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97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17)

    

�x�����v����ֱ������һ�̾�Ҋ�������@Ӡ�Ŀ����������x�t�����㡪����***����������ˣ�ԭ���ǹ������c�����ˣ����@���D�ۿ���һ������2�6�q�r�2�6�0�2�������ǰѸ����ϵ��D�ی��^ȥ�ˣ��������_�������������x�t�����������ճ������������ڴ�һ��(�0�2*�@�5�3�A)�7�9�1�4�6�4�6�8������̨����˺ö����u...******

青黛本來想要暴力一回,卻發現衣服根本扯不開,隻能轉而去扯他釦子。

“呐,我這個人向來言行一致,隻要有機會,就會堅定不移的朝著目標奮進!”

楚律維濃眉一皺,下意識鬆手去阻攔。

一直耍賴纏在他身上的青黛神色一厲。

就是現在!

身形暴退幾米,青黛想都沒想就往樹林裏鑽。

楚律維這個男主強是強,但是所有男主都逃不過一點,就是不近女色,太過純情,表裏如一的禁慾淡漠。

……這一點從上一次逃跑就能看出來。

不然也不會被她鑽了空子,一次又一次的溜了。

楚律維就靜靜的看著她,風衣之下空洞洞的,冷風刺骨,卻不及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嚇人,光他一個背影都快要把人凍成冰渣子了。

齊江還沒走兩步,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人是怎麽靠著“一流的技術”從督軍手下逃跑。

看完之後,隻想感歎,這技術……輕易不能試,否則非死即傷!

挑釁了督軍之後還活著的,這位小姐真是千古第一人。

……

楚律維緩慢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某種柔軟的觸感似乎還殘留在上麵,但……這仍然不能平息他胸腔中熊熊燃燒的怒火!

是時候該讓某隻小狐狸知道,被捏碎了爪子,打斷了腿,無論如何也跑不掉是什麽感覺了……

世界上哪裏有這樣的道理,招惹了別人還想跑的……

“齊江,抓人。”

“是!”

他默默的給這位素未謀麵的小姐點了根蠟燭。

********

青黛絲毫不知自己廢了九牛二虎之逃跑,回到住處卻發現一片燈火通明。

從窗戶紙上還能看出青黛遠山坐起來時倒出來的影子。

屋子前前後後圍滿了人,真正做到水泄不通,連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那穿著軍裝身材魁梧的軍人語氣十分嚴肅。

“青小姐,督軍有令,麻煩您跟我們走一趟。”

無恥!簡直太無恥!

居然拿她那柔弱不能自理的老父親來威脅她!

青黛表麵笑嘻嘻,內心mmp,恨不得現在有個人在麵前一口咬死他,聲音都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

“行,我跟你們走……”

*******

“等一下,你們不會打算就這樣把我綁去吧?”

被手銬銬住的時候青黛都覺得自己能理解,但是拿黑布遮住她的眼睛,把她整個人放躺在座椅上,這讓她簡直不能忍!

“讓你們督軍親自來,我要跟他好好談談!”

他是綁匪嗎?她會逃跑嗎?用得著這麽防著她?!

那位大兵哥十分正經,根本不跟她嬉皮笑臉,扶了扶自己的帽子:

“青小姐,請您理解,督軍交代您的逃跑技術一流,必須做好萬全的措施。”

青黛已經在腦海裏喊係統了,耳邊又飄來這位大兵哥的提醒:

“對了,督軍還有一句話留給您,手銬的鑰匙和您的父親都不是問題,請您這一路上認真考慮一下。”

“……”

“……”

青黛彷彿聽見了自己磨牙的聲音。

大兵哥牧江坐在她旁邊看著她,前麵司機認真的開車。

冷不防耳邊傳來一句咬牙切齒的聲音:

“不就是沒睡他嗎?至於火氣這麽大?”

“……”

“……”

牧江原本一絲不苟的軍帽跌了下來遮住他的眼睛,前排司機手下一滑,差點撞路邊樹上。

作為一名嚴肅的軍人,牧江第一次覺得自己快繃不住表情了。

原來禁慾的彷彿不沾煙火氣的督軍,私底下是這樣的嗎?

********

不知道過多久,青黛手上力道猛的一大起來,整個人騰空而起陷入一股好聞的淡淡的煙草味中,驟然的失重感讓人隱隱感覺到不安。

最後落到的是十分柔軟的被褥……她似乎被帶到了床上?

哢嚓一聲,手銬似乎解了一個,但是很快,青黛就發現自己的右手動不了了——被另外一隻遒勁的手掌桎梏住。

矇眼的黑布被扯掉,眼前瞬間恢複光明。

哢嚓。

青黛眼睜睜看著麵前這個男人,把另外一隻手銬銬到了自己手上。

她眼睛都瞪圓了,還沒來得及訴控,微涼的嗓音貼著她的耳骨,連帶著危險的警告:

“不跑了,愛咋滴咋滴?”

“……”

“你的目標是我?”

“……”

“不就是沒睡我?”

“……”

“你聽我解釋,這我是可以解釋的……”

在眾多前科麵前,青黛硬著頭皮狡辯,十分明智的選擇了認慫。

楚律維慢條斯理的坐下來,即便兩人的手被銬在一起,他的動作依舊優雅,但是那看過來的一眼虎視眈眈,彷彿就等著聽她說個什麽子醜寅卯出來,薄唇掛著玩味的弧度,就差直接開口讓她狡辯了。

“……”

青黛覺得她還是能垂死掙紮一下。

“這個……事情是這樣的,撒謊不至於……也就是除了逃跑之外,其他的都是真的……至於逃跑這個,要不是你這麽凶,我能跑這麽快嗎?!”

某人越說越理直氣壯,漂亮的眼尾上挑,風情而不自知,到最後還訴控起他來了。

天地良心,事實就是這樣,她沒有一句說假話的!

楚律維這回是連個眼神都懶得給她。

合著這隻小狐狸招惹的人,最終都還怪到他頭上來了。

打死都不承認是吧?

眼珠子滴溜滴溜轉,打著壞主意是吧?

除了逃跑,其他都沒說謊是吧?

他這個人最喜歡深究到底,假的,他也要把它變成真的!

青黛這回是真的覺得不對勁兒了。

這個突然站起來的男人怎麽回事兒?

喂,大白天的耍什麽流氓,脫什麽衣服?!

等等……修長的手指往下,襯衫釦子一顆一顆的被解開,露出了男人精壯的胸膛,兩側流暢的人魚線沒入褲腰,胸肌和腹肌,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這個破手銬不解開也罷!

楚律維俯身靠近,冷白的手指捏起她的下巴,薄唇似笑非笑。

冷淡的氣息覆上來,青黛被這潑天的男色迷的七葷八素的。

“我記得你對他情有獨鍾,既然沒說謊,那就給你個機會讓你摸個夠。”

即便做那種事的時候,楚律維側臉的禁慾依舊不少,讓人絲毫想不出來這個男人薄唇中能吐出這樣下流的話。

被戳黑曆史,青黛罕見的感到羞恥,眼尾都飛上一抹薄紅,瀲灩的眸色似一潭春水,有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嗬……”

楚律維覺得這樣子萬分有趣,居然還害羞了?

薄唇牽起一抹腹黑的弧度,偏偏要抵在女人紅透了的耳骨邊磨:

“……還有,脫衣服逃跑小能手,今天時間長,一定也讓你脫個夠。”

青黛直接瞪了他一眼,沒有一點威懾力,像水一樣軟綿綿的。

這種時候是扒黑曆史的時候嗎?!

“……說夠了沒?!不做就下去!”

楚律維眼眸更深了。

小狐狸這副高傲的樣子,還真想讓人折了她的骨頭,徹底臣服於他……眼神發生了質一般的變化。不過不管有沒有變化,陸湛對青黛的寵算是已經到了完全不加掩飾的地步。陪幹活,陪吃飯,陪散步,總之是大事寵上天,一點兒手不讓人家小姑娘動,私下裏更是黏糊到寸步不離的地步。李軍站在小路邊上,看著唇邊勾著淡笑的陸湛送完人出來,一度十分懷疑自己眼睛是不是瞎了。那個趁著夜色捏別人小姑孃的小辮子,結果被捶了一拳還從能善如流的握住別人小姑娘手的男人真是他認識的陸湛?他怕不是年紀輕輕就已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