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2章 番外下

    

試圖反撲主導皇權,卻總是铩羽而歸。如今隻要讓他們找到了一次機會,他們就會不遺餘力的抹黑蕭廣白作為帝王的威信。站在龍椅旁的老公公默默的看了一眼那幾個大臣,在心中記下了他們的名字。簡直可笑,膽敢議論陛下……還不知自己的死期就快到了!老公公一甩拂塵,端的是禦前秉筆太監的姿態。“後宮遞來訊息,青妃娘娘有喜了,陛下暫撤早朝,擇日與諸位大人們共享喜訊。”什麽?!老公公一語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今日早朝還在如火如...“你說的那個神運算元……真有這麽的玄乎?”

五公子半信半疑的問道。

“那可不!”這人說著又附到五公子的耳邊,悄悄對他講。

“公子,你還記得吧,西河岸邊那周老頭的女兒翠波,就是您玩了兩天就沒氣了的那個漂亮姑娘……給人家拋屍的時候還是您吩咐小的親自去做的。”

五公子聽他的描述,突然想起來了那張如花似玉的臉。

就是那姑娘性子格外的剛烈,沒過兩天就自己自裁了。

確實是他吩咐人去埋的。

“那天周老頭哭的快斷氣了,求那神運算元算算自己女兒在哪兒,那神運算元掐指一算,你猜怎麽著?”

五公子一敲他的腦殼,怒道:“你小子有話快說!別給本公子賣關子!”

“那神運算元掐指一算,就算到了翠波姑娘埋在哪兒的。

當時小的站在人群之外聽得一清二楚,那神運算元說的地方跟小的埋的地方分毫不差!您就說吧,可不是玄乎著!”

五公子被他說的發毛。

“那運算元真有這麽神?”

“千真萬確。”

五公子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真有這麽神奇……那他還真的想要去見見這人的廬山真麵目。

於是幾個狐朋狗友商量著,趁著夜色潛到西河岸邊去,把那堪稱神運算元的少年一蒙麻袋就扛走了。

老四手上啃的雞腿都被他們打掉了。

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公子現在給你個機會,到臨王府去給陛下的胞弟臨王爺念祝壽詞,要是唸的好了,榮華富貴本公子都能給你,要是你膽敢逃跑的話……”

老四翻了個白眼兒。

兩隻白嫩的手一攤開,伸到他麵前去。

二公子的狠話還沒放完,麵前就伸出來了一雙手。

“我餓了,吃不飽就算不出來,就算你是臨王的第五個兒子我也算不出來。”

五公子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暗自心驚,自己根本還未自報家門,對方就一語道破。

“你們快去給這家夥找點吃的……”

旁邊人一人捱了一腳,隻得灰溜溜的去找吃的。

隻不過他們一隻腳還沒踏出房門,身後又傳來少年的聲音。

“我要吃燒雞,烤乳豬,四喜丸子……”

幾人忍無可忍攥著拳頭,就準備回來把這挑剔的小子給打一頓。

冷不防輕飄飄的飄來一句:“不給吃的,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算……”

他們一人又捱了一腳,耳邊傳來五公子的咆哮:

“你們這些人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找吃的!”

站在房簷上,暗自跟著自己四弟的老二不甚優雅的翻了個白眼兒。

算了。

看四弟這副沒吃飽的樣子。

就讓他在這兒多吃幾頓吧。

他翻下房頂,不知從何處召喚出一隻鴿子,將它拴在腳上的信筒換了一下。

還是先給父皇母後報個信。

————————

臨王府壽辰這一日。

百官齊聚,好不熱鬧。

當然,這些朝中的大臣官員還有將軍武將等無一遺漏的出現在這裏的根本原因是——坐在高位上的一對帝後。

“臣等拜見陛下,皇後娘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臨王府中嘩啦啦的跪了一地。

皇後娘娘這一胎已經八個月了,馬上快要臨盆,一直被陛下護著坐在位子上。

臨王的五個兒子抹了一把臉上的虛汗。

誰也沒想到,就在他們提出要給自己的父王呈上壽禮的時候,本該待在紫禁城中的帝後卻突然駕臨王府。

就連王爺本人也沒有想到。

許久,大臣們頭頂上傳來帝王喜怒難辨的聲音。

“平身。”

“朕來的時候聽見幾個侄子正在向皇弟祝壽,朕和皇後也想來湊個熱鬧,就讓他們一起上來吧。”

青黛偷偷的看了公良修一眼。

公良修麵不改色的捏了捏她的手指。

若非四個孩子都在這兒,他絕對不會讓大著肚子的青黛也跟著一起來的。

老二站在自己的母後身邊,時刻注意著母後的安危。

他刻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盡量躲在青黛的身後。

青黛察覺到了他的意圖,十分縱容的拿衣袖遮了遮小少年的臉。

鎖心和小路子一左一右站著,把小皇子擋了個七七八八。

小皇子還在長大,他們也得寵著些……

老二聽見自家父皇的話,也默默的看了父皇一眼。

論起帝王心術,還真是誰也比不過他的父皇……

陛下親自下令,王爺雖然摸不著頭腦,卻也立馬給自己的兒子使眼色。

幾個兒子收到自己父王的眼色,也立刻揮手讓下人們把人給帶上來。

朝臣們你看我我看你都被陛下突如其來的命令給弄的一頭霧水。

等他們看到被幾個小公子帶上來的人時,這疑惑就更大了。

“你們有沒有覺得……這幾個小少年長得有些相像了?”

平常跟臨王交好的幾個大臣都不說話。

不是有些相像,簡直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司徒大人這麽一說起來……本官看這幾個少年好像……有幾分麵熟。”

大理寺卿在一旁聽著,假模假樣的咳嗽了一聲。

引來幾個人的目光之後,他故作感歎道:

“小公子找來的這幾個少年龍章鳳姿、玉樹臨風,看起來十分的不凡!”

二公子和五公子根本沒聽出來他話中的深意。

二公子迫不及待的道:

“大人果然獨具慧眼!”

“父王,這少年是孩兒特地尋來的,別看他年紀小,人長得也不高,但是一手賭術簡直出神入化,打遍金陵無敵手!”

“還有他旁邊這位公子,別看他人小,傻裏傻氣站在那彷彿就要睡著了的樣子,實則頭硬如鐵,鐵頭功無人能敵!”

小太子公良冕極力維持著自己臉上恰到好處的微笑。

一邊扶了扶自己旁邊蠢蠢欲動的三弟。

王爺也故作感歎。

這小小年紀的,確實沒想到居然有一手高超的賭術。

還有那小少年的腦殼,他屬實是沒想到!

五公子也不甘示弱。

“父王!孩兒也找來了西河岸邊最厲害的神運算元!算卦占卜算無遺漏,此等神人,孩兒特地請來為父皇祝壽!”

老王爺聽的一愣一愣的,感歎今天自己的兒子怎麽帶來這麽多神人。

眾人紛紛看向帝後。

公良修看著自己的兒子,麵無表情。

大臣們發現陛下雖然沒什麽表情,但是皇後娘孃的臉色似乎有些古怪。

青黛在眾目睽睽之下,極力抑製著自己想要笑的衝動。

不行不行,她要忍住。

雖然憋笑很痛苦……

“噗嗤——”

就在一眾大臣的目光注視之下,一個小少年從後麵鑽出來,一頭栽進了皇後娘孃的懷裏。

然後皇後娘娘就像是再也忍不住了一樣,抱著那小少年,衣袖無風自動。

公良修無奈的把自己已經忍不住笑的小娘子給摟進懷裏。

同時還不忘記把某個臭小子給拔出去。

“想笑就笑吧,有朕在。”

朝臣還沒從這令人迷之疑惑的場麵中回神。

就見他們英明神武的陛下,麵無表情地吐出了一句:“都過來。”

一句話就讓四個少年站的筆直。

四人站成一排,彎腰齊聲道:“兒臣,拜見父皇母後。”門口,一個老婦趕車的低頭看自己手上拿的東西,突然反應過來。“我的草帽呢……這是誰的背簍,誰的背簍掉了?”隔著長長的隊伍,楚律維清晰的聽見老婦的聲音。他猛的一回頭!長腿邁開,身形如風,丟下身後所有人徑直往裏走。齊江看見楚律維的動作也是一陣奇怪,不是說要查人嗎?怎麽突然就走了。然而他看著楚律維貌似怒氣衝衝的背影,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選擇閉上。走在前麵的男人,似是閉了閉眼睛,胸腔中一陣怒氣上湧。因為他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