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42章 病嬌皇帝君奪臣妻(19)

    

抿緊了唇,目光濃稠快要滴出墨來。因為他發現……那些Alpha全部都往一個方向去。機器人將捕捉到的資訊不斷通過智慧眼反饋,鋪天蓋地的藍點全部湧向圖上唯一一個紅點的位置。即便無法控製四肢,他也能感覺到自己渾身緊繃。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判斷。到現在青黛都還沒回來,是因為……她的資訊素泄露了,吸引了數不勝數的Alpha。這麽多的數量……她已經逃不掉了!白戈看不見自己現在狀態,所以他不知道代替自己看東西的智慧...齊玉宣鍥而不捨的敲門。

在某一刻裏麵,人似乎有所鬆動。

下一秒,齊玉宣整個人不受控製的飛出去,被不知名的人形障礙物絆倒,然後一頭磕到了床邊的踏腳上。

齊玉宣被砸了個眼冒金星,尚未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什麽,腰就被碗口粗的一雙手臂給禁錮住了。

“嘿嘿……美人,快給爺香一個……”

屬於大老粗漢子的氣息靠近。

齊玉宣感覺到腰背,後麵的人死命的抱住,一張臭嘴在他的頸側胡亂的親啃。

他整個人惡心到不行。

那有著水桶腰,野豬腿的男人聞到齊玉宣身上熏香的味道,更使眼前出現了幻覺。

在他麵前的已經不是齊玉宣,而是一個賽柳扶風的美人。

這就是齊玉宣為青黛準備的催情香的厲害之處。

而齊玉宣在掙紮之間忘記了閉氣,一時間也吸入了催情香。

在他的眼前,則出現了一個滿身肥肉,體型彪悍的女人。

齊玉宣一時間都忘記了掙紮,彷彿三觀被震碎。

直到腰間的束帶被人粗魯的扯壞掉,一隻手穿過白色裏衣往裏伸時,他才猛的清醒過來,像吞了一萬隻蒼蠅一般一腳把“肥婆女人”給踹倒。

齊玉宣好不容易掙紮著跑到了門口,隻聽見哐當一聲。

房間門就被人從外麵鎖住了。

***

上鎖的房門被人從裏麵拍的震天響,鎖鏈嘶啦嘶啦的摩擦聲簡直能要人命。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啊!”

撕心裂肺的叫喊,從房間中傳出來。

“你個死肥婆,快滾開,別碰本世子!”

齊玉宣越是掙紮,情緒激蕩的越厲害,吸入的催情香就越多。

很快他眼前的幻覺就更深刻了,原本彪悍的肥婆變成了細腰嫵媚的女子。

被**支配的齊玉宣越來越無法掙紮,半推半就之間解開了所有的衣衫。

……

粗壯的喘息混合激烈的撞門聲。

青黛的外麵直聽的目瞪口呆。

萬萬沒想到……前前後後不過一刻鍾。

裏麵竟然就打的如此火熱!

傳聞中的催情香實在名不虛傳!

久仰了……久仰大名!

而且任裏麵的齊玉宣如何掙紮,大喊外麵也不會有人來應門的。

齊玉宣替青黛準備的那些,最終都用在了他自己身上。

青黛也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

“係統係統,快看看,這就叫做害人終害己!”

係統雖然也覺得大快人心,但是看了一眼自己那彷彿忘記什麽事的宿主,還是默默的提醒道:

“……宿主,大大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你身上的催情香還沒解嗎?”

“……”

那個啥,好有道理,下次別這麽有道理了。

qaq

青黛碰了碰被她藏在袖中的解毒丸,又默默的看了一眼蕭廣白。

暗自思考著她現在如果逃跑的話,會有幾成幾率能夠成功?

蕭廣白何等敏感之人,隻需要看著小狐狸一眼,就知道她的心裏在打擊什麽算盤。

剛剛因為她冷眼旁觀房間裏齊玉宣的遭遇而還算愉悅的弧度,現在已經隱隱發冷的趨勢。

他倒是忘記了,這隻小狐狸就是個養不熟的。

青黛正要開口說些什麽,不遠處隱隱傳來嘈雜的人聲。

“有人要來了!”

青黛正準備拾掇蕭廣白趕快逃跑。

腳下剛轉了個方向還沒來得及邁出步子,整個人就騰空起來。

“……”

她是很重的,起飛的時候倒也不必帶上她。

但是有一說一,耳邊風聲呼嘯而過,青黛還是第一次近距離體驗古人的輕功。

不弔威亞,不藉助道具就能起飛。

看見兩次的風景一直往後狂奔到時候,青黛由衷的感歎了一句。

真是好他孃的厲害!

***

蕭廣白將青黛帶到了前廳。

如此一來,他們便落到了人群的後麵。

青黛眯了眯眼睛,看見一直待在齊玉宣身邊的那個奴才正領著侯夫人等一眾命婦往後院去。

“世子正在後院等著,侯府的後院花園打理的四季如春,世子特地吩咐奴才帶著各位夫人到後花園來觀看。”

侯夫人一聽是世子的安排,自然不會反對。

青黛看著裝模作樣的小廝,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這就是被安排去抓姦的吧。

幸好她跑得快!

一動動嘴型,就不小心牽扯到嘴角。

“嘶——”

青黛伸手摸摸自己微腫的唇。

別說,主動偷情這件事還真怪刺激的嘞……尤其是他們在做什麽不可描述的事情,門外卻有一個人還在敲門……

青黛一個不小心走神,腦子中就被黃色廢料給填滿了。

她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移到蕭廣白的嘴唇上。

幾乎是她的視線一看過來,蕭廣白就感覺到了。

見到她按在嘴角的手指,瞳色不由得深了深。

第二次碰她,他也沒想到,這隻小狐狸是那麽嫩,又那麽軟。

不止他按的那裏,而是幾乎每個地方都是軟的。

想到了什麽……長指微搭在唇角,他意味深長的笑笑。

***

侯府夫人往後院走,經過廂房時才發現了有些許不對勁。

眾人站在外麵都聽見了。

廂房裏有人不知在幹什麽,鬧出了天翻地覆的動靜。

因為是廂房所以侯夫人並未多想,看見眾位夫人都好奇的望向那間廂房,她便讓人去開門。

下人剛一上前開啟門,一股熱氣就從房間裏衝出來。

下一刻,青黛就聽到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

跟著一起來的命婦和小姐們都不可思議的捂住了嘴。

那,那糾纏在一起的身影……是世子和一個男人?

正前方的侯夫人首當其衝,看得最為清楚。

她的兒子渾身赤條條的,正一臉享受的和男人糾纏在一起。

侯夫人被那畫麵刺激的不輕,竟然當場就暈了過去。

沒了她在前麵遮擋,後麵的一群人自然而然就看清楚了裏麵行齷齪之事的兩人的臉。

青黛將眾人三觀震碎的表情盡收眼底。

在心裏默默的想,恐怕過了今晚長安城裏關於齊玉軒的流言蜚語就更多了吧。

堂堂世子竟然是斷袖,還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如此不雅的事情來。

青黛隻要想一想那個畫麵就覺得大快人心。

死渣男,簡直活該!

yue!緩慢的伸手將小雌性抱住,同時不動聲色的將一雙狼耳朵送進她的掌心裏。小雌性很喜歡他的耳朵,還……不停的給他暗示。狼銀忽略臉上消散不去的熱度,以及渾身緊繃的肌肉。狼銀默默的想,作為雄性狼人,他應該滿足自己雌性的需求……嗯……狼銀手上又加重了幾分力道。****青黛的溪邊捏夠了耳朵才放開狼人。她把岸上的魚全部都拎起來。狼銀看見了,默默的上去將她手上的魚接過來,然後另一隻手牽住她柔軟的小手。“我們就回剛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