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38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15)

    

之間就到了泰和宮的偏殿。“黛兒別怕,太醫馬上就到了……別害怕,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公良修握著青黛的手,額上已經青筋暴起。眼底是深不見底,足以刺痛人心的寒色。“太醫來了沒?趕快給朕滾進來!”青黛已經疼的直冒冷汗,腦子裏卻十分的清醒的思考著自己出事的原因。是晚宴上吃的東西?或是那一陣奇奇怪怪的香?還是不知何時中了別人的暗算?“係統……我的孩子怎麽樣了?”“吃了係統出品的生子丹懷上的孩子沒...青黛被放了之後,白天會到孕婦培訓班去聽聽情緒疏導員的課。

一到晚上就窩在家裏,不出門,將房門窗戶鎖得嚴嚴實實的,一個人躺在被窩裏將自己捂得緊緊的。

普通孕婦剛剛死裏逃生,估計精神壓力都很大。雖然她被放了,但是周圍的眼睛一點也沒少,該做的樣子還是得做出來。

日子這麽一天一天過了一個星期,青黛逐漸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係統,我房子裏夜晚是不是有什麽人來過?”

“……是的,宿主大大,男主大人有任務在身,有兩次偷偷來看您過……”

這個“偷偷來看過”指的是遠遠看了她幾眼,並且還在身後跟了她一段路。

黑幫二把手,還是個雙麵間諜。

估計黑幫人看見慕言穿警服都不會覺得詫異,畢竟這個年輕的男人殺人的手法實在太漂亮了,那一身幾乎融入黑暗中的氣質,根本沒人會把他和警察聯係在一起。

也就隻有洛科這個天生的犯罪大佬,生來跟警察犯衝,纔能夠憑著直覺有一絲懷疑到慕言身上去。

“……”好吧,難怪她總覺得睡覺的時候睡得異常踏實,原來是有個門神在守著。

係統(小聲的指指點點):宿主大大,怕不是忘記了明天晚上都會有統子牌專用的好夢貼紙,想睡不好都很難!

當然,青黛這段時間偽裝神經質的表現,也不是空穴來風。

在這個遠離市中心比較僻靜的民宿區裏,周圍鄰居幾乎都知道,她是個單身媽媽,而且還有一些古怪的癖好。

一個單身媽媽住著,這對想找她麻煩的西爾維亞來說,簡直再容易不過了。

風平浪靜的兩個星期過去,距離西爾維亞返回公海的時間越來越短,青黛估摸著該找上門來的人應該也差不多了。

青黛在超市裏麵挑東西,偶爾覺得站著有點累,會扶一下自己的腰。

然後借著這個偏頭的動作,不著痕跡地觀察周圍。

“宿主大大,往左上方看,那個高架子下麵站著的就是警方的人。”

青黛順著係統說的方向走到那個醬油架子旁邊。

“黑幫派來盯著宿主大大的人零零散散,周圍幾乎都有。”

也虧這個貨架走道非常的窄,藏不下人,不然他們就跟上來了。

青黛拿了瓶醬油,佯裝看生產日期一般隨意的打量幾眼,清晰的看見塑料包裝上有一行小字,手指往上一抹,隨即就消失不見。

她像是閑逛一樣把架子上幾種醬油瓶都看了一遍,最後隨意的拿了一其中一瓶離開了。

青黛慢慢悠悠的逛了一個分割槽,又一個分割槽。

腦海中係統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他們去了剛剛宿主大大站的地方,把東西都看了一遍。”

“他們還繼續跟在宿主大大的身後,警方的人落在最後麵。”

……

逛了不到半個小時,青黛就覺得有些吃力了,她推著小推車去結賬,臨到掏出手機掃碼的時候,又一次看見了放大的二維碼上的幾個微小的數字。

青黛麵不改色,從收銀員那兒接過塑料袋。

一個穿著工作服,壓低帽子的男孩子上來,開口就很熱情。

“這位姐姐,懷孕了提東西吃力,不然我幫你提吧。”

說著就熱情的伸手從她手上接過袋子。

青黛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受寵若驚,佯裝看一眼他左胸上的工作牌,然後連忙道謝。

“謝謝,謝謝,麻煩你了。”

“不用謝,姐姐,您在前麵走吧,我在後麵看著。”

青黛對對方體貼的話語十分的感動,又連著說了幾聲謝謝。

隻不過一轉頭就跟飄在半空中的係統吐槽:“黑幫的人還怪有禮貌的……看這偽裝的,跟清純男大學生一個樣。”

小係統最近似乎又學了什麽奇奇怪怪的技術,拿個紅蘋果頂在腦殼上,就這麽飛在半空中,不讓它掉下來。

他準確的理解了自家宿主話中的惡趣味,眼珠子轉了轉。

而那些助人為樂的男孩子在青黛轉身的時候就迅速檢查了一下塑料袋裏裝了東西,不過幾秒鍾的時間就抬頭跟周圍人交換了一個眼色。

——沒問題。

藏匿於人群中的幾人,不動聲色的轉眸。

一路走到超市門口,穿工作服的男孩子把東西還給青黛,隻不過還沒邁出一步,腳下像是碰到什麽阻礙一樣。

一個踉蹌,四腳著地。

“咚”的一聲,摔的瓷實,壓了低低的帽子也滑落了,他的整張臉暴露出來。

而尋常人看不見摸不著的小係統,就坐在他的頭頂上一陣拳打腳踢。

雖然是個意外,但最後麵的便衣警察立馬默默的記住了他的麵部特征。

摔倒在地的男孩子立馬感覺到不妙,就想站起來。

倒是青黛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有些驚訝的捂嘴。

“呀,小弟弟,你沒事吧?”

——遞個東西而已,倒也不必行如此大禮。

青黛的聲音有些古怪,似乎挺驚訝的,隻有她自己知道,捂嘴隻是為了憋笑。

畢竟畫麵太美,有些不忍直視。

“沒事沒事,姐姐你的東西你拿好。”

男孩子忍著齜牙咧嘴把東西遞給她。

青黛本著“人道主義關懷”的精神,問了他好幾遍“沒事吧”,得到再三確定,才提著東西半信半疑的離開了。

*********

轉身的男孩子立馬變臉,走路的時候一把一把的,覺得十分丟人。

——不僅平地摔一跤,還把腳給崴了。

最重要的是他暴露了麵容。

男孩子自覺自己幹了一件十分丟人的事情,跟老大擦肩而過的時候,語氣還很晦氣。

“sir,任務失敗,但是她的袋子裏沒東西。”

年輕男人戴著手套,同樣穿著黑色工作服,流暢的小臂搬著一整箱飲料也絲毫不吃力。

剛剛那一幕被他盡收眼底,他沒有多說什麽,語氣淡淡,隻有眼尾的餘光有意識地追隨著某個背影。

“下去領罰,換個人來頂替。”

“是。”

**********?第一次見麵摸他,第二次見麵脫衣服,簡直把“無恥”和“沒皮沒臉”印在了腦門上。說起來那個女人最好祈禱別被他抓住,不然他一定讓她知道什麽叫做上天無路,遁地無門!不到一分鍾,齊江就已經帶人找到了楚律維。“督軍,您之前吩咐的那個人……還找嗎?”齊江小心翼翼的語氣,換來的是男人狠狠的冷笑。“繼續找,她跑不掉的。”齊江瞥了一眼督軍唇邊的冷笑,覺得心裏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正常的督軍絕對不是這副表情,他這個人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