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98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18)

    

鐵頭功無人能敵!”小太子公良冕極力維持著自己臉上恰到好處的微笑。一邊扶了扶自己旁邊蠢蠢欲動的三弟。王爺也故作感歎。這小小年紀的,確實沒想到居然有一手高超的賭術。還有那小少年的腦殼,他屬實是沒想到!五公子也不甘示弱。“父王!孩兒也找來了西河岸邊最厲害的神運算元!算卦占卜算無遺漏,此等神人,孩兒特地請來為父皇祝壽!”老王爺聽的一愣一愣的,感歎今天自己的兒子怎麽帶來這麽多神人。眾人紛紛看向帝後。公良修看著...楚律維長這麽大戰場沒有少上,坐擁白骨成堆,才做到了今天北方督軍的位置。

他家的老頭從來不搞子承父業那一套,想要在軍隊裏心服口服,就得自己去拚去幹。

他二十歲就進軍隊,不到三年時間,就以鐵血手腕收服了他家老頭底下那群脾氣又壞又臭的兵。

三年前,他二十五歲的時候,老頭重病臥床,南方蠢蠢欲動,吳戰旗這一舉動既是試探又暴露了他的野心,想要趁著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重挫北方,他都能在這個內憂外患的危機關頭殺出一條血路來。

權力和錢財他都不缺,即便是斯文的皮相,也不足以掩蓋強勢的內在,對他來說,他的野心足以匹配上他的能力。

隻要想要,他就能夠得到。

而現下,男人額發半落,鬢角有些細密的汗珠,半眯著的眼睛深的能夠勾人魂魄。

有時候男人性感起來,真的是沒女人什麽事。

青黛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即便手上戴手銬,困住了仍舊不能扼住她蠢蠢欲動的內心。

這兩個人妖精打起架來酣暢淋漓,就跟野獸競爭地盤一樣,誰也不讓誰。

尤其是青黛反攥住男人的手腕的時候,一翻身坐在他身上,還十分不怕死的挑了挑眉,隨即又不滿的抱怨:

“……這個破手銬什麽時候能解開?”

上位不到一分鍾就被人反壓了,熾熱性感的氣息撲麵而來,“……要解開做什麽,我看你戴著它挺興奮的。”

說著就低下頭,清冷的氣息從女人的舌尖開始滲透,堵住了她反駁的嚶嚶聲。

你才興奮,你全家都興奮!

然後她就遭到了事實……**裸的嘲笑。

那修長的手扣住了她的,任憑她怎麽抽都抽不出來,指間輕微的摩擦,像是有電流躥過一樣。

青黛下意識的抖了抖。

“嗬……”

好不容易放過她,讓她能呼吸了,唇角被咬了一下,額頭被抵住,對上一雙如臨深淵的眸,強硬的抓著她的手去向狂妄的地方,“你這樣就像在告訴我不服氣一樣,不過有一點倒是事實。”

青黛掙紮的動作一僵,她怎麽也沒想到之前觸碰到的隻是冰山一角,此刻才顯露出廬山真麵目。

那雙漂亮的眸子被愕然取代,男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連勾起的弧度都是不加掩飾的得意。

“忘記第一次是怎麽騙我的了?見到功臣不去跟他打個招呼?”

楚律維就像是在馴服某隻心儀已久的的獵物一樣,故意報複她前幾次的膽大包天,薄唇裏吐出的話,每句都似是而非,都……無比下流,而且言行一致,即便已經吻得天雷勾地火了,兩個人的衣服依舊完整,青黛甚至連釦子都沒解。

到後來,青黛甚至連呼吸都不會了,磁性的聲音打在耳朵旁邊,恨不得點簇火把她整個人燒了。

銀質的手銬折射破碎的光芒,偶爾晃動時磕到床邊緣發出清脆的聲響,聽著淩亂帶又像是暗自遵循的某種規律。

……

這樣動靜一直持續到深夜,到最後,還是軍部來的一通電話,才讓這陣富有質感的聲音停下。

楚律維跟打了場勝仗回來一樣,不對,是比打仗還要精力充沛。

後背完美的線條充滿了力量,穿上一絲不苟的軍服,每一寸都跟用線卡出來的一樣板正。

青黛半睡半醒中感覺到醇厚的氣息還貼著她的唇,被啄了一下,“困了就安心睡,等我回來。”

她困的要死,對這個一直在搗亂,攪擾她睡覺的東西十分不耐煩。

楚律維挑了挑眉,對床上這個翻了個身,用被子矇住自己頭的小狐狸不置可否。

沒在打攪她睡覺,他站起身走出房門,朝旁邊低聲吩咐:

“看好她,有什麽情況隨時向我匯報。”

守門的兩個兵努力的克製自己的視線,但仍然逃不過從督軍疑似異常饜足的眼,性感的側臉上劃了一圈兒。

就是傻子也知道,這半天督軍在房間裏幹了什麽。

“是!”

兩個兵壓下心中的震撼,繃著聲音回複。

******

電話是經過加密處理的,很快一疊紙的暗號就被遞到楚律維的桌子上。

“碼頭那邊暫時按兵不動。”

“吳戰旗丟了能夠壓製我的最大的把柄,這段時間會安分下來,趁這個機會——”

“撒的網都已經釣到魚,江南一行,可以收尾了。”

楚律維一目十行瀏覽完那一張彷彿鬼畫符的紙,聲音很大,卻有條不紊的吩咐。

“是!”

匯報完了公事,盡管齊江努力克製,但隱含探究的視線仍然逃不過楚律維的眼睛。

他把東西放在桌子上,嗓音很涼,還有些低啞。

“說吧,還有什麽事?”

齊江再三打量了一下這位督軍,心裏的猜測越發的確定。

“青遠山那邊……”

昨天晚上跟人家老父親聊了一個晚上,那老父親被他哄的暈頭轉腦的,還以為督軍是來解救他們一家於水火之中的,可督軍明明就拐了人家女兒,這也讓齊江心裏覺得充滿了罪惡感。

……而且現在看督軍的樣子,那位青小姐八成已經被收服了。

這讓齊江越發的覺得自己時時都在助紂為虐,幫著督軍欺負他們一家一樣。

楚律維一看齊江的臉色,就知道他在想什麽。

人,可以放。

但是,那隻小狐狸不行。

還沒被馴服的獵物,時不時就會伸爪子撓主人一下,暫時的服軟,也隻是為了尋找主人放鬆警惕的機會。

這樣的人,就得放在身邊,由他親自看著才會學乖。裂紋。他的視線極其幽深,濃稠的墨色彷彿在迅速凝結成實質。隨著舞曲的結束,青黛也感覺到了那道根本難以忽視的視線。所有人鞠躬做了一個謝幕禮,他們也是在這個時候發現了站在二樓的指揮官,對方軍裝戎身,非常的顯眼。指揮官向來如此,舉行大型宴會的時候,每當他推脫不掉就會到在二樓,跟所有人群隔離開,靜靜的坐著。而他的身份、能力也讓所有人對此無可置喙,反而是看見了他的人,所有人才意識到指揮官終於又一次回到了聯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