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4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3)

    

。還有那小少年的腦殼,他屬實是沒想到!五公子也不甘示弱。“父王!孩兒也找來了西河岸邊最厲害的神運算元!算卦占卜算無遺漏,此等神人,孩兒特地請來為父皇祝壽!”老王爺聽的一愣一愣的,感歎今天自己的兒子怎麽帶來這麽多神人。眾人紛紛看向帝後。公良修看著自己的兒子,麵無表情。大臣們發現陛下雖然沒什麽表情,但是皇後娘孃的臉色似乎有些古怪。青黛在眾目睽睽之下,極力抑製著自己想要笑的衝動。不行不行,她要忍住。雖然憋...公良修聽完青黛的自述,先是感到意外,隨後眼中閃過一絲淩厲。

金陵城中的大將軍……

可不就是在天天上書要他過繼臨王子嗣的那一批人裏!

簡直豈有此理!

一介武將也管起帝王的家務事來!別以為他不知道是為了給臨王兒子鋪路!

臨王整日遊手好閑,他那五個兒子也都不是什麽手腳幹淨的。

想讓他將江山交到這樣的人手中,簡直想都不要想。

絕對不可能!

還有青黛,竟是縣令之女。

如此苛待庶女,想來那個做父親的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帝王眼中的殺意讓人心驚肉跳。

青黛近距離接觸,確實有被嚇到。

“……公子?你怎麽了?”

公良修回過神來,看見女子蒙著水霧的雙眼,心中生出一陣憐惜之情。

如此命運坎坷的純良女子。

所幸遇見了朕。

他連忙收斂了眼中的銳利,目光柔和的對她說:“無事,別害怕,即使對方是大將軍也並非無所不能,此事我能幫你解決。”

在女子驚訝的目光中,他安撫道:

“你父親的事我也能幫你解決。”

“公子說的可是真的!”

眼前的女子眼中流露出喜色,語氣中含著十足的驚訝。

公良修寵溺的點了點她的額頭:“我派侍衛送你回家,眼見為實。”

“嗯,都聽公子的。”

青黛表現出十足的依賴。

————

青黛一夜未歸。

縣令的臉色十分差勁,但是縣令夫人的心裏卻樂開了花。

雖說大將軍已經年過半百,但是將軍府處在金陵,是貨真價實的金陵貴族!

就憑著這一份富貴,她也不希望青黛能夠嫁到將軍府去。

憑什麽她的女兒是縣令之女,從未到過金陵的土包子!而姨孃的女兒卻能夠嫁給將軍做妾!

不過隨即縣令夫人眼中就出現了一絲舒爽。

即便做大將軍的妾,又能如何?

她托人打聽過,將軍府上的妾室如雲,她就盼著這小賤人能被整死!

記得這小賤人的姨娘年輕時候也是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隻可惜家境不好,能攀上最高的官兒,也就是縣令了。

這姨娘進府之後,毫無意外的威脅到了縣令夫人的正房地位。

她娘膈應了她那麽多年,好不容易被她鬥死了,她絕不允許她的女兒再膈應自己的女兒!

現在那小賤人一夜未歸,恐怕是連清白都沒了,要是讓大將軍知道了……絕對不會讓她好過!

“爹,妹妹一夜未歸怕是遭遇了什麽不測吧,那咱們家又如何跟大將軍交代?”

青舞接到了母親遞給她的眼色,在一旁試探道。

縣令的臉已經黑出鍋底了。

好不容易把這麽個女兒嫁出去,還能換自己升官發財,連住的地方都挪到了寸金寸土的金陵。

不想一夜醒來發現自己的女兒不見了。

大家回憶起來都說昨夜睡得太沉,沒有注意到!

“女兒聽說大將軍家中已經納有不少的姨娘,怕不是妹妹想要臨陣脫逃,這才下了藥……”自己跑了吧!

縣令的腦子其實不太精明,不然就不會奮鬥了大半輩子隻是一個縣令了。

青舞用這麽拙劣的藉口來誣陷她都沒看出來。

青黛進門時聽到這麽一句話,簡直快要氣笑了!

“姐姐如此汙衊我的清白,是真的恨不得我從此就不歸家吧!”

縣令看著突然出現的青黛臉色緩和了一瞬間。

然而,旁邊青舞的一句話又讓他頓時垮下了臉。

“這是何人?妹妹,你怎麽跟一個陌生男子一起回家呀!”

青黛冷眼看著青舞故作驚訝的語氣,她一雙眼睛來回在自己和侍衛身上打量,恨不得照告天下,表示她倆之間有什麽。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女兒一夜未歸,第二天跟一個男子一起回家,縣令不得不懷疑這兩人昨夜有什麽。

若是這個庶女不是處子,他要如何給大將軍交代!

縣令一想到大將軍那碗口粗的胳膊就頭皮發麻,害怕這棵搖錢樹失去了清白,語氣越發嚴厲起來!

“在下平陽候府的侍衛。”

“昨夜縣令大人您一家被這黑心的店家下了藥,這店家想要對貴府小姐下手,幸虧平陽郡主途經此地,侯府的侍衛解決了店家,否則您一家將人財兩空,或許根本見不到今日的太陽!”

一旁護送青黛的侍衛實在看不下去了,這一大家都是青黛姑孃的家人,卻如此汙衊她!

因此他故意將事情說的更加嚴重,甚至用項上人頭來震懾縣令一家。

果不其然,縣令聽到侍衛最後一句話,嚇的用手摸摸自己的脖頸,像是要確認腦袋還在原來的地方。

侍衛冷哼一聲。

他既然奉了皇帝的命令,自然在來之前就已經將縣令一家的情況調查的一清二楚。

如今看來如同調查的一樣,這一大家子裏父親嫡母嫡姐都不是什麽好東西!

此事他定要如實稟告陛下!

縣令夫人不甘心就這麽三言兩語的解決了青黛的困境,仍然不死心附在縣令耳邊道:

“隨隨便便一個侍衛的話,如何能輕易相信?老爺,妾身看這侍衛身形可疑,您可要仔細著來。”

縣令被說的有些鬆動:

“你稱自己是平陽侯府的侍衛,可有證據?我們一群人中還有大將軍的侍衛,怎會如此輕易的中招?”

他搬出大將軍的名號本意是震懾眼前的男子,好叫他知道自己背後也有人,不是好忽悠的。

在縣令說出這句話之後,這群人全都拔刀相向,氣勢洶洶,看上去似乎很不好惹。

縣令家的女兒是他們要護送回大將軍府的,若是跟著小白臉有什麽糾纏……這小白臉就別想活著走出大門!

然而黑衣男子隻是不屑地掃了一眼縣令口中的那群人。

都是群中看不中用的!

“平陽侯親令在此,縣令自行分辨我說的是真是假!”

青黛冷眼旁觀這一切,眼風掃過自己名義上的嫡母和嫡姐。

就知道這倆老妖婆要作妖!

“另外昨夜的黑心店家,還有小廝們的屍體就堆在後院裏,縣令大人若是不信就自己去看看吧!”

金燦燦的令牌一出,如見平陽侯爺本人。

在場所有人除了侍衛和青黛之外,全都顫顫巍巍的跪下。

“參見侯爺!”

青舞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幾乎要閃瞎人眼的令牌,心裏生出一萬個不可思議以及無窮無盡的不甘心!

不甘心就這樣讓這個小賤人逃過去了!

為什麽偏偏她這麽好命?即便遇到了心有不軌之人,也有平陽郡主能救她!

憑什麽她就要跪她?!

縣令夫人跪在地上,也是一臉的不甘心。

她不甘心!她絕對絕對不會放過那賤人的女兒!

大將軍!

對,還有大將軍!

雖然她不願意這小賤人到金碧輝煌的將軍府中,但是等她嫁過去了,必然也不會好過多少!

逃過了今夜又如何,不還是逃不過嫁去大將軍府中的命運嗎?!

等她嫁到將軍府,到時候有她好看的!

沒錯……就是這樣!

她緊緊的攥著衣袖,一遍一遍地在心裏加深這個念頭,彷彿這個念頭是她最後的希望一般。

然而,黑衣男子的下一句話又讓她臉色大變。����ɵѽ��ָ�]�ٶ��ѽ�������ͻ������һ���ˣ�߀��Ҫ������Ů������أ�����������������������һ�����綼�]���^���Ե��u����ÿ��һ���ط���߅��������P�ָ�]�ٺ��ĵ�֮�g�ĸ��N�������Z�������죬�@���΄�Ҳ�������ˡ����ĵ�����Լ����o覴õ�΢Ц������������һ��Ը����Ͱ����۵Ļ�o�����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