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29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6)

    

人,被抓了仍然絲毫不慌張。她說:督軍難道不知道,在別人的地盤上最好不要多管閑事嗎?心思千轉急下,楚律維對那個女人的身份心裏已經有數了。齊江回憶著下麵人遞上來的情報,沒發現麵前的男人眉心若有所思的神色。“那個‘叛徒’家裏是什麽情況?叫什麽名字?”“青遠山,現在正被關在寧海路監獄,他的那個女兒叫做青黛……”齊江回憶了一下兩個人的名字,隨後又想起了什麽,“督軍,吳戰棋已經把青遠山的判處令發到報紙上去了,...******

慕言的房門被推開的時候,洛科正好就在走廊裏。

男人神色絲毫未變,抱著懷中的人往外走。

經過洛科的時候,聽到對方不鹹不淡的問一句。

“黑幫的人還要包售後服務?”

慕言側了一下頭,把人給裹緊,依舊是尋常懶散的模樣。

“暫時感興趣,關我那兒。”

黑幫的人一旦瞄準目標就會不擇手段,他們底線很低或者說是沒有底線,什麽樣的手段都能使出來。

囚禁,不過是小兒科。

洛科眯著眼睛打量他,天生的三角眼,配上他不羈的打扮脖頸、手臂處一片紋身,像極了盤旋在草叢中虎視眈眈的眼鏡蛇,眼神渾濁且陰鷙,看起來讓人極其不舒服。

“感興趣?那怎麽沒看上西爾維婭?她除了你就看不上別人,勾勾手就能得到。”

洛科這番話一半是疑問,一半是試探。

即便看到了監控裏的那一幕,他還是無法完全打消戒心,對慕言這番舉動的動機還是存在懷疑。

慕言看了他一眼。

“你喜歡與毒蛇為伍?西爾維亞可不是什麽好養的蛇。”

慕言說話一向不客氣。

說他喜歡與毒蛇為伍,有一部分是內涵他的。

不過洛科沒生氣,眼中的猜忌逐漸消退,一直放在褲兜裏摩挲著槍管的拇指也稍微放鬆了力道。

慕言這個人一向狠辣不講道理,不到萬不得已,洛科是不願意和他對上的。

當初進入黑幫的時候,慕言就經過了他重重的考驗,這會兒得到答案之後,這個子虛烏有的猜測很快就被他打散了。

慕言離開的時候,洛科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

這個人的氣質和黑暗十分相近,天生屬於黑幫。

大概率也跟刑警混不到一塊兒去。

********

青黛醒過來的時候,是在一個小出租屋裏。

一睜眼看見的就是一個熟透了的紅蘋果,隨後是憨厚憨厚的小熊貓。

小係統從昨天男主大人走之後,就一直守在宿主大大的床邊。

有了寄宿體之後,他就能夠自由的出現在任務世界裏,還是以他最喜歡的樣子。

有了寄宿體之後的日子就是不一樣……比如當男主大人和宿主大大釀釀醬醬的時候,他就不用強製進小黑屋了!

某係統啃了一口蘋果,幸福的眯了眯眼睛。

見到青黛醒過來,某隻小熊貓挺了挺肚子,立馬盡職盡責的匯報任務進度。

“宿主大大,生子藥丸已經生效啦~”

小係統這個說法,就代表著生子任務已經完成。

青黛點了下頭,走進洗手間,洗了把臉。

鏡子裏的自己麵色紅潤,神清氣爽,昨天被下的藥已經完全解除。

她身上也是幹幹淨淨的,被換了一套新的衣服。

把屋子裏裏外外走了幾遍,東西倒是一應俱全,很多都是新的,沒有入住的痕跡。

慕言這個人,處理事情來還有一套。

看起來他是直接把自己送了出來,按照兩人身份的差距,以後再不相見纔是最好的結果。

桌子上還擺著一部手機,係統一經掃描就發現裏麵安裝的定位係統。

是警方內部的定位係統。

細長的手指在上麵點了點,青黛挑了挑眉。

安排的還挺周到……隻不過,這樣一來就相當於直接對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宿主大大這次任務完成的幹脆利落,有了寶寶,接下來咱們就應該教訓那個討厭的女配西爾維婭!”

在原世界中,她把原主當做替身,這是導致原著悲劇的源頭。

青黛沒理會小係統的傻樂。

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眼中逐漸生出波瀾。

********

另外一邊,西爾維亞一直被洛科阻止,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鑽了空子來找慕言。

可到了房間才發現人已經不在了。

一個沒看住就被鑽了空子,胸口怒氣油然而生,西爾維亞忍不住狠踹了一腳門!

她直接抓住路過的一個黑幫成員。

對方轉過身來,西爾維亞發現是個女人,她眯了眯眼睛。

“我問你——言去哪了?”

青然被叫住,轉身發現是那位國際通緝物件西爾維亞。

更讓人可恨的是這位國際通緝犯竟然跟她姐姐長得十分像……這一點讓青然一度十分鬱悶。

隻不過西爾維亞的注意力沒有放在青然的神色上,而是落在她的臉上。

黑幫裏麵女性很少,基本上沒有,在被醋意和怒火包裹的大小姐心中現在黑幫裏的一切女人都是她要重點防範的物件。

盯著這張英氣可人的臉,西爾維亞本能的警惕起來。

“西爾小姐如果是問二首領,那我並不知道。”

青然以為這般對話已經結束了,然而這位大小姐卻不依不饒。

“你在黑幫裏跟言的關係怎麽樣?”

猝不及防的一個問題,讓她愕然。

據說昨天晚上二首領碰了一個女人,讓西爾維亞小姐十分生氣。

她很快就聯想到這位大小姐怕是遷怒了。

“請西爾小姐放心,我跟二首領毫無關係。”

西爾維亞盯著她看了好半天,才冷哼一聲。

“那你有沒有看到昨天晚上那個女人,就是……跟我長得十分像的那個女人。”

說起這件事情,西爾維亞就想皺眉,本來想把那個替身送到教父床上去,卻沒想到陰差陽錯被言看上了。

“算了算了,不問你了,看你也說不出來什麽……我直接去找言。”

西爾維亞很快離開,沒注意到原地的人臉色鐵青。

跟西爾維亞長得十分像的人……

一個令人窒息的想法浮上青然的心頭。

*********

ps:

係統:宿主大大的演技是越來越好了。

青黛:對付青澀的男人,還得來強硬的那一套。

果子:……6認為對方一無所知,倒是這個時候還敢到大帥府上來,他都要感歎一句這小子勇氣可嘉!“不過進來的幾個小毛賊,還沒逃出府去,很快就會被下人抓出來……倒是楚小子來的正好,夜深露重,幹脆今晚就在大帥府別走了吧……”楚律維紋絲不動,幹脆利落的應下。“那就麻煩大帥了。”吳戰旗冷哼一聲,算他識相。楚律維唇角似笑非笑:“既然大帥府上見了小賊,楚某不才,也願意獻一份力量,祝大帥早日抓住賊人。”吳戰旗心裏咯噔一聲,原本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