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92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12)

    

孩子……陛下對這第一胎很是重視呐!”其實陛下多年無子,自然重視這第一胎。但這話到了白貴人口中,就變得有些陰陽怪氣起來。莊妃聽著她們左一個皇貴妃右一個皇貴妃的,心裏生出一陣火氣來。不就是陛下寵幸那個女子嗎?當上了皇貴妃,懷了皇嗣,也要有那個命去享福!還有蔣昭儀,陛下昨夜去了景仁宮後竟然又去了她宮裏……難不成陛下心裏蔣昭儀才能比得上那縣令的女兒嗎?莊妃自從青黛入宮後就萬分敏感,現在看蔣昭儀是一百個不順...隻不過青黛等的就是他這個“紋絲不動”。

她整個人身子一扭,下一瞬間根本看不清是什麽動作,一個活人就從衣服裏脫出來。

楚律維濃眉一皺,隻看見眼前白花花的一片,顧不上太多,他下意識的閉眼睛。

“督軍大人還真是個正人君子,不過……我穿了衣服~”

“還有一點就是——沒有什麽所謂的藥粉~”

……

就在拐角裏,楚律維的麵前,連守在外麵的兩個人都沒驚動,青黛就直接翻牆跑了。

等男人睜開眼睛的時候,麵前沒有所謂的藥粉和眩暈感。

人早就已經不見了,他隻能握住手中空落落的一件外衫。

楚律維確實很有經驗,如果換做其他人,今天還真跑不掉,但是他低估了青黛作為一個女人的無恥和滑溜。

此時此刻,他手中的這件旗袍尚且還帶有餘溫,但是一陣陣冷風吹過,衣服不停的晃蕩,還昭示著他是怎麽眼睜睜的讓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跑的。

“咚——”

巡邏的軍人很快就被這聲響驚動到。

“什麽人在那邊!”

齊江兩人也很快意識到被人發現了,然而等他們快步走過拐角,卻隻能看見督軍一個人站在原地。

手中握著的東西,在黑漆漆的夜光下,隱約能夠辨認出來是件衣服,但是那領口的款式還有精緻的盤扣,怎麽看怎麽都是……一件女人的衣服?

“督軍,您……”

齊江剛一開口,楚律維就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但是那一眼極冷,直接讓齊江頓時閉上了嘴。

男人唇角還掛著笑,但是那笑容跟平常怎麽看怎麽不一樣,雖然有弧度,但是沒有絲毫的笑意。

……他怎麽覺得督軍這個眼神像是要把他宰了一樣?

站在原地的楚律維隻覺得好樣的。

那個不怕死的女人確實很好樣的。

三番四次的挑釁他,是真的一點也不怕死!

為了跑,連這種招數都使出來了!

站在原地的男人,連唇角的弧度都帶著一股狠意。

在巡邏的人朝著這邊來的時候,他卻一點沒有躲避的意思。

等幾個帶著家夥的人來了,看見的卻是北方督軍,就讓他們臉色都不好看起來。

可是還沒等他們發問,楚律維已經側了下身子。

“去找你們大帥,就說有小偷偷了我的東西。”

楚律維的樣子實在不像是他們初見時的那般斯文溫和。

幾個人麵麵相覷,越觀察男人冷峻的臉色,越覺得似乎真的有可能……東西被偷了?

“是……”

不管對方的行為多麽奇怪,當務之急是先稟告大帥,讓大帥來定奪。

等人走了之後,楚律維才緩慢踱步離開。

齊江幾個跟在後麵,沒有誰比他們更瞭解內情,比如說剛剛被督軍壓著的那個女人現在怎麽不見了?

但是看督軍這難看的臉色,他們也不敢詢問,隻能悶不作聲地跟在後麵。

“你們幾個分兩批,一方去打聽一下大帥府今天晚上有什麽動靜,另外一方盯著吳戰旗。”

才剛走出幾步,半空中就響起楚律維冷冷的聲音。

那個女人今天晚上了多番動作都是為了引走吳戰旗,肯定不是僅僅隻為了引走他這麽簡單。

因為中途被他截胡,所以她一旦逃跑必定第一時間會去找吳戰旗。

而他隻需要……守株待兔!

******

另外一邊迅速敲暈了一個舞女之後,青黛一分鍾之內變裝,穿過層層的人群往外走,然後徑直朝著大帥府去。

根據係統給到的提示,現在大帥府已經發現有人盜取了軍防圖,那麽今天晚上的計劃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隻是她沒想到才放下心不到兩分鍾,係統突然就開始報警起來。

“宿主大大不好了,吳戰旗那邊已經發現叛徒了,正在往大帥府趕回去,還有唐如萱,出了舞廳之後被人敲暈帶走了。”

唐如萱這個時候出的什麽岔子?

青黛不由皺了皺眉。

“人逃出來了沒有?”

“已經逃出來了!”

幹得漂亮!

青黛加快的腳步。

這還是小係統第一次做這樣的任務,時刻處在緊張焦急的氛圍中,讓他聲音裏難掩焦急:

“吳戰旗已經吩咐手下,要是軍防圖有一個萬一立刻就逮捕男主大人!”

*******

同一時間,楚律維這邊也收到了訊息。

齊江急急忙忙的回來稟報,臉色緊繃,聲音罕見的冷峻嚴肅。

“督軍,夜晚大帥府遭襲,軍防圖失竊,大帥府的守衛正在全力抓捕叛徒!”

走在夜色中的男人身形一頓,沒有人比他更明白軍防圖失竊的意味。

這麽重要的東西一旦丟失,那麽明天開始宣傳就會如同鐵桶一般,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而他,會成為第一嫌疑人。

“督軍,該怎麽辦?不然咱們連夜離開宣城!”

楚律維的聲音很穩,卻也夾雜著一絲凝重。

“今天晚上不行,如果大帥府剛一失竊,我們就立刻離開,很明顯的心裏有鬼,留下這麽明顯的把柄,之後就會遭到南方不計任何代價的襲擊。”

“那該怎麽辦?”

“現在就去大帥府!”

楚律維轉過身來,狹長的眼跟夜一樣深沉,“派人去給守在碼頭的兄弟們傳遞資訊,明天早上之前集結一切能夠找到的人手,守在碼頭。”

深陷狼窩,唯有敲山震虎。

早就知道那個女人會攪出事情來,卻沒想到已經膽子大到都敢在宣城就動手偷佈防圖。

該說她藝高人膽大還是不知天高地厚?

“偷東西的人不一定就能離開大帥府,即便能離開,也要動用所有的人把他抓回來!”

男人健步離開,冷峻的背影如同出鞘的利刃。

******

同一時刻,大帥府地下密道裏,兩個人影身形極快飛速的從地道中爬過。

隻是在誰也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一隻小蜜蜂安靜又一寸不離的跟在他們身後。

*******

屋外的夜色像是一團被攪渾的濃墨。

吳戰旗回到大帥府,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門給踹開,這一腳充滿了他十成的怒氣。

“人呢?人現在在哪兒?盡全力把人給我抓回來,抓不回來你們也都別回來了!”

馮文後背冒出了一陣陣冷汗,誰也沒想到軍防圖如此重要的東西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被人偷走了。

“大帥,所幸發現及時,人現在應該還沒跑出大帥府……”

吳戰旗一腳踹了上去,胸口如同有一把野火的時候,讓他的麵容極度扭曲猙獰。

“今天晚上找不回來東西,整個大帥府乃至宣城一隻蒼蠅也別想飛出去!”

“還有派人去盯著,那邊……”

吳戰旗一句話還沒落下,大門就開了,隨著夜風踏進來一個挺拔偉岸的身影。

楚律維稍一挑眉:“據說大帥府上失竊,不知丟了什麽東西?”

吳戰旗一句話梗住,他當然不會說自家佈防圖丟了。

眯著眼睛看楚律維,他當然不會認為對方一無所知,倒是這個時候還敢到大帥府上來,他都要感歎一句這小子勇氣可嘉!

“不過進來的幾個小毛賊,還沒逃出府去,很快就會被下人抓出來……倒是楚小子來的正好,夜深露重,幹脆今晚就在大帥府別走了吧……”

楚律維紋絲不動,幹脆利落的應下。

“那就麻煩大帥了。”

吳戰旗冷哼一聲,算他識相。

楚律維唇角似笑非笑:

“既然大帥府上見了小賊,楚某不才,也願意獻一份力量,祝大帥早日抓住賊人。”

吳戰旗心裏咯噔一聲,原本已經下了決定的心突然變得驚疑不定。

如果說楚律維乖乖聽他安排,不聞不問,他倒覺得對方已經掌握了全部實情,知道軍防圖失竊,必須要避嫌。

但他突然擺出這麽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倒讓他拿不定他到底知不知道丟的是軍防圖……

“莫非丟了什麽重要的東西,不便楚某出麵?”

楚律維身形側立,眼中浮現一種試探的神色。

吳戰旗這個人的性格,總的概括起來就是敏感多疑,虛實不定。

丟的是軍防圖,對楚律維現在這個身份來說十分的不利。

所以他越是想要橫插一腳,吳戰旗對他的懷疑就越是淺。

虛而實之,實而虛之,這是對付多疑的人最好的辦法。

果然,吳戰旗很快緩緩一笑。

“楚小子的本事我當然知道,你願意出力最好不過。”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青黛趕到大帥府外的某一處破廟,準備在這個地方守株待兔。

這處破廟跟大帥府裏被挖出來的那條密道相通。

密道中的兩人還在努力的避開防守,佈防圖他們隻開啟看了一眼確認真偽,就沒在開啟過。

佈防圖上的資訊錯綜複雜,短時間內記住,當然不可能,失之毫厘,謬以千裏,這個道理無論是誰都賭不起,所以他們才冒著巨大的風險,千算萬算決定今晚動手。

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

但是這個困難到青黛這裏就瞬間能夠迎刃而解。

想要盜取佈防資訊的辦法有很多,但是佈防圖一定不能丟,否則這麽大一個把柄落在吳戰旗手中,他當然不會善罷甘休,楚律維想要離開宣城就變得極為困難。

她要做的就是在人成功逃出來的時候,截到他手上的那張佈防圖,複刻一張給叛徒,原版要送回大帥府。

隻不過順利了一個晚上,意外還是到了。

“宿主大大不好了!那兩個人已經被發現了!”象)他恨自己對她下不了狠手,或者說根本就對她下不了手。言廷敬眼中神色越發交織暗,一絲絲詭譎隱現,沉深不見底。……那就關起來,做他一個人帝王,承他一人的歡!言廷敬先是一寸一寸撫過帝王白皙的臉龐,指尖在她嫣紅的菱唇上停留片刻,然後慢慢送入她口中,另一隻手捏住小巧玲瓏的下巴,抬起她的下顎,讓她被迫承受住。青黛心緒激蕩,哪裏想得到床笫之間有些羞澀的言大人還能做出這般舉動?於是,細白的牙齒輕輕的咬,不疼,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