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28章 病嬌狂野皇帝×嫵媚臣子未婚妻(5)

    

黛莫名其妙懂了他的意思。……對方是在問她需不需要鬆手,讓她到一邊去接個電話。對麵編輯的聲音有點激動,青黛沒聽清楚,於是搖了搖自己的手腕示意自己要到一邊去。謝寧對她點點頭,然後鬆了手。看了一眼正在旁邊接電話的青黛,他推著車子往前麵走廊更寬的地方去。而青黛這邊,編輯的聲音越發的誇張了。“你去相親啦?那感情好啊,趕緊談一段戀愛,有了真情實感,咱們這次可以出一個有CP的漫畫。配上你這一次的醫生男主那股禁慾...南國有佳人,輕盈綠腰舞。

青黛混跡在人群之中,頗有些賊眉鼠眼的觀察逃脫路徑。

上來就皇帝出行,微服私訪。

根據她的經驗,一定會有刺客出現。

酒過三巡,眾人正是醉醺醺的時候,船坊忽然搖晃了幾下。

青黛趁著左右搖晃的時候,彎腰一滾就滾到角落裏去。

原本的船坊屋頂突然破了個大窟窿,一群帶刀的黑衣刺客闖進來。

舞女們被嚇得四散而逃,尖叫連連。

誰能告訴她們,這好好的怎麽突然闖進了刺客!!!

黑衣刺客一鬨而上,目標明確的朝著蕭廣白那一桌襲去。

霎時之間,整艘船上都是短兵相接,鏗鏘崢嶸的交鋒聲。

青黛縮在角落裏,百忙之中還悄咪咪的朝蕭廣白那邊瞄了一眼。

蕭廣白單手持扇,仍然不落下風。

原本一把襯托他風度翩翩的摺扇,此刻在他的手中就成了無往不利的殺人利器。

摺扇所過,一擊必敗。

青黛看的直呼好家夥!

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什麽叫做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

一把摺扇,兵不血刃就要了人的命。

分明遍地血色,卻絲毫沒有沾染到這皇帝身上的一身白衣上。

這畫麵怎麽看怎麽都讓人覺得有一絲絲的……變態呢?

青黛眼珠子亂轉,四處焦急的尋找能夠逃走的地方。

說實話,她一點也不想待在這裏。

她尊的很害怕。

她怕被誤傷!

隻不過這樣看了半天,青黛也發現了這一艘船坊除了頭頂上的那個大洞,別的地方一隻蚊子也飛不出去。

“……係統你能不能控製一個人飛過來把這個船砸一個口子出來?”

係統:……6

用刺客來砸船,這真是他的宿主大大能想出來的事情。

青黛本來隻是隨口一說。

但沒想到下一秒,一個大塊頭就從天而降,直接飛到她旁邊,把牆壁砸出了一個大洞。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青黛在一片硝煙廢墟中圓潤的滾到了那個大洞旁邊。

回頭看一眼,發現那些還雲裏霧裏的商人一個個脖子上架著黑衣刺客的大刀。

而正中間則是蕭廣白和他的那個手下。

以二敵幾十,還不落下風。

……以多欺少,簡直不要太欺負人!

嘖,男人,你的名字叫麻煩!

青黛深知眼下逃跑要緊,所以她毫不猶豫的縱身跳進那個破口子。

反手將手腕上掛著鈴鐺的鐲子往後一扔。

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先扔了再說。

以她看電視劇的經驗,自古以來都是經典套路得人心。

希望她這驚世駭俗的行為能讓那些皇帝注意到她一點點。

就一點點,有個印象就行!

***

蕭廣白本想將手中的摺扇飛出格擋住刺客砍過來的刀,卻沒想到憑空中飛出一隻鐲子替他擋了一擊。

蕭廣白旋身,迅速往鐲子飛來的方向瞥了一眼。

不過……隻能看到一個縱身而躍的曼妙的背影。

……還成,扔的還挺準。

不斷湧進來的刺客煩不勝煩,蕭廣白感到了一絲不耐。

結果就直接導致他失去了跟這些人周旋的耐心。

“全部格殺”

成左聽到了來自陛下的命令,知道這已經是陛下耐心的極限了,手下也不再留情。

幸虧青黛跑的早,要是她再晚走個一刻鍾就能發現蕭廣白的身形更加詭異了。

一個個黑衣刺客前仆後繼,卻沒有任何人能夠在他手上走下一招。

蕭廣白卻並未輕易的一扇封喉直接了結了這些人的性命。

他就像獵人已經盯住了自己的獵物一般,一定要單方麵虐殺一番以做震懾。

衝上去的刺客們不是斷手就是斷腿,沒有一個是全須全尾的。

忍受著身上的劇痛,對方卻不輕易給他個痛快。

一定要眼睜睜的讓他們看著身上的某個部位離開。

在某種看不見的地方,鮮血澆築出隱秘的快感。

更恐怖的是他們發現在這個男人的威壓之下,他們根本就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

不斷飛出的殘肢斷腿,剛剛還載歌載舞的船舫此刻卻恍若人間煉獄一般。

不僅鎮住了那些養尊處優的富商和舞女,就連這些被訓練出來殺人的刺客,心裏都開始發怵。

這根本就是一場單方麵的虐殺!

冷酷,殘忍,嗜血無情。

直到最後一個刺客斷手之後掙紮著站起來,卻又被削斷了一條腿。

一把摺扇抵到他的脖子上,耳邊男人的聲音彷彿地獄修羅一般。

“是誰派你來的,說出來,就給你個痛快。”

手染鮮血的殺神,此刻卻用生來誘惑貪生怕死的靈魂。

等他們放棄掙紮,想說的那一刻,就是他們的時期

濃重的血腥味兒縈繞在這個刺客的鼻翼。

就是這把摺扇配合男人戲謔暴虐的手段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刺客就如同大腦不聽使喚一樣,從內心深處生出一股恐懼。

“別……別殺我,我是……”

刺客話還沒說出來,摺扇就直接刺進了他的心髒。

“你……”

那還在跳動的眼珠,顯示著刺客死前的震驚。

他到此時才明白。

眼前這個人,他是修羅,而非佛陀。

他根本就不在乎到底是誰派他們來的。

之所以說出那種話,其實也是他施虐的一種手段。

這場屠殺一般的反擊終於停下來。

所有人瞧著那個依舊一塵不染的白衣男人,卻打心底中生出怖懼。

蕭廣白伸手彈了彈衣袖上並不存在的灰塵,聲音是一貫的漠然。

“所有人,一個不留。”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這句話到底意味著什麽的時候,周圍就突然又冒出另外一批黑衣人。

鄭員外隻來得及看見那一抹白光閃現的血色,然後他左擁右抱的美人就在眼前香消玉損。

“滴答滴答……”

鮮血染紅的雙刃劍如同死神的鐮刀一般不斷的收割著人命。

在他的刀鋒之下,人命是最脆弱的東西。

就連成左的劍風都變得狠辣無比。

錦衣衛夜行,所過無生魂。

這些富商眼前最後一幅畫麵就是,踏過血泊的一截繡著銀線的衣擺。

身後是腥風血雨,蕭廣白卻如一尊玉麵修羅一般一步一步往前走。

隔著潔白的天蠶絲手帕,撿起淹在血泊中的一枚銀鐲。

解決完了人,錦衣衛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成左單手持劍,跪在地上。

“阿彌陀佛……”

粗布麻衫的商人對著這片屍山血海慢慢閉上了眼睛,眼中流露出一絲悲憫。

“既然解決了刺客,便在無人能夠阻擋施主的腳步,為何還不放他們一條生路?”

蕭廣白見到那“商人”慈眉善目的臉,眼底劃過一絲極淡的嘲諷。

“神僧心懷天下,為何不出手解救這些無辜的人?”

“商人”又唸了一句法號,默默的摘下了頭上的帽子。

光禿禿的頭頂上一毛不拔,隻有幾個年歲已久的戒疤。

蕭廣白看著這個被天下人奉為聖子的人,勾起一抹極致玩味的弧度。

“朕還以為聖子出山不易,須得朕一人一人的殺直到聖子出來才能停下。”

弘光聖僧默然不語。

“陛下尋貧僧,所謂何事?”

成左虎軀一震。

萬萬沒想到,隻不過是赴了個酒宴,他們想要找的人竟然就在這席上!仿生機器人實際上是一種升級版的智慧機器人。它具有智慧機器人所有的靈活度,還有跟新技能相似的體表麵板,比智慧機器人更加逼真。所以白戈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機器人的身體確實彪悍,手指的靈活度,也能堪堪達到他的要求。熟悉了身體之後,下一秒中白戈整個人就消失在房間裏。站在指揮官府邸俯視整個地麵,他才發現自己確實身處白府。如此這般,那看見文笛,也就能夠解釋的了。智慧眼自動定位主人的位置。白戈上一秒還想著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