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44章 病嬌皇帝君奪臣妻(21)

    

的大黑熊,緩緩從樹林中鑽出來。他濃重地喘著鼻息,因為下雨所以沒找到食物,現在饑餓的有些暴躁。大雨衝淡了氣味,導致洞穴附近狼人的氣味淡去。黑熊毫無所知的朝著洞穴前來,準備先找個地方睡一覺,再去找獵物。於是,再一次回到溪邊的青黛,一個轉身就跟黑熊大眼瞪小眼。軟萌軟萌的少女扛著大葉子,麵無表情。黑熊抬起熊眼,瞬間鎖定獵物,露出了一口森森的白牙,喉嚨裏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鑒於狼人昨天晚上發狠的運動,青...“什麽報酬都可以嗎?那馬內行不行?”

青黛直接星星眼,看向係統的目光由懷疑變為至高無上的崇拜。

“……”

麵對自家宿主大大期待的目光,統子又怎麽能夠說出拒絕的話呢?

“那……那我試試吧,宿主大大。”

實在是宿主大大的要求太過於現實了,他還真沒有嚐試過。

什麽?試試就能行?

還有這等好事!

青黛的瞌睡蟲都被這天上突然掉下來的餡餅給砸死了。

這任務必須得做呀。

誰不做誰就是大傻蛋!

***

翌日一大早。

安平侯府世子有龍陽之癖的訊息,就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席捲大街小巷。

各大酒樓茶館中的說書人說的那叫一個活靈活現,彷彿親眼所見一般,有書有真相。

以安平侯世子為原型的小有顏色的書也各大書棚相繼印發。

侯府世子齊玉宣在過去的二十年裏,靠著一張臉成為長安城裏標杆性的人物。

而近日來關於侯府世子各式各樣的流言卻愈發火熱。

“係統啊,你知道這叫什麽嗎?”

托係統的福,青黛得以在這個古代位麵中,享受了一回通過電子螢幕看書的體驗。

別說雖然科技限製了古代人,不像現代一部印表機就能夠批量生產,百分之百還原原圖。

但還真有不少民間臥虎藏龍的畫師,那小話本裏的插圖畫的那叫一個惟妙惟肖!

青黛點了一下電子屏的右下角,小話本自動往前翻一頁。

看見那幾乎有1米9大高個兒,肌肉發達的男人用有力的手臂困住眉目清秀,玉樹臨風的少年,青黛不由得嘖嘖了兩聲。

“……宿主大大,這叫啥呀?”

係統害羞的捂住眼睛。

青黛適時出演吃瓜群眾。

這也不能怪她搬著小板凳在前排吃瓜,實在是畫師非要給那身材苗條,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少年安上一張跟齊玉宣一模一樣的臉。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在我們那兒就叫做有圖有真相!”

“齊玉宣堂堂侯府世子,在長安城裏編排他的話多到都能夠繞著長安城轉幾圈了,短短幾天經營了二十年的名聲便毀於一旦。”

“這明顯就是一波有組織有紀律的黑粉呐!”

青黛一邊感歎一邊又往下翻了一遍。

畫這小話本的畫師實在是有技術含量。

人物小像畫得含而不露,引人遐想,動作也含蓄,並非粗魯不堪入目的那種!

簡直是人才!

“……”

係統看了一眼吃瓜正吃得起勁兒的宿主,作為一名合格的係統的自覺再次上線。

畢竟……昨天某人還興致勃勃的問他能不能兌換小馬內!

“宿主大大咱是不是忘記了還有一個主線任務沒完成?”

實際上在今天之前,不僅有主線任務三,還有虐渣男的支線任務沒完成。

然而在全長安城中關於齊玉宣的同人小話本瘋傳的時候,支線任務就顯示已經完成了80%。

青黛當然記得。

“統啊~咱是不是忘記了咱的主業是生子係統?皇帝的不舉之症還沒治好呢。”

說起生子來,係統就開始發愁。

這個世界的男主大人居然是個大病嬌。

他至今還記得世子在門外敲門的時候,男主大人看向宿主眼中的不悅與濃稠的佔有慾。

要替這樣一個病嬌皇帝生孩子,係統隻要一想就渾身打個哆嗦。

“你家宿主大大現在連宮門口都沒摸到呢,要怎麽給皇帝生孩子呐!”

***

青黛本是隨口一說,其實她早已經計劃好了。

在主線任務三出來之後,她就已經明白了這個世界的大致走向。

這個世界的本子叫做【病嬌皇帝君奪臣妻】

所以主線任務一要求她在皇帝心中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引起他的注意。

主線任務二是為了讓她完成“君奪臣妻”的走向。

那最後一個主線任務三,就是為了讓她完成生子的任務。

所以她猜測,有了今天這一出,皇帝必然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沒準兒不出幾天,根本不需要她主動去找,蕭廣白就會再次出現在她麵前。

***

青黛的猜測在三天之後就得到了印證。

聖旨到達青府的時候,青家父母眼中都浮現了十足的震驚和疑惑。

而在知道陛下下旨封自己女兒為妃並即刻入宮時,青家父母直接兩腿哆嗦。

“陛下為何突然下旨讓阿黛入宮?”

青家父母感到很意外,但是青黛卻很清楚其中的緣由。

“父親母親,女兒要向你們坦白一件事情。”

青家父母更是不知所雲。

“阿黛所為何事?”

“父親母親可還記得,阿黛在回長安的時候曾經被拐到青樓去過。”

青父青母當然記得。

記得聽到自己女兒說這件事之後,嚇得他們再也不敢讓女兒出遠門了。

“當時在青樓老鴇手下救下女兒的救命恩人,正是當今陛下。”

青父更是驚訝不已。

竟然是當今陛下救了自己的女兒!

所以這封妃的聖旨……難不成是?

青黛當初特意留下救命恩人的話頭,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自己入宮做準備的。

她知道在古人眼中救命之恩,重如泰山。

甚至有不少女子直接以身相許的。

有了這個重量級的理由,青家父母才會同意把自己捧在手心裏養大的女兒送進宮中。

為了不讓父母擔憂,青黛甚至閉著眼睛編瞎話。

“父親母親,當日女兒不知陛下的真實身份,可陛下救了女兒之後,女兒便……一直無法忘懷。”

“直到侯府設宴請女兒去的時候,在宴會上女兒一眼就認出了陛下,才知原來救命恩人就是當今天子……”

青父見到自己的女兒,一臉嬌羞,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更何況,自己的女兒進了那等狼窟,還是陛下出手救了她。

“這……”

“所以女兒願意入宮,還請父親和母親成全!”

青黛一臉的認真,眸中不僅有心甘情願還有一絲隱隱藏不住的歡喜。

那份歡喜讓青父青母亦是動容。

事到如今,他們自然也看出了自己女兒對陛下懷著怎樣的感情。

青黛知道父母的糾結之處在哪裏,所以她沒有為了進宮固執的尋死覓活。

而夜間一家人圍坐在桌前用膳的時候,青父青母終於鬆口同意了。

“一入宮門深似海,阿黛……千萬要當心。”

青黛眼睛一酸。

在原來的世界裏,她就是一個孤兒,自小就沒了父母。

而到這個位麵來之後,青家父母對她一直都是如同對待掌上明珠一般,極盡疼愛。

“請父親母親放心,女兒一定會竭盡全力保全自己。”

看女兒沒有被一時的男歡女愛衝昏頭腦,青父提起來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

蕭廣白下的聖旨幾乎沒有給青黛任何的猶豫時間。

在聖旨下來的第三天,青黛一大早就拜別父母,乘車進宮去了。

進宮之前她寫了封信遞到都尉府去,並交代了丫鬟一定要交到上官亦熙的手上。

做完這些,她就真的進宮了。

***

皇宮之中,青磚紅瓦,重紫鍾聲。

侍女最先帶她去的是後山裏的玉清池。

“陛下吩咐,請娘娘先沐浴更衣。”

青黛看著眼前咕咚咕咚冒著熱氣的溫泉,不知在想些什麽。

宮女下去之後,她繞著那溫泉走了兩圈,確定沒人才停下。

除去厚重的外衫,青黛還保留著一件輕薄的裏衣,然後緩慢的朝池水中走去。

青黛的身體經過係統的改造本就生的白。

下水之後,桃色的肚兜更是透過浸濕的衣衫顯現出來,一團賽雪凝脂,遮都遮不住。不勝承寵的顏色,頓時就覺得心情頗好,一晚上的晦氣一掃而空。不過這麽晚了,也不排除人已經睡下了的可能。那就直接鑽進人家被褥裏,想象一下言大人第二天早上睜眼時的表情,一定十分有趣!青黛自顧自的想著,愜意的閉眼小憩。突然,她敏銳的聽到前方一陣打鬥聲,是刀光劍刃交鋒的聲音,聽起來還是碾壓性的勝利,動靜很小,但是身邊都是大內近衛高手,自然注意到了那邊的動靜。很快就有內衛已經搞清楚了情況,回來稟報。“陛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