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1章 番外中(下)

    

補救,立刻問:“什麽辦法?快說給本世子聽。”李晟伏低做小,不到片刻就已經生出一條毒計來。“世子難道都忘了?上次皇後娘娘辦的春芳宴上,那都尉府的大小姐可是對世子您念念不忘,若是讓那大小姐知道了您有個鄉下來的未婚妻……”世子一聽,眼前一亮。都尉府都是群舞槍弄棒的家夥,養出來的大小姐更是個暴脾氣。“不錯,這事就交給你去辦,務必要把它辦的幹淨漂亮。”“是。”李勝掩蓋住眼中的一絲惡毒,悄悄的退下了。***同...二公子冷嗤一聲。

這小子算你倒黴撞上了閻王!

第一局。

幾乎是骰子一落地,二公子就十分自信的喊了句:“大”

公良冕搖了搖手中的扇子,微笑著不說話。

結果……開出來的結果是小。

圍觀者麵麵相覷,不敢去看二公子的臉色。

第二局。

骰子落地之後,二公子謹慎的說:“小”

公良冕還是不說話,唇邊笑容依舊如沐春風。

荷官的手一離開。

卻是大。

圍觀者默默低頭,剛剛還熱鬧哄哄的氣氛頓時鴉雀無聲。

二公子這回分明就是碰上對手了。

他們看著這局麵,誰也不敢說話。

第三局。

這一回二公子學聰明瞭,從荷官搖骰子開始,他就仔細的聽。

聽到最後,他露出一抹誌在必得的笑容。

“這回本公子開大!”

公良冕等他說完收了手中的摺扇擱在桌子上。

“既然二公子如此有信心此局開大,看來我還需要再準備下一個籌碼了。”

二公子一聽對方這幾乎是認輸的話,立馬忘記自己連輸兩局的難看場麵。

更是信心暴漲,彷彿勝利已經在眼前。

就在他洋洋自得的時候,莊家的臉色卻十分難看。

怎麽回事?從第一局開始,機關就已經不起作用了……

莊家臉上開始直往下淌汗,知道這回是遇到對手了。

人家這哪是認輸啊!分明就是懂行!

而且還是個中高手!

果不其然,荷官的手一移開。

大家看著那個結果,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居然是小。

公良冕麵不改色,彷彿根本沒看到大家難堪的樣子。

“二公子,這三局承讓了。”

二公子臉一黑。

莊家的手猛的一抖。

好家夥!

這是嘲諷吧。

這肯定是嘲諷。

這是**裸的嘲諷!

不過眨眼之間,二公子今天晚上贏的所有籌碼全部都輸了回去。

而且莊家發現更糟糕的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跟在公良冕身邊的這一晚上,他深刻的體會到了什麽叫做從天堂一秒鍾摔到地獄。

無論什麽樣的局麵,這位小公子總是能夠談笑風生之間就贏回來。

分明他們已經暗中動手腳了,但是所有出老千的手段在這位公子麵前彷彿都不起作用一般。

一個晚上過去,賭坊輸了幾千萬兩。

別說莊家了,就連二公子都疼的心裏在滴血。

他們看公良冕的表情已經不是在看一個小少年了,那根本是在看一個麵目猙獰滿嘴獠牙的惡魔。

***

晚上,公良冕離開。

走出賭坊,他的腳步頓了兩下,繼而又若無其事的往前走。

臨王府三公子站在暗處,無聲無息的打量這個少年。

二哥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麽辦事的,居然在自己的場子裏輸的連底褲都不剩了。

一天輸了幾千萬兩白銀,饒是他第一時間聽到這個訊息,也一口氣沒喘上來。

簡直丟盡了王府的臉!

關鍵時刻還需他親自出馬。

這小少年一天一夜出盡了風頭,該是時候讓他知道知道什麽叫做不能鋒芒畢露!

看這小子弱不禁風的樣子……

三公子眼中惡毒,一閃而過。

那就廢他兩條腿和兩隻手,讓他一輩子待在輪椅上做個殘廢!

用黑布矇住臉,他對著公良冕的背影一躍而起。

就在即將得手的時候,三公子突然感覺到背上一陣強勁的力道。

整個人朝房屋摔過去,直接把牆麵砸了個大洞,連一息都沒挺過去就暈倒了。

公良冕眼角往旁邊瞥了一下,嘴角不禁一抽。

少年把手上的摺扇一扔,然後雙手並攏往前伸。

下一刻,一個巨大的東西就滾到了他的手上。

公良冕無奈的將手覆在自己頑皮的弟弟的頭上,力道適中的替他揉了揉。

“老三,頭疼不疼?”

聽人摔在牆上的聲響就知道,老三是把他的鐵頭功發揮到了極致。

老三鼓著張包子臉,往自己哥哥手心裏湊了湊。

“謝謝大哥……”

享受夠了才站起來,小小少年攥著拳頭氣鼓鼓的說:

“大哥身後的尾巴真不少,讓我來替大哥都解決了。”

雖然他性子懶怠,但是在護著自己這個文質彬彬,弱不禁風的大哥上還是當仁不讓的!

公良冕寵溺的摸摸弟弟的頭。

“不用了,大哥自己解決。”

他從腰間掏出一塊令牌,讓身後跟著的所有影子看清楚。

“勞臨王府大駕,本公子自行前去拜會。”

————

這日五公子在街上逛街。

“你們這群人聽著,平時本公子養著你們,現在該是你們回報本公子的時候了。”

五公子今年十二,搖頭晃腦的跟自己的狐朋狗友說:

“本公子的父王馬上就要過壽了。你們快幫本公子想一個壽禮,務必要讓人眼前一亮,最好是要壓過本公子的四個哥哥。”

眾人一聽是當今陛下唯一的胞弟臨王殿下要過壽,這不得是個掙回臉麵的時候。

紛紛七嘴八舌的出主意。

“仙桃!仙桃!肯定得送又大又有分量的金仙桃……”

還沒說完,就被旁邊的人猛地拍了一下腦袋。

“你小子是不是傻,送仙桃這麽俗氣的事情怎麽配得上五公子?”

“那就送書畫,這個高雅吧!”

高門之地嘛,誰還沒個附庸風雅的時候。

五公子一聽就泄氣了。

其實送書畫他也不是沒想過。

但是四哥早兩天就出城去,聽說是去尋天山掌門的的墨寶了。

天山掌門是誰?

當世之隱居高人。

一手墨寶,更是千金難求。

他要是再跟風送個書畫,萬一落了下乘,那豈不就是貽笑大方了?!

“不成,不成,這個主意不成,再想一個!”

有人一聽還不行……一群人又繼續抓耳撓腮。

“那不然請個高人?到王府去……給王爺念祝詞!”

這話剛一落地又是被眾人一頓笑。

“請高人?這算是什麽壽禮……可算了吧……”

“那你可別小看了這高人,西河岸邊最近來了個神運算元,剛來才一天,每一卦都算無遺漏。

就連西平家的豬一胎要生幾崽子都能算出來!人稱神運算元!

西河岸一帶的百姓都把他當成是神人一般的存在,請他卜一卦,都要稱他為在世濟公!”

有這麽神奇?!

五公子一聽來了興致。是一群幫忙的知青還是應該供起來養的祖宗。不過好歹的是大隊長佈置任務佈置的幹脆,她們接的也幹脆。下田幹活之後除了深一腳淺一腳,兩個稍年長一些,在家裏做過活的女知青倒能上手。大家都能幹,青黛自然也不遑多讓。小係統在腦海中一直不斷的指揮她拔草該捏什麽地方最好最省力。於是青黛爬的越來越快,兩個女知青看著這個年紀最小的女孩,倒是眼中出現了一絲意外。因為青黛是他們中看起來最年輕最稚嫩的一個,那一身白的發光的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