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06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26)

    

他神醫,一定尋到能夠治好陛下的人。”蕭廣白一揮衣袖,示意他不用如此憤慨。找了這麽多年都找不到一個能夠治好他的暗疾的神醫,他已經看開了。幼時冠寵六宮的貴妃娘娘派人暗算他,太醫診斷他身患暗傷,這一生都將與子無緣。因為這一道傷,在蕭廣白還不是太子之前受過了很多的挫折。也因為他的不爭氣,導致他的母妃被當時的貴妃娘娘汙衊欺辱,發配冷宮,一杯毒酒,了卻殘生。而他要跟看不起他的兄長們手足相殘,用盡手段才能走到今...吳戰旗作為一方軍閥大帥,手下傭兵數十萬,在自己的地盤上卻發現有這種東西,在各界名流心中對他的印象直線下降。

不知情的聽到這種避之不及的東西,自然恐慌。

青黛站在角落中,裝作不小心後腰碰到桌子上的酒杯。

係統操作精神力觸角,在他的運作之下,啪的一聲,一桌子密密麻麻的酒瓶全都摔破了。

人心紊亂之際,不知道從哪兒傳出來玻璃瓶被爆的聲音,場麵頓時一片混亂。

青黛滿意的看著瞬間變得一片狼藉的舞廳,拐進角落裏,趁亂離開。

“係統,幹的不錯。”

那個憤青式的喊話就是係統模擬出來的。

“嘿嘿,多謝宿主大大的誇獎,還得是簡訊蜂傳回來的訊息,才讓我們掌握了最佳時機。”

自從知道那兩個偷軍防圖的叛徒是宣城這邊的人,青黛就沒再管他們了,既然是私鬥,那就跟她沒什麽關係了。

所以她將簡訊蜂撤回來,安插在吳戰旗身邊,時刻關注著大帥府的動靜。

那頭吳戰旗正在為唐家的事忙得焦頭爛額,這種山中無老虎的狀態,正適合暗處的人冒頭。

從今天開始,吳戰旗和唐家的關係算是撕開一條裂縫。

青黛看著頭頂上的豔陽,頗覺心情舒暢。

青遠山的冤屈還需要再添一把火。

幹完這一票,就剩下唐家了。

暫時鬆了一口氣,她轉身準備離去,手腕卻被大力攥住了。

“哢嚓”

銀光閃閃的手銬扣上。

******

吳戰旗遲遲沒來的時候,楚律維就已經意識到有事發生了。

原本還擔心人群混亂,會嚇到那個小狐狸,但是等他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時候才發現,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她竟然還想著逃跑!

楚律維整個人瞬間陷入低氣壓,跟屋簷上掛的冰冷一樣,鋒利且危險。

他就知道,如果他不使些手段,那個女人永遠都不會學乖。

待在他身邊每時每刻想著的都是怎麽逃跑,怎麽離開他。

舞廳裏明明暖風陣陣,楚律維卻周身寒冷,手指在褲袋裏攥的發白。

他已經極力克製自己想要把她關起來打斷手腳的想法,卻發現這個女人就像一縷風一樣,一個沒注意就給你搞出點事情,然後就想著逃跑。

他們冷戰了這麽多天,她就像個沒事人一樣,他不回公館,她也不問,一點也不僭越,真應了那一句“露水情緣,各不相幹”

他就這麽一路跟著她,看著她熟練的從抄小道離開,一次也沒有回過頭。

一次也沒有。

*****

還沒等青黛回過頭來,一件戎裝大衣直接劈頭蓋臉蒙到她頭頂上,眼前的一切景物都被遮住,她攔腰被人扛起來,以一個極為放肆的姿勢被人扛在肩上。

“你……”

“你最好別開口。”

他現在心情奇差無比,聽不得她說一句話。

青黛閉嘴了,從楚律維的話中她就能聽出怒氣,這個關頭還是別惹她為妙。

被人扛著的時候,青黛僅能憑聽覺判斷,周圍亂哄哄的一片,有汽車鳴笛的聲音。關頭殺出一條血路來。權力和錢財他都不缺,即便是斯文的皮相,也不足以掩蓋強勢的內在,對他來說,他的野心足以匹配上他的能力。隻要想要,他就能夠得到。而現下,男人額發半落,鬢角有些細密的汗珠,半眯著的眼睛深的能夠勾人魂魄。有時候男人性感起來,真的是沒女人什麽事。青黛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即便手上戴手銬,困住了仍舊不能扼住她蠢蠢欲動的內心。這兩個人妖精打起架來酣暢淋漓,就跟野獸競爭地盤一樣,誰也不讓誰。尤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