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34章 病嬌狂野皇帝×嫵媚臣子未婚妻(11)

    

準備下一個籌碼了。”二公子一聽對方這幾乎是認輸的話,立馬忘記自己連輸兩局的難看場麵。更是信心暴漲,彷彿勝利已經在眼前。就在他洋洋自得的時候,莊家的臉色卻十分難看。怎麽回事?從第一局開始,機關就已經不起作用了……莊家臉上開始直往下淌汗,知道這回是遇到對手了。人家這哪是認輸啊!分明就是懂行!而且還是個中高手!果不其然,荷官的手一移開。大家看著那個結果,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居然是小。公良冕麵不改...長安城中近日來的流言,使得安平侯府陷入了一個十分尷尬的境地。

安平侯氣的要抽那不成器的兒子。

“低調行事,低調行事,本侯讓你低調行事,這就是你給本侯幹的事情?”

“爹爹別打了,別打了,娘,娘你快勸勸爹!別打了,別打了……”

侯夫人心疼兒子,隻得死死的抱住侯爺。

“侯爺,宣兒他也不是故意的,您就饒了他這一回吧!”

安平侯為了防止誤傷到妻子隻得停下手來。

老侯爺的臉色十分難看,似乎氣得不輕。

“你這個逆子!從今天開始就在家閉門思過一直思過到青家那姑娘來的那天。

在此之前,沒有本侯的命令,哪兒也不準出去!”

齊玉宣身上捱了兩鞭子當即老實了,連忙大聲向他爹求饒:

“爹,爹,兒子發誓絕對不出去,這回絕對聽您的話在府中好好思過!”

老侯爺看著自己兒子那一副慫包沒有擔當的樣子,剛下去的火又是一陣上了。

本意是想設宴請青家的姑娘來看看到底是個什麽樣子,卻沒想到臨到相看的檔口了,卻傳出這逆子這樣的流言。

本來他們安平侯府家大業大,完全可以掌握話語權,如此一來倒成了他們侯府的不是了!

老侯爺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又是一陣血壓升高,氣血上湧。

就是這麽個逆子,留下這一堆爛攤子,還得他費心去收拾!

這麽樣一想著,老侯爺拿鞭子的手就又癢了。

“歌舞坊你就再也不想去,再叫本侯知道你去一次,本侯就抽你一次,跪祠堂三天!”

齊玉宣這回是真被嚇到了。

但是不讓他去歌舞坊,簡直就跟要了他命一樣。

當下就對那傳出流言的人痛得萬分。

他素日來行事謹慎,到底是誰發現了他的秘密然後鬧得滿城風雨的?

齊玉宣百思不得其解,尋思著回頭讓李勝好好去查查手下人到底是怎麽辦事的!

到了此時此刻,齊玉宣還是絲毫沒有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覺悟。

一抬頭瞥見他爹難看的臉色,又慫的不敢說話了。

隻一心盼著放出來的那一日早些到來,一日把他關在家裏,他就一日渾身難受!

***

成左在進禦書房之前,特地問了守門的小公公。

“陛下可在禦書房?是否與其他朝臣議事?”

一見是禦前帶刀侍衛,小公公恭恭敬敬的回答:“陛下此刻正獨自呆在禦書房,未與朝臣議事。”

成左點了點頭,步履匆忙的往裏走。

蕭廣白正在批奏摺,卻聽見外麵的人通報。

“宣。”

成左進來的時候,手上還捏著一封請柬。

“啟稟陛下,盯著青姑孃的人來信說是有訊息了。”

蕭廣白手上一頓。

“說。”

“侯府向青姑娘遞了帖子,似是有意要讓青姑娘與世子相看。”

相看隻是委婉的說法,雙方本就定下了娃娃親。

若是雙方父母都無想法的話,這門親事可能就就這樣定下了。

蕭廣白沉吟許久,眸子中生出一縷妖異之色。

“朕吩咐你去把齊玉宣之前做過的那些事都宣傳出去,可照做了?”

成左一聽就頭皮發麻。

他也不知道下人是怎麽辦事的。

明明長安城中流言紛紛,卻沒想到青姑娘和世子卻加快了相看的程序。

青姑娘當真一點不介意世子做的那些事情嗎???!!!

難道男人的樣貌真的能夠矇蔽一個大好姑孃的眼睛,讓她看不到男人做的那些傷害她的事情嗎?

成左想不明白,但是他也不敢欺瞞陛下,隻得硬著頭皮如實相告:

“陛下微臣已經照陛下的吩咐去做了,隻是青府那邊似乎並未想要了斷這門親事……”

成左的話音還未落,就見到陛下突然抬頭朝他看了一眼。

那一眼極冷。

眼中的寒氣和戾氣彷彿要將他整個人扼殺在原地。

***

約定之日很快就到了。

各家貴女都如約乘坐馬車前去安平侯府,隻是大多數人的心態在來之前又變了一番。

安平侯為了補救這個逆子名聲出差子的影響,又補了請柬,將長安城中的高門子弟,待字閨中的閨閣少女都請了個遍。

青黛坐在馬車中,馬車四平八穩地朝著侯府駛去。

到了侯府的門口,她悄悄的掀開窗簾的一角往外看。

青石紅瓦的大門口已經停了好幾輛馬車了,還有些小廝手中牽著馬。

本來是侯府舉辦的一場平平無奇的宴會,卻儼然有了演變成大型相親晚會的趨勢。

青黛進侯府之前,還在琢磨著係統給出的任務該如何完成。

而進了侯府之後,就立刻有下人過來帶著青黛到舉辦宴會的園子裏去。

“侯夫人在迎梓園中設宴,請小姐隨奴婢來往這邊走。”

不得不說,侯府也確實大氣。

若非這安平侯府跟原主有莫大的關係,青黛今日來就打算混跡在人群之中,好好大吃一頓。

在園子裏坐了片刻,各家小姐也陸陸續續都到了。

青黛一眼掃過去,滿園春色關不住。

這些大家閨秀的高門小姐看著實在讓人賞心悅目。

辦宴的精髓就在於一群人圍坐在一起邊吃邊聊。

青黛發現這位侯夫人還是個極懂規矩的。

盡管大家心照不宣這個宴會就是為了給各家小姐相看來的,按照規矩也須先坐在一起寒暄一番,再創造個機會讓男席的公子們和女席的小姐們碰個麵。

開席的時候,穿著下人服飾的丫鬟手中捧著繞竹枝的青花碟子,碟子中盛著精緻的吃食。

長安城中的小姐們就愛吃這精緻樣式的點心。

青黛一看這些琳琅滿目的點心,吃貨的靈魂頓時熊熊燃燒。

侯府夫人是個打扮的大氣溫婉的婦人。

“今日侯府設宴請來各位,本夫人也想與各位夫人小姐們聊聊天說說話,還望各位不要嫌棄本夫人聒噪的好。”

聽到這話,各位不管嫌棄不嫌棄,也都會客套的來一句:“侯夫人誠心邀請,我們這些婦人家又如何會嫌棄?”

“是啊,都住在長安裏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有這麽個機會,當然求之不得。”

……

“今日隻求主客盡歡!”捂住耳朵)第N次在心裏默唸: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視,非禮勿聽……***自從蕭廣白開了葷之後,青黛每一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痛並快樂著!在禦書房中,背靠著書架,青黛隻能用兩條長腿使勁兒勾著蕭廣白的腰,防止自己掉下去。書架上一本古籍隨著他們的動作掉落,巨大的木頭架子,搖搖晃晃的,彷彿隨時要散架一般。青黛一個激動,不小心打翻了架子上的一疊宣紙。“陛……陛下,東西,東西掉了。”男人滾燙的呼吸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