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14章 權勢滔天雅痞軍閥×柔弱叛徒之女(34)

    

麻袋就扛走了。老四手上啃的雞腿都被他們打掉了。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公子現在給你個機會,到臨王府去給陛下的胞弟臨王爺念祝壽詞,要是唸的好了,榮華富貴本公子都能給你,要是你膽敢逃跑的話……”老四翻了個白眼兒。兩隻白嫩的手一攤開,伸到他麵前去。二公子的狠話還沒放完,麵前就伸出來了一雙手。“我餓了,吃不飽就算不出來,就算你是臨王的第五個兒子我也算不出來。”五公子悻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暗自心驚,自己...*****

在別人的洗塵宴上捏碎酒杯,無疑是十分無理的行為,但是大家看見那張臉又不敢多議論什麽。

若說亂世出豪傑,那麽楚律維是當之無愧的一個。

這位督軍名震一方,在江北的地盤上,誰能不認識他?

氣氛凝固的時候,青黛頂著這道死亡恐怖的視線,準備招來人去收拾幹淨。

然而很快視線焦點的男人就跨步走過來,身形都帶著風,讓人不敢逼視。

眾目睽睽下,楚律維根本不顧誰的視線,直接去抓住青黛的手腕。

被攥住的青黛隻能努力穩住身形,跟住他的步伐往前走。

周圍都是窺視的目光,那裏麵有異樣,有詫異還有玩味,以及試圖看笑話。

青黛當然不會在自己的地盤上讓自己的幹爹丟臉。

“督軍這是準備要去哪兒?今天是洗塵宴,當著這麽多賓客的麵,您這樣的舉動似乎不太合適吧。”

楚律維跟五年前沒有變化多少,或許是男人都被歲月所偏愛,五年前的他尚且像是未出鞘的刀,但經過這麽多年的打磨之後,開口的聲線早已純烈如美酒。

“不是開場舞環節?我邀請青小姐跳支舞,沒、問、題吧?”

最後三個字說的十分緩慢,即便努力壓抑,也還是有一股咬牙切齒的意味。

手上的力量幾乎鎮壓,一點也沒給青黛反抗的機會,禁錮著她的腰就滑進了舞池。

於是所有人就看著原本似乎怒氣衝衝準備尋仇的男人,就……抱著女人滑進了舞池?

……是不是有什麽地方不太對,總感覺畫麵很違和。

熟悉楚律維的人已經知道哪裏違和了,督軍不是不近女色嗎?而且不是從來不來舞會的嗎?

這一副霸王硬上弓直接摟著人家女孩的腰跳舞的架勢是要鬧哪樣?

而其實楚律維腦子裏早就狂風呼嘯而過,什麽也不記得了。

此刻他們看似在跳舞,其實青黛被單方麵壓製,腰上那隻手掐得死緊。

“跑了這麽多年,別的沒見長,本事到見長了,市長女兒?”

“見到我不打算說說嗎?”

“當初始亂終棄的時候,沒想到會有今天吧?”

“……說話!別以為可以矇混過關。”

楚律維都快要氣瘋了,找了五年連個影子也沒撈著,什麽一貫的溫和風度,全部都拋之不見。

青黛右手被他攥住,有些鑽心的疼,眉頭深深的皺起來。

……她倒是想說呀,但是這人根本沒給她機會。

楚律維敏銳的發現不對勁兒,姿勢也不擺了,直接拉過她的手腕。

“你的手,怎麽回事?”

青黛都不知道感歎他的敏銳,還是感歎他找不著重點。

“沒怎麽樣,就是受了點傷。”

楚律維眉心還是緊的,青黛隻能收回手。

“沒事,如你所見,幾年前救了市長,被他認做幹女兒。”

“以前我告訴過你,你有你要做的事情,我有我要做的事情。”

說到這兒,青黛又想起一件事。

“給你的軍防圖,你沒用?”

楚律維練了這麽多年的不動聲色,又一次破功。

這個女人總是有把他氣炸的本事,他真是吃飽了撐著會覺得是她浪夠了終於決定要來找他了。

還有這個女人是傻子嗎?自己一個人留在宣城,然後把重要的軍防圖給他,他要是用了,不就直接等於告訴吳戰旗宣城一切都是他搗的鬼!

跟過來的齊江都著急解釋。

唐家投靠江北,連帶著青先生在督軍身邊的訊息早已經瞞不住。

吳戰旗那個人瘋起來可什麽都敢做,青小姐本來就是為了洗清青家南方叛徒的名聲,督軍隱而不發,又何嚐不是一種放手?

眼見著楚律維臉色越來越差,連市長都看不下去了。

他對兩人的見麵樂見其成,但不是為了讓自己女兒受委屈的。

“阿黛,到幹爹身邊來。”

“楚小子,這是專門為我女兒辦的宴會,做事不能太過了。”

這話就是警告了。

大庭廣眾之下拉拉扯扯,這麽多人看著,再這樣下去今天走出這個地方,青黛就得被人戳脊梁骨。

青黛這才得以鑽空子,跑到市長身後去。

看著迫不及待擺脫他的青黛,楚律維閉了閉眼睛。

這個場麵不合適,再等等。

*******

青黛是挽著市長離開的宴會上,還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他這個主角出麵。

不過楚律維願意放手也……畢竟他看起來真的像氣炸了一樣。

“楚律維這個人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誰都不給麵子,今天你幹爹倒是沾了你的光……”

到底是見多了風雨,市長看起來就適應多了,還有心情調侃。

“找個合適的機會,好好解釋。”

宴會結束之後,市長看著全程隱而不發的男人,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她的手。

這麽看起來,楚律維當他的女婿,還算配得上。

*******

青黛歎了一口氣,甚覺前路頭疼。

“黛黛美人!”

楚律維跟出來的時候,就聽見這樣清澈的聲音。

而等看清楚聲音的主人,他的眼珠子就跟粘在那個小男孩身上一樣。

那張臉,那張無比熟悉的臉!

青黛本來想抱起自家的小子,冷不防手腕被一股大力直接攥住。

冷怒沉沉的男聲風雨欲來:

“你告訴我,這是誰的種!”��g�������ߵ���߅���£�Ȼ���ߵ����_�ϵĸ߸�Ь��������Ͷ�M����ܛ�鴲�đѱ��С��S�yĬĬ�Č���ǰ�ʂ�õ��a��Ԫ�⇊�F�ͳ����o���쇊�ˇ����ְl�Ӿ������|�ǽo�Լ�����վ��һ���С�������࣬׌����󠼡��0�2����������ĚUϢ��һ•�����˂�������Ę���Mܛ�����ı����Y�������˲�֪���^�˶�ã�С���ϟo�εİ�Ħ����ͻȻ��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