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3章 番外完

    

起身子。……青黛緊繃著神經。“放鬆,別害怕,不會有人看見的。”眼前這些美景都是屬於他的,他又如何會讓別人看見?……日頭西斜,安平侯和齊玉宣在乾清宮內不知跪了多長時間。這偌大的乾清宮裏空無一人,隻能聽見清風吹過簾子小幅度晃蕩的聲音。齊玉宣身體還沒有養好,現在又結結實實的跪在這兒幾個時辰。汗珠從他頭上如雨般落下,隻是他一想到皇帝的威嚴,就一動也不敢動。乾清宮裏表麵無人,但誰又知道暗地裏皇帝會不會派暗衛...王府世子第一反應:這不就是當街挑了他衣服的小子???!!!

第二反應:這個可惡的小子竟然……他剛剛在說啥???

為什麽他聽見了這小子稱陛下父皇???

一定是他今天早上起床的方式不對……

他一定是沒睡醒!

二公子,三公子,五公子,動作出奇的一致,那眼珠子瞪得像銅鈴一般。

緊接著被陛下護在懷中的皇後娘娘招了招手,四個玉樹臨風的小少年就全都圍了上去。

“母後,兒臣拜見母後。”

母後???!!!

老三抓住了母後的衣袖,撇了撇嘴。

下一秒就……開始告小黑狀!

“母後有人追殺太子大哥和兒臣!”

他陰惻惻的看向二公子,嘴角露出了散發著死亡意味的迷之微笑。

“若非兒臣的頭鐵……今天您就見不到活生生的太子哥哥和兒臣了!”

頭鐵???!!!

誰頭鐵???

剛剛是誰說三皇子頭鐵的!!!

二公子已經當場石化。

青黛一聽自己兒子受欺負了,就心疼的不行。

她兒子今年才六歲,自家都是千嬌百寵的,怎麽能放出去讓人欺負了?

青黛把兒子拉進懷裏,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腦袋。

“太子和老三都受委屈了。”

說完又將太子給拉到身邊來,仔細打量。

“太子可是受委屈了?快跟母後說,母後給你做主。”

離家學藝幾年,太子雖然口中不說,但是心裏肯定是想自己母後的。

“母後,還有我!”

“還有我,還有我!”

老二和老四都不甘示弱。

待在母親身邊完全不似在外一般的威風凜凜。

現在看他們軟軟弱弱的依偎在母親的懷中,誰不誇他們是個乖寶寶?

一看到青黛臉上心疼的表情,公良修的臉色就不好看起來。

青黛在皇宮裏被他寵的無憂無慮,哪知來了一趟王府就皺了眉頭!

到底是自己的兒子,怎可讓別人欺負成這樣?

“去天山拜師都辛苦了,鎖心,本宮提前交代的的竹韻露可準備著?”

跟在皇後娘娘身邊的大宮女便溫聲道:

“娘娘出宮前已吩咐過奴婢了,奴婢已經叫人去準備著,就等著四位皇子回宮去。”

於是大臣們發現,得了宮女的回答後,皇後娘娘再回頭時,臉色便冷了下來。

“本宮今日乏了,太子和老二老三小四隨本宮回去。

皇弟壽辰的日子,想來也不歡迎本宮和本宮的兒子們,那本宮就不在這兒討嫌了……”

“鎖心,扶本宮回去。”

“是,娘娘。”

大臣們都不敢言。

誰看不出來皇後娘娘是在替太子和三位皇子出氣?

“娘娘,這都是個誤會……孩子他們都是鬧著玩兒的……”

老王爺在旁邊試圖解釋。

“母後,兒臣已經兩天兩夜沒吃飯了,兒臣現在想吃飯……”

小四皇子悄悄伸手拽了拽自己母親的衣袖。

青黛一聽把孩子給餓著了,立刻心疼不已,臉色就更冷了。

“王爺不必解釋,本宮的小四平時是愛玩了些,但出遠門本宮也不敢給他餓著。

畢竟還是個六歲的孩子,在自己堂哥這裏都吃不飽飯還要捱揍。

是本宮和皇子們高攀不上王爺,就不在王爺這討人嫌了!”

皇後娘娘這話就說的很重了。

堵的老王爺一時連口氣都喘不上來。

“娘娘……”

還沒等他解釋,皇後娘娘就被宮女扶著,怒氣衝衝的離開了。

大臣們都低頭,根本不敢看帝王的臉色。

皇後娘娘一發怒起來,連陛下都敢不理的走了。

但是他們可不敢啊!

所有人戰戰兢兢的低著頭看自己的腳尖兒。

偷偷瞄兩眼,陛下臉色沉沉的……

本來是個喜慶的日子,現在他們都恨不得自己今天從未來過。

“朕聽說,太子入金陵不過一日就被人追殺,還是三皇子拚命阻攔,才得以化險為夷。

二皇子連日來被人跟蹤。

小四皇子夜半在客棧裏被人蒙麻袋扛走了……”

王府的幾個公子,聽著陛下那毫無情緒的語調,頰邊落下一顆顆豆大的汗珠。

明明不熱的天氣,他們站在那裏兩股戰戰,背後的衣服都汗濕了。

陛下……陛下這話,分明是在告訴他們,他們這幾日做的事情根本逃不出陛下的眼睛!

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瞞不過陛下的錦衣衛!

那王府瞞著陛下偷偷開地下坊的事情……

這個念頭在他們心中一閃而過,幾個人就支撐不住雙腿打顫,撲通一聲的跪地上了。

“陛下……請恕臣等言行無狀,衝撞了各位皇子……臣等立刻給皇子道歉!求陛下寬恕。”

公良修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時不時抬頭的大臣,看見陛下這個熟悉的笑容,猛的心裏一顫。

這些年來,自陛下遣散後宮,皇後娘娘又懷了皇子之後,陛下的性子就越發的溫和了。

以至於他們都快忘記了,真正的陛下是如何的樣子。

雷厲風行,說一不二。

這纔是真正的陛下!

公良修給錦衣衛秋指揮使使了個眼色。

錦衣衛指揮使立馬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他出列行禮,聲音錚錚的說:

“陛下,臣有本要奏。”

“說。”

“臣要狀告臨王府!

臨王殿下以及其下五位公子,官商勾結,倒買倒賣,心懷叵測,草菅人命,目無王法!

種種罪行,罄竹難書,臣已經擬好摺子,請陛下過目!”

老王爺一瞬間眼睛充血,怒道:

“秋指揮使這是在血口噴人!陛下!秋指揮使言行無狀,公然汙衊本王,本王要狀告他個目無王法,欺君罔上之罪!”

麵對老王爺的氣勢壓迫,秋指揮使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他的眼神充滿了深意,看老王爺以及他的五個兒子的目光都是憐憫的。

手中的奏摺經過小路子公公遞到了公良修手上。

整個王府大廳裏鴉雀無聲,大臣們甚至連口氣都不敢深喘。

就怕一個不小心就惹上了陛下的注意。

他們看著陛下拿著那封奏摺翻開看,然後臉色越來越差,甚至到了鐵青!

大理寺卿心裏門兒清。

秋指揮使一貫是陛下的親衛,所做一切都是有陛下的口諭的。

由他親自遞摺子彈劾王爺。

那就說明。

是陛下,終於要把刀口對向王府了。

公良修臉色冰寒,一雙銳眸更是寒意深重。

他似是怒火攻心,直接將手中的摺子砸到了老王爺的身上。

“臨王府膽敢欺上瞞下,作出此等天理難容之事!立刻收押大理寺,由大理寺卿親自審理!”

大理寺卿緩慢的閉上眼睛。

“臣,遵旨。”

一切到此,都將塵埃落定。戈卻在冷眼旁觀,聲音更是冷得掉渣。“就憑你,也想要威脅她?”青年不斷的掙紮,下一秒,他被白戈像塊破布一樣扔了出去。滾了兩圈,腦子的疼痛更重了,疼的幾乎讓人覺得腦子要炸了。白戈看都沒再看他一眼,直接離開了。“沒有自知之明的家夥,還是回爐重造把自知之明撿起來吧。”有白戈的精神力疊加,青年的腦部創傷完全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簡單來說就是成了個傻子。安臨在指揮官身後跟著,冷漠地看著像條癩皮狗一樣狼狽的公爵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