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10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30)

    

過。每一個正在幹那些醃臢事的小混混都被他翻過來,沒有任何掙紮的一擊湮滅。直到剛剛,清掃工作才完全結束了。但……還是沒找到人。白戈走在繁華熱鬧的街道上,看著前方的路,心中已經做了一個決定。結束了,這一天。這是他唯一允許自己發瘋到不正常的一天。從明天……不對!從現在開始,白戈勒令自己再也不要想她。做完決定之後,他立刻開始給自己找事情做。“今天晚上還有哪些事情要做的?”他問站在自己身旁的安臨。安臨神情一...腕骨上傳來一聲脆響,手腕上劇痛,像是骨頭被扳斷了一樣。

齊江眼神驟變,伸手就想要阻攔,周圍幾個守衛的兵,也有出手阻攔的意思。

“青小姐,不可!”

唐如萱如果手被廢了,那他們大帥……

被圍住,青黛可不會聽齊江的阻攔,直接把人反扭到自己麵前。

“嗚嗚嗚嗚——”

手中的女人正在掙紮,青黛直接俯身在她耳邊。

“唐小姐,你最好別亂動,不然萬一我一個不小心讓你少胳膊少腿。”

兩人貼得極近,說的時候青黛還用手掌拍了拍她的臉,“對了,這張嘴不會說話那就別說了吧,省得一開口別人還以為是烏鴉在叫喚。”

唐如萱眼中溢位極度詫異和憤怒

“唔唔唔唔——”

想要掙紮,手和嘴巴卻被死死的捂住。

“宿主大大,船馬上就要靠岸了!”

係統還在腦子裏不停的幹嚎。

青黛卻瞧著那些圍著她的兵,緩緩的勾出一抹璀璨的微笑。

下一刻,直接掐住唐如萱的脖子!

“不想我一下子掐死她,就給我讓開。”

一邊說著,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無指用力,把唐如萱整個人提起來。

窒息感和瀕死感一下子襲擊上腦海,唐如萱死命的去扒卡在脖子上的那隻手,卻毫無用處。

就連齊江都不得不相信,青小姐是真的在用力,因為唐如萱的掙紮,她的脖子上很快出現一道道青紫的掐痕,臉都憋紅了,仰起頭來,鼻涕眼淚嘩啦啦往下流,好不狼狽。

這……

齊江看向楚律維,根本不知道該怎麽辦纔好。

而被他看向的那個男人臉色鐵青。

**********

“宿主大大,距離靠岸還有半個鍾頭!”

對小係統的播報默不作聲,青黛一個人站在欄杆上,單薄的身子處在寒風之中,彷彿隨時都能乘風而去。

“下來!”

蘊含著沉怒的寒聲,裹挾在夜風中,其威力震耳欲聾。

楚律維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偏偏青黛一點也不怕他,都到了分別的時候了,有什麽好裝乖扮柔弱的?

她懶洋洋的動手,卻是把唐如萱整個人提到輪船外麵去,就卡著她的脖子,但整個人身子都是懸空的。

“啊啊啊啊啊——青黛,我殺了你!”

手鬆開了那麽一絲絲,青黛就後悔了,立馬又給她捂上。

她這個人就是太仁慈了,所以總讓某些煩人的狗出來亂嚎亂叫,幹脆五指一用力。

“咳咳咳咳……”

唐如萱好不容易得到一絲呼吸的空間,現在又陷入了那種隨時隨地都可能窒息的感覺。

“督軍讓你下來,看來你很不領他的情,那我何必多此一舉。”

青黛玩味的笑,眼尾都是懶洋洋的,但看在唐如萱眼中就彷彿索命的惡鬼一樣。

楚律維插在褲袋裏的手握成拳差點要握碎了。

因為她這種雲淡風輕的態度。

齊江都快急死了,也快嚇死了,兩個女人,其中一個還掐著另一個人的脖子就這麽靠在欄杆上,實在太危險了!

要知道這裏可是海上,一旦掉下去,那就是生死無存!

“你下來,今天的事情我就當從來沒發生過。”

後半句話輕的能夠融入死寂的空氣中,但是還是清晰的傳到了青黛的耳朵裏。

可惜青黛已經耐心耗盡,不打算繼續耗著了。

“係統,現在到哪兒了?”

“宿主大大,已經到淺水區了!”

“行。”

在所有人的視線中,青黛就這麽毫無預兆的鬆了手。

隨著一聲慘叫,一個影子直直的墜下去。

楚律維腦子裏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立刻身形暴起,想要抓住站在欄杆裏的青黛。

但是誰也沒有看清楚事情是怎麽發生的,就這麽一眨眼的功夫,她整個人翻出欄杆跟著一起墜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之中。

這一幕的震撼,不亞於在戰場上殺人流血。

他們就這麽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女人跳下去了,這裏可是實打實的海麵!

死寂一般的凝重一直持續到第三聲響。

“噗通——”

“齊副官不好了,督軍也跳下去了!”

齊江看著這無邊無際的海麵,眉心劇烈的跳動。

“立刻派出船隻下水去搜!”

*******

最終讓一船的人放下心來的是這一片已經是淺水區,水中並沒有恐怖的深海生物,以及看不見的暗礁渦流等等。

一個小時之後天開始濛濛的亮,然而沒過一會兒,就開始飄起細小的雨絲。這等惡心自己又惡心別人的話。也就是原主之前傻乎乎的看不見這些。“靖國公府如今越發膽子大了,是誰給下的命令,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可以過來服侍朕!”言黎臉色一僵,臉上飄逸淡然的神色幾乎要維持不住了。女帝的這番話不就是把眼裏擺在阿貓阿狗的位置嗎?這番不留情麵,可以說得上是嫌棄的話,讓言黎徹底意識到事態的嚴重。胸口有個地方一陣陣的難受。他何曾受過此的委屈!二皇女也震驚了,顯然沒有想到女帝會說出這段話,也沒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