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36章 病嬌狂野皇帝×嫵媚臣子未婚妻(13)

    

。而且……味道比他吃過的生肉好吃了不止10倍。青黛看見狼人的耳朵一瞬間豎起來,瞳孔也有一瞬間放大,在山洞中火光的映照之下散發著神秘而又幽深的光芒。青黛坐在他旁邊,捋了捋耳邊的發絲,淺笑著看著他。“怎麽樣?狼人大哥,是不是很好吃?”就這麽一會兒功夫,日頭已經西斜。山洞裏慢慢幽暗下來,隻剩下兩束火苗映襯在小雌性的眼眸中,清淺漂亮的不可思議。狼銀撇開頭不敢去看小雌性,而是盯著山洞粗糙的石壁,聲線低沉悅耳...“青黛?那不就是青家的姑娘嗎?竟然生的這個樣子!”

不管園子裏哪個角落的人,如同自帶焦距般將目光落在少女身上。

也虧的原主自小的江南養著,從未到長安來過,所以根本無人見過她的樣子。

***

原本怒氣衝衝往外闖的齊玉宣如同施了定身術一般當場愣在原地。

“本世子的未婚妻竟然是她!”

他自小就知道自己有一門娃娃親,隻知對方身子弱,自出生起,便到江南去了。

故而他不知原來他的未婚妻竟長得這般模樣。

從未見過未婚妻的樣子,此刻見到就更覺驚鴻一瞥,難以忘懷。

旁邊的李勝看見世子突然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挪,不由的催促道:

“世子,可是有何要事,為何突然停下了?”

然後他就看到齊玉宣跟抽風的一樣,渾身顫抖。

“李勝,你安排的那個人,叫他不要進府。”

李勝震驚的抬頭。

卻見到世子眼中毫不掩飾的**。

***

同一時間,青黛也和上官亦熙匯合了。

處在眾人目光的焦點上,上官亦熙貌似也意識到了什麽。

“你有沒有感覺……他們好像都在看這邊?”

青黛也深有所感。

有某人的大嗓門在,這些人能不看過來嗎?

但是,某罪魁禍首卻一點自覺都沒有。

青黛被看得渾身不自在。

可是現實沒有給她逃脫的機會。

那群命婦們本來就被挑起了話題,此刻看見傳聞中世子未婚妻的廬山真麵目,就更不可能放過青黛了。

“園子裏的可是青家姑娘?侯夫人正說起姑娘呢,快些過來吧。”

這下青黛想跑也跑不掉了。

“青黛,青黛,那邊的夫人們在叫你呢!”

上官·罪魁禍首·毫不知情·憨憨·亦熙還沒摸清楚狀況,聽見有人在喊青黛的名字就自顧自的提醒她。

“……”

這姐妹的大腦為何總是如此性感?

在被趕鴨子上架回到女席上之前,青黛給了上官亦熙一個眼神讓她自行體會。

她決定以後出門再也不要告訴別人她認識這個鐵憨憨。

上官亦熙本想跟著青黛一起去園子裏,卻被自己二哥阻止了。

“二哥你拉著我幹嘛?我要跟著青黛一起去。”

她跟二哥剛剛踏進侯府的門,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上官雲深雖然也在看某個倩影,但是卻沒像自家妹妹一樣,隻有個憨憨的腦子。

“熙兒,這位小姐就是……青家的姑娘嗎?”

“對呀,你快放開我,別攔著我呀。”

上官亦熙還在掙脫自家二哥的手,完全沒感覺出來二哥語氣中的異樣。

“……我來的時候看見侯府世子了,就在來園子的路上。”

未婚夫都來了,馬上就要相看了吧。

這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上官雲深卻莫名想到了現在名聲盡毀的世子……

***

“青黛,見過各位夫人。”

在青家這麽多天,見慣了丫鬟給她行禮,青黛也學了個十成十。

剛剛離得遠了,亭子裏的夫人都看得不甚清楚。

現在人到眼前來,她們纔看清楚這姑娘到底長得如何。

少女粉麵桃腮,肌膚光潔白皙腮凝新荔,細膩的眉眼精緻秀麗極了,眼波流轉,於庭中亭亭玉立,恰似苗圃中正盛放的綽約芍藥一般。

侯夫人雖然看不上這少女的身世,但是對這少女的容貌她卻不得不承認是世間少有。

同樣被青黛驚豔到的不止是侯夫人,還有大步流星走進亭子裏的齊玉宣。

“見過母親,給母親和眾位夫人請安。”

對於亭中突然出現的男子,眾位夫人還驚訝了一下。

然而下一刻,這位翩翩公子就側個身向青黛行了個禮。

“聽母親說青姑娘也來到府上了,未能出來迎接,是本世子失禮。

對了,方纔在園子中聽見姑孃的名諱,這才得知姑孃的身份,有所冒犯,還請姑娘見諒。”

齊玉宣雖然被關了禁閉,但侯府中人自然不敢虧待世子,平日裏少不了人去伺候他。

也因此,他此刻站在這裏,身形修長,峨冠博帶。

身著一件絳紅長袍,衣擺上有針腳綿密的滾邊刺繡,更襯得他溫和謙潤。

遠遠看過去,在一般的世家公子中顯得與眾不同。

不得不說,單看侯府世子這張臉,裝模作樣的時候玉樹臨風,風度翩翩。

還算是個人樣,確實能打。

但是青黛隻要想一想他做的那些事情,就覺得胃中一陣翻騰。

青黛忍著極度的不適,微微福身行禮:

“世子言重了,青黛前幾日才剛到長安城,按理說應是青黛親自登門來拜訪侯爺和侯夫人的。

耽誤了這麽多天才來拜訪,還請侯爺和侯夫人見諒。”

好不容易說完這一番矯揉造作的話,青黛在心中大呼:真是受不了一點兒!

侯夫人也沒想到自己兒子會突然到這邊來。

她分明記得兒子還在關禁閉。

然而大庭廣眾之下,她也不會直白的問自己兒子到底發生了什麽。

隻能打哈哈般地將這件事情敷衍過去,讓兩人都坐下。

亭子中男女相對而立,遠遠望過去,還真有種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味道。

***

男席那邊多有躁動。

這種隱約的躁動在男席眾人穿過亭子遠遠望見這幅神仙眷侶般的畫麵時達到了極點。

“那可是世子和那位傳聞中的青姑娘?”

自從有關於侯府世子的風言風語橫行長安城之後,侯府世子與青家的姑娘自小定娃娃親的訊息就不再是秘密了。

“青家姑娘這麽多年不在長安,還以為是個病殃殃的病弱西施,今日一見,倒是與世子相配的緊。”

“陸某遠遠看來,亭子裏的景象倒是有幾分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意思哈!”

齊玉宣擅長偽裝,在長安城中多好評。

他們當然希望這個有力的競爭對手趕快定親。

少一個競爭對手也少個人妨礙了自己的姻緣。

然而這種慶幸在見到青黛真正的樣子時,又有幾分轉變為了豔羨。

“生的侯府之子,竟連早早定下的姻緣都是這般美人……”溪邊去洗獸皮裙的狼人婦女們都能看見小狼王對小王後十分嗬護的姿態。狼族的雄性對雌性一生忠誠且嗬護,他們以為這一點要在小狼王身上看見還要等很久。隻是沒想到小狼王這一次出去就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陪伴一生的配偶。“小王後懷了崽崽,小狼王還是要更加小心的呀。”他們都是過來人,也都善意的笑笑。青黛眨了眨眼睛,看見狼銀抿著唇看向她,麵上無奈,但心裏很好笑的點點頭。***狼人們都很好奇的看著小狼王手上的動作。隻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