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34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11)

    

:“那……那……你輕點。”公良修鬆了一口氣。在說之前,他以為青黛不會答應。但是,他的青黛就是這般乖的疼人。公良修俯身,高挺的鼻梁陷進去吸一口軟香。青黛伸出手臂環住他的脖子。公良修也時刻注意著青黛的反應。她抱他抱重了,他便鬆一些,溫柔的安撫;抱輕了,他就繼續動作。有了他幫忙,青黛也感覺自己晚上沒有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了。夜間躺在公良修懷裏,也睡得越來越香。公良修睜著眼睛望著景仁宮房頂的蘇式彩繪,吻了吻青...…………

第二天清晨破曉西爾維亞還沉浸在昨夜的美夢當中,她隨意的翻了個身攬住一旁的人,將頭埋進他的懷中。

她沒有睜開眼睛,而是靜靜的等待著男人醒過來發現這一幕。

就在他翻身的那一瞬間,洛科就醒過來了,他打量了一眼裝似小鳥依人的西爾維亞,看見她的眼睫毛不停的顫動,就知道她已經醒了。

她在想什麽他心裏也有底。

西爾維亞還沉浸在一切順利進行的美夢當中,就等著心上人醒過來對她負責。

猝不及防,聽到一聲輕嗤。

這個聲音聽著不是……

西爾維亞猛地睜開眼睛。

而原本他幻想的那張屬於東方的清冷麵孔卻換成了洛科陰狠的臉。

男人在盯著她,三角眼似笑非笑,眼底有顯而易見的諷刺與嘲笑,似乎在笑她漏洞百出的演技。

“啊——”

房間裏傳出女人的尖叫聲。

“怎麽可能是你!不可能是你!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你給我滾,你給我滾啊!”

西爾維亞慌裏慌張的動作,讓衣不蔽體的她暴露在空氣中,手臂上胸口前的掐痕似乎在提醒著他昨天晚上兩人到底有多瘋狂。

可是分明一切都是對的,他如願做的他想做的事情,可為什麽為什麽那個人是錯的?!

那她做這一切到底還有什麽意義?!

西爾維亞目眥欲裂,幾乎想當場拔槍,崩了麵前的人。

但是洛科怎麽可能是好惹的?

更別說有人敢當著他的麵讓他滾了。

在黑幫的地盤上,這位任性的大小姐不會以為能夠挑釁到教父的頭上吧?

西爾維亞不停的往後退,噗咚一聲,四腳朝地,像個被遺棄的破布娃娃一樣狼狽不堪,眼中盡是怨恨。

“你自己摸到我房間來的,你情我願的事情,用不著這麽要死要活……”

如果不是礙於對方的身份做客,甚至不屑於解釋一句,但為了防止這位大小姐在作天作地給他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有些話必須要提前說清楚。

洛科不帶一絲感情,穿好衣服就走了,也不管落在地上的那個昨晚還跟他親密交纏的女人。

西爾維亞看得清楚,他背影冷酷,眼底不帶任何感情。

想到昨晚他就是抱著這一個老男人,頓時覺得惡心不已。

她還是青澀的處子之身,即便玩的再過火也沒讓別人碰自己,高傲的很,若不是遇見了那個讓她一見就誤了終身的心上人,她也不會這麽魯莽的動手將自己交付出去。

這對西爾維亞來說倒沒什麽,但是一想到心上人維護那個人,而她卻把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搞砸了,甚至即將離開華國,回到公海,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借出機會。

她坐在地上一腳踹到實木床,腳鑽心的疼讓他眼中流露出一絲瘋狂。

既然得不到那就毀掉!

她西爾維亞得不到的男人,別的女人也別想得到!

*******

“宿主大大,小蜜蜂那裏已經收網了!”

小係統匯報的聲音都帶著歡樂。

想到宿主那一係列安排,他彷彿看見未來西爾維亞世界觀崩塌的表情,隻要這樣一想想就覺得簡直大快人心!身跪在地上:“微臣不勝酒力,胡言亂語,向陛下請罪。”請完罪他就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往殿外走,背影還透露出幾分倉皇。……有那麽幾分落荒而逃的味道了。大臣們皆是無語。這就逃跑啦?感情世子在對上陛下之後,是一個屁都不敢放出來。這……簡直是被吊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大臣們在心裏議論紛紛。青黛也忍不住呲牙咧嘴。從齊玉宣跪地開始,她就明顯感覺到了某個男人放在她腰間的手越收越緊,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樣。表麵上卻絲毫不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