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6章 病嬌狂野皇帝×嫵媚臣子未婚妻(3)

    

將男人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讓他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一個小生命的脈動。“陛下為何如此?忘記了這一月裏不停的跟我造皇子嗎?”青黛輕聲調笑著,想讓這個男人別那麽激動緊張。蕭廣白抬起一雙丹鳳眼沉沉的望著她。她不會知道,她和這個皇嗣對他來說便是無價之寶。他曾經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有子嗣,也對子嗣這件事情毫無期待。可此時此刻將他的青青摟在懷中,眼中是她生動鮮活的笑容,他便對和她在一起的一切都充滿了期待。蕭...“請老媽媽原諒,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確實有些沒力氣。”

老媽媽一想,確實是這樣。

又是冷哼一聲,但這回倒沒多說些什麽。

青黛則如願,慢慢的走了一路。

在一片黑暗之中,青黛被推進了一個房間。

眼睛上的紗布還是沒有被摘下來。

在一片模糊之間,青黛感覺到有侍女上來替她換了身衣服。

周身瞬間感覺到清涼了不少。

幾個侍女還在她的手腳上鼓搗了半天,不知道給她戴上了什麽東西。

換好衣服之後,她往前踏了一步,頓時聽到有細碎的叮叮叮叮的聲音。

……原來是帶鈴鐺的鐲子。

青黛嘴角一抽。

現在不用摘下紗布,她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被打扮成了個風塵舞女的形象。

作為一個現代人,她接受很良好。

但是一出了房間門,察覺到落在她身上的某些炙熱的目光時,青黛又頓時感覺到一陣惡寒。

“別磨磨唧唧的,快隨我來!”

老媽媽上下打量了青黛一番,露出了極度滿意的表情。

瞧瞧這小腰,這身段……她一個女人都快要心動了!

紗衣罩體,將露未露,即便現在蒙著眼睛,也能想象到紗布取下時那一雙霧濛濛,波光瀲灩的眼睛望過來的樣子。

老媽媽是越看越滿意。

“行吧,將人帶走!”

蒙著眼睛的青黛就這樣被人扶走了。

***

江南畫舫,瓊華宴席。

“楚公子難得來一趟江南,正巧趕上這江南水鄉上的瓊華之宴。

今日鄭某做東,邀請在座的各位前來為我楚大兄弟開場迎賓宴。”

在精緻素雅的畫舫之中,主座上的男人蓄著絡腮胡,手中端著精美的酒碗,此刻正朝眾人舉起。

這個男人姓鄭,是江南一帶最大的富商鄭員外。

而畫坊上邀請的人也都是江南有名的商人。

他們都是聽說鄭員外前兩日談成了一筆大生意,而今晚的瓊華夜宴也是為了迎那位合作商而辦的。

此刻,瓊華夜宴開席。

這些有頭有臉的商人聽見,鄭員外鄭重其事的介紹那位坐在他下席一點的楚公子。

心道:可算是見到那位神秘合作商的廬山真麵目了。

成為眾多視線的焦點,蕭廣白依舊麵不改色,不緊不慢的端起琉璃酒盞,朝眾人行了一禮。

他穿了身再尋常不過的靛青色金竹紋常服,織金竹葉紋在衣領圍了一圈,將他俊逸的麵龐襯托得出塵無雙。

此人一舉一動皆氣度非凡,確實讓人難以想象一介商人能有如此儒雅端方的氣質。

倒不像是商人,更像是翩翩濁世的佳公子一般。

“在下楚臨佑,這廂有禮了。”

站在他身側侍候的成左不著痕跡的將手中的銀針收起。

眼角的餘光瞥了眼銀針,針尾銀白,沒有任何異常。

他這才放心下來。

畢竟是聖上微服私訪,徹查倒換官銀一案。

雖然成左不知道為何一個小小的案子需要陛下親自出馬。

但既然他們已經來到江南,那他就隻能在保障陛下的安全同時繼續查下去。

帝駕出行,但凡入口的吃食都需要經過檢驗。

這邊,鄭員外時不時跟蕭廣白交談,言語之中更是有意試探。

蕭廣白,這個突然出現在江南的一方富甲之商。

雖然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但他始終覺得時機太過湊巧。

設下這個宴席七分有結交之意,三分有試探之想。

所以幾番來往之間,鄭員外的稱呼已經從楚公子變成了楚兄這般親密的稱呼。

鄭員外心中所思所想,蕭廣白又如何不知?

徹查這個案子,本就是他隨手而為。

就算是此時此刻,蕭廣白也根本未把這一船的人放在眼中。

此下江南,他隻是為了尋找一名神醫來治療自己多年的暗疾。

自他幼時受暗傷起這麽多年,從未對任何一個女人有過反應,以至現在都無子嗣,江山更是後繼無人。

身為皇帝,卻不良於室……

想到這個初衷,男人眼中就閃過一道極為濃稠的偏執。

船舫在江心中慢慢悠悠的晃蕩,畫坊內推杯換盞,溫暖如雲。

酒至中旬,人已經有些醉意熏熏。

直到此刻,這些道貌岸然的商人們才微微卸下防備,露出些本來的真麵目。

“此等良辰美景,美酒在側,就剩下一個佳人在懷沒能實現……”

眾人聞絃音而知雅意。

“此地江南,最是佳人如雲,鄭員外何愁找不到個紅粉知己,共度良宵……哈哈……”

眾人都會心一笑。

鄭員外見在坐的各位都明白了他話中的深意,隨即伸手拍了拍。

一群穿著舞衣的舞女便魚貫而出,這些舞女穿著輕紗罩衣,露出小巧圓潤的肚臍,輕紗遮麵,舉手投足之間,媚意橫生。

整個畫舫中登時環肥燕瘦,美人如雲。

一個個商人這時才露出眼中的垂涎之色。

鄭員外不愧是一甲富商,這出手……看這一個個舞女的身段,都是尤物啊!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幾乎每個人身旁都圍著幾個舞女。

更有商人按耐不住的將舞女摟在懷中。

那顫抖舞動的輕紗之下,不知藏了多少齷齪的手段。

倒酒餵食,畫麵是說不出的淫.靡。

蕭廣白借著琉璃酒杯的遮掩,唇角的笑意冷了幾分。

這冷意在一個舞女試圖接近他時,更加深刻了。

鄭員外時刻注意著蕭廣白這邊的情況,見他幾次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避開舞女觸碰時。

鄭員外眸色更深了一些。

那眼中的審視連成左都反應過來了。

他正想要做些什麽,卻在下一刻見自家陛下舉起了手中的酒杯。

麵前四個舞女不知其意。

倒是一旁的某個舞女是個機靈的,直接伸出盈盈素手接了過去,離開的時候還不忘記在他掌心劃一下。

蕭廣白唇邊勾起一抹笑容,儒雅謫仙的氣質瞬間多了幾分邪意。

在舞女的手即將離開時,他卻猛的發力,把那身段堪比尤物的舞女攬到自己懷中。

鄭員外瞧著他這一係列的變化,心中明瞭。

這些富甲一方的富豪們,就喜歡這一套裝模作樣,欲擒故縱。

此刻,畫舫裏眾人都玩了起來,這愛端著的楚公子才開始卸下自己的防備。

青黛坐在男人的懷中,心髒撲通撲通的跳著。

這還是她第一次做這種勾引人的事情。

業務還不太嫻熟……咳咳……不要太在意。了個眼色,立馬就有一人站出來。“啟稟陛下,臣前些日子整理奏摺之時,發現幾處疏漏之處,今日上朝之前特地整理好了,陛下或許能從中得到答案。”大臣們紛紛眼神古怪的看著那個冒頭的女子,這人十分臉生,他們根本就不記得,三品以上官員中還有這麽一號人。二皇女心裏咯噔一聲,不動聲色的跟旁邊人交換了個眼色。如果不是自己這邊的人,此刻冒頭,那便隻有一個可能……是女帝安排的。青黛像模像樣的讓人把整理好的摺子呈上了。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