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36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13)

    

,誰也不敢說話。第三局。這一回二公子學聰明瞭,從荷官搖骰子開始,他就仔細的聽。聽到最後,他露出一抹誌在必得的笑容。“這回本公子開大!”公良冕等他說完收了手中的摺扇擱在桌子上。“既然二公子如此有信心此局開大,看來我還需要再準備下一個籌碼了。”二公子一聽對方這幾乎是認輸的話,立馬忘記自己連輸兩局的難看場麵。更是信心暴漲,彷彿勝利已經在眼前。就在他洋洋自得的時候,莊家的臉色卻十分難看。怎麽回事?從第一局...青黛對小係統的策略不置可否,隻是略微抬了一下下巴,有些似笑非笑:

“統啊,我發現經過這麽多世界,你成長了不少,現在這些基本的宅鬥技術都掌握的差不多了。”

“那當然,謝謝宿主大大的誇獎!”

係統想起這件事,還挺驕傲。

每個世界的男主大人都被宿主放在手心裏寵,懷上了男主大人的孩子之後更是如此,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勾勾手也能得到。

總之就是,有生子係統在手,沒有什麽男人拿不下來,沒有什麽惡毒女配是修理不了的!

青黛借著舉筷子的舉動,挑起小熊貓的下巴,笑容有些深意。

“總結的還挺到位,驕傲了?”

小熊貓跟宿主那雙魅惑的眼睛對視,不自覺鬧了個大紅臉,黑白分明的皮毛下溫度驟升。

“哐當”一聲,手上的蘋果都掉了。

青黛不由挑挑眉,“剛誇你兩句,怎麽轉眼東西就拿不穩了?”

“宿……宿主大大!”

某隻小係統撿起自己的蘋果,扭著屁股跑了。

沒發現身後青黛戳了戳筷子,斂下眼中的深邃。

******

經過差不多兩個多月的沉澱,該殺的殺,該監視的監視,自覺一切盡在掌控之中,黑幫終於蠢蠢欲動,準備續上之前的生意。

青黛已經一連一個星期沒見到慕言的影子,不過根據小係統的匯報,慕言每天夜晚都會回來,但是早上她還沒醒,人就已經離開了。

早出晚歸,這是一個十分明顯的訊號。

看守的人似乎也撤去了不少,隱隱的營造出一種風雨欲來的氣氛。

青黛一個上廁所的功夫身後原本六個人跟著,此時也換成了三個人,不過不管幾個人其實都是徒勞,她本來就沒打算跑。

拐角處立馬就跟一個穿著黑西裝的女人撞上。

被撞到的女人急匆匆的抬頭,看到那張臉,青黛的眸色不由深了些。

青然垂著頭看見一雙鞋,即便沒有抬頭,她也知道撞見的人是誰。

她瞬間握緊拳頭。

隨後微吸了一口氣,抬頭的時候神情已經無縫銜接變成了不怒自威。

兩個女人對視的時候,彷彿觸發了某種看不見的磁場,皆是心底微微一顫。

跟在後麵的三個黑西裝大漢也認出來青然,略一點頭,準備押著青黛返回。

青然跟青黛擦肩而過,連眼神都沒偏一下,彷彿就是一個意外。

青黛神色如常的回到房間,房門關上幾個大漢,守在門外,她一如既往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在房間裏隨意走動幾下,隻是在能夠避開攝像頭的地方,指尖不自覺搓了一下掌心細小的顆粒。

這個東西是她讓係統從青然身上順過來的,係統檢測過之後告訴她這就是能夠成癮的東西。

“宿主大大,黑幫教父似乎並沒有放鬆對其他人的監視,逼迫他們所有人都服用這種藥品,包括男主大人也是一樣……”

“而教父還讓男主大人把這個東西帶回來給宿主大大服下,男主大人答應了,也趁機提出放了宿主大大……”

後麵的話係統沒說,但青黛也明白。

這是一場試探,對慕言,也是對她的。

夜晚。

一身清冷的男人出現在房門口,依舊白色襯衫,黑色直筒褲,背影挺拔,黑眸深邃,短發利落,有著東方人特有的含蓄和內斂。

他神色如常地推開房門,走路的姿態一直沉穩,絲毫看不出來指尖在微微的顫抖。

洛科給他們的藥粉當然不是簡單的致幻作用,而是一種能夠摧殘人神經的東西,神經被壓迫的劇痛在服用藥粉之後的三個小時開始發作。

那是一種恨不得大腦被劈開的疼。

慕言看起來正常,那是因為他強用毅力忍著。

實際上他早已經頭痛欲裂。

自己的疼痛並不在他的思考範圍之內,他還有一個更棘手的難題。

今天慕言回來的格外早,不出他的猜測,青黛就是坐在沙發的墊子上。

深入龍潭虎穴的人大抵睡覺都不踏實,所以即便她已經到了嗜睡的階段依舊會熬夜到很晚才熬不過去昏昏沉沉的睡著。

青黛在慕言出現的那一刻就在觀察他,不過也隻有一刻,之後就低下頭,肩膀抖動,隱隱有些排斥。

男人單手插兜一步一步,彷彿踩在某種旋律上。

當他在她麵前站定的時候,女人的肩膀抖得更厲害了,盤著的身子努力的往後挪,可見她不僅抗拒他的靠近,而且還害怕。

男人無視她這種害怕,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將她的頭抬起來。

青黛極其緩慢地睜了一下眼睛,隨後緊緊的閉上嘴唇緊抿,發白的臉色和蒼白的唇色,都彰顯著她狀態十分不好。

抬頭時間很短,但是並不阻礙她看見慕言眼底的紅血絲,她心裏越發的凝重。

掐著她的指尖,即便極力的控製,仍然有一絲不穩。

青黛很快就得出結論,慕言的狀態十分危險。

心裏千回百轉,她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不怎麽尖銳的指甲也在掌心上留下了幾個月牙形的掐痕,她身體抖得像個受驚了的小兔子一樣。

也是,日夜擔驚受怕,提心吊膽的過活,命運被別人掌控在手心,他隨意一個不同尋常的動作都會讓她如臨大敵,嚴陣以待。

這些她都沉默的熬下來了。

兩個多月,還懷著孩子,孕婦本就是敏感的人,長時間處於在這樣的高壓之下,沒瘋,已經是不容易。

可是慕言隻能默默的看著,他什麽也不能做。

麵對戒備的眼神,或許是頭太疼了,男人難以撼動的心口湧現出一絲難以言明的酸澀。

她不是普普通通的陌生人,她即將成為一個母親,未來還會是……別人的妻子。

慕言平靜的心湖,突然生出一絲恨意。

這是他踏入警校這麽多年來,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覺到胸口的波動。

為了這一份安定,他冒著暴露的風險,跟洛科談條件,嘴上說著不在意,實際上提出讓洛科把她送走的那一刻,心髒都快要跌停了。

他插在褲兜中的手還捏著那包藥粉。

服下之後,這個跟他有著千絲萬縷聯係的女孩兒,終於可以自由了。�����|���@һ�̳�M�ˏ��ҵĉ��ȸС�������עҕ֮�£�����֧֧����IJ����fԒ������x��������������ˡ�����ķ������V���������@�ӡ����ǬF�ڞ�ʲ����������أ��������Z�⺱Ҋ��ʧ�˜غ�׃����Щ�䡣�ƺ������R������w��׃�������������R�Ŀs�˿s����x���ۼ��ע�⵽�����@��΢���������ɰ��˰�ü����ɢ��������Щ�w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