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12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32)

    

���Ѕf�h�ā���������߀ͬ���ˡ����@λ�x�t���F�ڴ��Ԓ����֪���������������Б���᣿��ͨ�Ԓ�����I����һ���ͳ������•������ι�������چ᣿�����������Y�P���P���˰��졣����]Ҋ���@λ�x�t���Ę��ӣ� ��•��Ҳ�� ���팦����һ���OƷ�󎛸硣�@•���� �����䶼�ܑ����˺ðɣ��������ڣ������x�t���ɣ�����������һ��֣��ȵ����c���ˣ����R��...在這五年中,南北方內部政權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南方軍閥大帥吳戰棋和古武醫學世家唐門徹底斷絕關係。

緊接著唐門爆出濫用醫術毒術為人治病,草菅人命,販賣dp,禍亂軍隊,私吞軍餉等等一係列醜聞,鬧得滿城風雨,大字報上都是鮮紅的叉叉,唐門上下逃竄,死的死傷的傷,唐家大小姐和唐門掌權人一夜消失的無影無蹤。

同時他卸磨殺驢的行為也讓宣城一些地方勢力開始感覺到不安,五年內,吳戰旗曾經三次於內鬥中生死垂危,但是似乎他天生命硬,每次被刺殺到最後一口氣都能從閻王爺的手底下逃出來。

為了找出臥底來,宣城內部鬥爭進行了一波又一波,風雨飄搖,滿城動蕩直到兩年前才消停下來。

唐門勢力的退出,很快就有新鮮血液補上。

南方內部勢力迅速洗牌,也讓吳戰旗在接下來的兩年裏徹底握牢軍權與財權,這使他的熊熊野心迅速膨脹。

休養生息了這麽久,南北方戰役即將打響!

5年前那場交鋒的恥辱,也該要被他重新洗清!

而與此同時,一江之隔的北方。

原本傳聞臥床不起的北方大帥楚嘯天突然迅速痊癒,沒了後顧之憂的楚大公子騰出手來,整頓了江北內政,以鐵血手腕結束內鬥,再是對軍隊進行大洗牌,在極短的時間裏坐穩了一把手的位置。

一年以前,更是靠一場戰役的完美勝利橫空出世,楚律維這個名字徹底傳遍大江兩岸。

*******

清晨第一縷陽光射進來的時候,房門被一隻軟乎乎的小手推開。

“黛黛美人,女傭姐姐們已經在外麵準備了,幹爺爺說再不起床太陽就要曬屁股了!”

床上躺著的人懶懶的翻了個身,一頭棕色的長發鋪在腦後,大波浪卷似的打著轉,顯然決定無視叫人起床的小紳士,準備繼續翻個身再睡一會兒。

穿著一身縮小版中山裝的小紳士背挺得筆直,跟棵小白楊一樣,光看那張臉都覺得清貴逼人,長大絕對是迷倒萬千少女的存在。

此時小紳士有些懊惱地扶額,小眉毛皺起來,讓緊隨其後的女傭們都感到不忍心。

美人媽咪這麽愛賴床,作為兒子他也很苦惱。

無奈之下,小紳士隻能邁出小短腿到床邊去,因為手太小了,隻能扯住被子的一角。

“黛黛美人,已經中午了,女傭姐姐都在外麵等著呢,幹爺爺說你再不起來就要錯過宴會了。”

“宴會”兩個字成功驅散了青黛的一身懶骨,讓她立馬從床上坐起來,揉了揉眉心,一本正經的替自己找補。

“青瓚小朋友,幹爺爺是不會催我起床的,你不要把鍋都推到幹爺爺身上去。”

“青瓚”這個名字還是他口中的“幹爺爺”取的。

在青黛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身份證都辦好了。

青黛也就默默的忽略小家夥似乎姓“楚”的事實。

在小紳士準備反駁的時候,青黛已經一手將他抱起來,照著他滑嫩嫩的臉頰親了一口。

青瓚那點懊惱立馬就消散了。

作為一名紳士,要時刻注意照顧女士的心情。

後進門的黃媽媽看著母子有愛的互動,不由露出會心一笑。

打發了兒子,青黛這才朝著黃媽媽微笑:“黃嫂,麻煩您了。”

“不麻煩不麻煩,是市長先生特意交代過讓您好好休息。”

後麵進了幾個穿著幫工衣服的女孩兒進來,提著化妝箱的化妝師緊隨其後,還推進來了一架子的衣服。

青黛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任由她們鼓搗自己。

給青黛打扮好了之後,化妝師還特意給青瓚小朋友簡單的修了修眉,讓他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小紳士。

打扮之後的母子兩人頓時像換了個樣子,從頭到尾精緻到每一根頭發絲,讓人感歎這一大家子基因真好,顏值水平太高,走在路上,一眼就能看出與眾不同來。

“謝謝化妝師叔叔。”

青瓚小朋友表現的十分有禮貌,還貼心的遞上了一方帕子讓化妝師擦手。

化妝師都被小朋友給暖心到了。

“小小少爺不用客氣。”

化妝師克製著語氣,其實心裏已經被萌的嗷嗷叫了,這麽可愛又萌的小寶貝到底是誰家有啊!

******

等青黛把腳上的英式高跟鞋穿好之後,牽著青瓚小朋友下樓。

市長已經在客廳裏等了好一會兒了。

他五十多歲的年紀,眉宇間卻沒有一絲的不耐煩,臉上雖然有一些歲月的痕跡,但整個人精神抖擻,身體硬朗。

在他對麵坐著的是青遠山,坐姿稍有些拘謹,眼睛緊緊的看向樓梯口,很期待那裏走出來的人。

“父親,幹爹,我們好了。”

青黛提著裙擺,為了應景,她今天穿的不是一貫的旗袍,而是市長朋友從海外帶回來的紗裙,此刻裙擺翩翩,美不勝收,低調中透露著優雅。

“黛黛……”

青遠山見到女兒很激動,還有女兒手上牽著的,應該是他外孫的小男孩。

時隔五年,父女終於相見,市長很貼心的將空間留給他們。

“我去樓上稍作修整,黛黛跟你父親好好聊聊。”

“好的,幹爹。”

******

“女兒不孝,離開父親這麽久,父親是要打要罵女兒現在都受著。”

青黛看著清遠山眼含淚花的樣子,心中很是動容。

她不動聲色的將右手收在身後,沒讓青遠山看出異樣來。

“黛黛,五年前我這個糟老頭子能夠逃過大帥的追殺到現在一把身子骨還健康,我知道都是你的功勞,這五年來南方動蕩不安,你別瞞著爹,跟我說句實話,這裏麵是不是也跟你有關?”

青黛不由歎了一口氣,她就知道,相認的時候青遠山一定會懷疑。

想到在江南的這五年,她眼中極快的劃過一道陰霾,但被掩飾的很好。

“爹,其實……”

南方這五年來頻繁的發生內亂,其背後當然有推手,而且百分之八十都跟青黛有關係。

甚至吳戰旗遇見了三次刺殺都是她一手策劃出來。

但是……想到每一次他都死裏逃生,饒是青黛控製的再好,心中也生出了一股憤憤不平之意。

某個不知名的空間裏,小係統默默的抱著頭縮在一個角落裏。

那個糟老頭子被宿主連殺三次,每一次被殺大帥府的戒備就會更加森嚴,下一次刺殺的難度就會增大。

宿主大大嘔心瀝血策劃了一次又一次,甚至最後一次刀都已經插到心口了,人還是沒死。

任務進度就這樣被一拖再拖,眼見直接刺殺無法生效,宿主大大隻能轉而製衡南方各大割據勢力,卻又發現一旦涉及與世界走向有關的主劇情,那麽任何外力都收效甚微,所以……就這麽拖了五年。

這個現象實在是太奇怪了,以前的位麵從來沒有出現過!

小係統不由想到導師教給他們的因果論,後背一陣生涼。

到最後青黛自己都不耐煩了,拎起小係統來惡聲惡氣的質問。

換來某個傻白甜係統承諾等任務結束回去一定找原因。

眼下,她剛要開口坦白一部分真相安撫眼前這位擔心女兒的老父親,卻被一雙粗糙的大手攔住。

“好,爹知道。”

從五年前起,青黛表現出來的跟原來大不相同,作為父親他當然感覺到了女兒的變化。

他當然不會逼青黛,女兒是他自小養大的,一個眼神他就知道她的難言之隱。

知道她平安,這就夠了。

隻不過有些事情他免不得要提一提,“市長先生這次要把你介紹給大家,在北方這個地盤上免不得要碰見督軍。”

感覺到被他握住的那雙手,微不可見的縮了一下。

青遠山拍了拍她的手背,“跟督軍好好解釋解釋吧,這麽多年他從來沒有放棄找你過。”

五年前,青遠山就是跟著楚律維來江北的,甚至在之後的三年,一直都待在督軍府邸。

也因此,恐怕再沒誰比他更清楚,這個男人為自己女兒做到什麽樣的地步。

到底是自己的女兒,作為父親,他不多加幹涉

隻這一句話,點到為止。����޼��̾�׌�Ȅո��ʂ������ˣ��������������䶼������Ψһ�Ĵ��޷��ɡ�������͢�������У�������ɫ���أ�һ��һ�侏����������������Ŀ���M�ضȶ�������������һ�N�����P������Ŀ�⣬�^��Ū̓���١�Ҳ���@������׌��͢��������������һ�z���䣬���A�M���У�����������һ�Ρ������������ұ�����������******�T�����@���Õ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