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13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33)

    

麵還殘留著她的氣息。他太累了……不願意再去想別的東西。迷迷糊糊之間,有一個柔軟散發著香氣的東西抱住了他。白戈眼睛還沒睜開,身體就自動應激反應,準備製服旁邊的人。但是掌心碰到那如同花瓣般細膩的肌膚,鼻尖縈繞著異常甜美好聞的氣息。這是……資訊素的味道!Alpha天生的本能被勾起,白戈猛的睜開眼睛。然後……他就看見了那個抱住他的人。她還是宴會上穿著晚禮服的樣子,一張清純絕美的臉蛋現在布滿了紅潮,一雙小手...青遠山走了之後,除了係統真實監測到的資料之外,沒有人知道她內心的波瀾。

青黛不能說自己是個多高尚的人,從繫結這個係統之後,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在做任務,獲得壽命,然後回家。

每個世界的男主都對她很好,各種無下限寵愛,她似乎也習慣了這種任務模式。

有沒有動過心?

剛開始也有,後來慢慢就波瀾不驚了。

每到一個世界,習慣了,這是她唯一的感受。

相處在一起大約一百年的記憶,然後抹去情感,再去下一個世界,再相處一百年。

青黛告訴自己,續命回家是她應得的,其他的都是任務。

到了這個位麵,一切周而複始。

男主依然愛上她,她依然完成了任務。

唯一的變數恐怕就是在青黛固執的留在江南,跟吳戰旗鬥智鬥勇的時候,還要小心翼翼的避過一波又一波來找他的人。

楚律維的毅力遠遠比她想象的更大,大到已經變得心如止水的青黛不得不重新審視衡量這份感情。

但她也知道五年前那一茬不會輕易的過去,這份毅力和其後包含的感情還剩下多少,都是個未知數。

青黛設想了一下,不由得一身惡寒,轉換一下身份,似乎她跟拔x無情的渣男也沒什麽區別。

果然人呐,總是會在越經曆過越來越多的事情之後,變成自己最“討厭”的人。

渣女就渣女吧,渣了別人總比被別人渣好。

“黛黛美人,黛黛美人,你在想什麽呢?時間快到了,咱們要坐車啦。”

青黛突然回神,看著自己兒子那張神似某個男人的稚嫩的小臉蛋。

青瓚小眉毛皺起來跟兩條毛毛蟲一樣,毫不掩飾的擔憂,心中湧動出一股溫暖和激動。

“好,我們走吧。”

抱住自己的兒子,她彷彿汲取到了另一種勇氣。

在這麽幾分鍾的時間裏,青黛心中幾回輪轉各種思緒翻騰,最終全部都被她鎮壓下去。

任務和回家纔是第一要義,再有一個就是她的親生孩子,其他的都得排在後麵。

人何必為難自己?她還是更擅長讓別人為難。

********

青黛就是抱著這種擺爛和渣女思想,走上台,在燈光和音樂聲中微微一笑。

“各位先生們女士們,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出空來參加我女兒的洗塵宴。”

“今天給大家介紹的就是我的幹女兒青黛……”

已經五十多歲的市長先生站在鎂光燈下,向下麵一眾有頭有臉的賓客們,驕傲的介紹自己的幹女兒。

在三年前,他還惡疾纏身,底下一幫子人虎視眈眈他這個市長的位置,如果不是青黛救了他一命,他如何能夠現在這樣,底氣十足的站在台上,即便一幫子昔日的死對頭恨他恨的牙癢癢,也半個字不敢說。

這個孩子聰明漂亮,性子果敢,是個很難不讓人喜歡的孩子,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認她做幹女兒了。

介紹完之後,市長大人端著酒杯向眾賓客敬酒,視線不動聲色的下麵掃了一圈。

沒看見某個人,他不知道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提了一口氣。

麵對一眾賓客的打量,青黛早已經練出了從容不迫的姿態,大方的提著裙擺,向大家鞠了一躬。

精緻的妝容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綺麗的眉眼明豔又不小家子氣,長長的裙擺及地,她走動時提裙的姿態優雅從容,像隻高貴的白天鵝,落落大方的姿態很容易就迅速獲得了各個年齡段人的好感。

“多謝大家的捧場,接下來是開場舞環節,希望今天主客盡歡……”

市長見介紹的差不多了,適時的開口提示洗塵宴的開始。

“哢嚓——”

高腳酒杯被人徒手捏碎,那種刺耳的聲音能讓人耳膜刺痛。

循著聲音望過去,一身戎裝的男人深目濃眉,一副俊美到不懼歲月的皮囊,手上還戴著黑皮手套,一塵不染的手套,現在卻一滴一滴往下淌著酒液。

此刻男人深刻的眉皺著,死死盯著某一個方向。

站在他後麵的齊江揉了揉眼睛,幾乎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

台上的那個人……那真是青小姐!

再看前麵已經把酒杯給捏碎了的督軍,齊江莫名的一陣眼熱。

這麽多年了,終於找到了。

********

家人們,為了寫好這一章果子磨了很久。看見評論區很多人說女鵝不負責任,我想說我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

經過這麽多世界,我覺得逐漸變得心如死水,纔是最正常的反應。(這一點不接受反駁)

而且還要宣告一點,前麵世界出現bug不是為了洗白,而是為了鋪墊。

生子文這個題材一直都很有爭議,我個人認為生子文的終點應該是女性的覺醒,遵循著“看清生活的本質後依然熱愛生活”這樣的規律。

所以關於本書的結尾,我思考了兩天,還是要遵循客觀規律,不洗白,不pua,不美化。

ps:誰家好人一路綠到底呀!!!

好好好,演算法爸爸這麽玩我是吧?

我要反抗!我要黑化!尖叫,扭曲,陰暗爬行!!!

總之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晚安!,蓋著蓋頭的男子,一步一步耐心極佳,兩人捱得十分近,偶爾能看見帝王嘴唇蠕動,似乎在叮囑著男子些什麽,即便沒有靠近,但是看著他們相處的樣子,也能感覺到其中縈繞著淡淡的溫情,以及那無論如何第三者都插不進去的和諧。隨著一聲充滿喜慶的報唱聲,滿朝文武撩起衣袍,朝著那對喜結連理的新人下跪。“微臣拜見陛下,拜見侍君——”……言黎終於堅持不住了,他整個人靠著牆根滑落下來,跪坐在地上。周圍大臣們都在跪拜,有下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