一切的走向都將會被扭轉。

青黛在暗地裏冷冷的看著那個逐漸遠去的背影,麵具上的黑色羽毛彷彿要跟深不見底的夜色融為一體。

她估摸的時間差不多可以撤退了,然而在她轉身邁出下一個步子的時候,手腕卻被一陣巨力扭住整個人被牆壁上。

“青小姐,這次還打算怎麽逃?”

楚律維眯著眼睛,將她整個人反扭來,困在懷中。情,讓玩弄人感情,遊戲人間的齊玉宣也受到錐心之痛。而更狗血的是,當齊玉宣踏進亭子的時候,係統就提示她支線任務已經完成了一半。青黛搞不懂,並且大為震驚!她還什麽都沒做呢,支線任務怎麽就完成了一半了?難不成係統出bug了?“多謝世子的關心,進長安城之後還算適應……”支線任務莫名其妙的完成了一半,青黛也有了點跟這渣男周旋一番的心情。……眼見著世子和青姑孃的距離越來越近,成左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他已經預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