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46章 病嬌皇帝君奪臣妻(23)

    

自以為惱火的盯著青黛。雖然他身為一個頂級Alpha並不在意自己**著躺在床上,但一想到麵前這個看起來十分柔弱的的omega用了某種不知名的手段控製住自己,他就一陣惱火。好不容易穿好衣服,他坐在床上,即便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仍舊企圖用眼神傳遞自己的意思。從屍山火海的戰場中淬煉出來的白戈眼神向來的是銳利無比,危險橫生的。可他在和這個omega對視的時候,卻發現對方一點都沒有被自己震懾到的意思。反而在用...最後兩人渾身濕透的上了岸邊。

青黛才一踏上台階,腳下就一軟,被饜足的某人直接攔腰打橫抱起。

青黛靠他的懷裏,直觀的感受到男人強健且充滿張力的身體。

手上甚至還摸到了內斂分明的腹肌和兩側漂亮的人魚線……

看青黛整個人羞紅成了熟透的柿子,蕭廣白低低沉沉的笑起來,透著一股蔫兒壞的腹黑味道。

青黛氣的咬牙,又想要捶他。

守在宮殿外麵的宮女跪在地上,手上捧著繡了雪荷紋樣的宮裝,眉眼低垂不敢亂看,行事規矩極好。

隻不過即便是低著頭,她也知道陛下拿過她手中的衣服。

餘光還能看見陛下半蹲下來,親自伺候懷中的女子穿上。

而這位剛剛封妃的娘娘羞怒,直接給陛下來了一腳。

那宮女看得眼皮直跳。

往日宮人們戰戰兢兢,伺候陛下時不敢有半點差錯,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惹怒了陛下。

可她預想中陛下發怒的場景並未發生。

蕭廣白修長的大手直接握住了青黛的腳踝,微勾的唇角幾分風流,幾分調笑。

“若是還想繼續,回寢宮去,朕定然奉陪。”

青黛整個人都快被點著了,立刻收回腿,再也不敢亂動。

蕭廣白替她穿好衣服,一個用力將人抱在懷裏,直接往寢宮去。

留下身後一眾宮女震驚的眼珠子都快掉了。

***

與此同時,安平侯府卻並不清靜。

齊玉宣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眼中彌漫著一股咬牙切齒的滔天恨意。

侯府早已請大夫過來診斷過。

那大夫卻說他用力過度,傷了根本,恐怕需要很長時間的休養。

齊玉宣聽見“傷了根本”幾個字的時候,彷彿天都塌下來了一樣。

“宣兒,你快說話呀……你不要嚇娘了,娘發誓一定替你報仇。”

“娘已經命人將那人大卸八塊,宣兒,你記得你還是侯府世子,身份尊貴。

你還想要什麽都跟娘說,你這樣不說話,娘看著心裏難受。”

然而任憑侯夫人如何呼喚,齊玉宣就像是沒聽見一樣。

一開始他還沒有如此絕望,直到那天的事情突然一夜之間風靡長安城。

齊玉宣咬牙切齒。

即便將那人大卸八塊,都不足以消他心頭之恨!

侯府世子又如何?如他現在這般名聲盡毀,就連入仕都不一定能夠順利。

試問同僚怎麽會忍受一個有龍陽之癖的男子同他們共事?

該怎麽辦挽回?如何才能挽回?

齊玉宣猛地想到什麽,眼中迸發出新的希望。

“娘,快讓青姑娘過門!”

隻要青黛肯頂著流言蜚語嫁進侯府,那些關於他斷袖之癖的流言自然不攻擊破。

想起青黛,他心中又是一陣的抽痛。

他事後詢問過當天帶青黛到後院去的侍女。

那侍女說青姑娘就近尋了個廂房,便換了身衣服,並未進後院去。

所以那天他在房外敲了半天門,實際上青黛根本就不在裏麵。

齊玉宣心中疑惑不解,本來想尋替他辦事的李勝問問。

但是自從自己出事之後,他就再也沒見到過李勝的影子。

齊玉宣覺得不對勁,案底吩咐人加大搜尋力度,一定要找到李勝。

他的直覺告訴自己出了事,李勝不見了,這其中絕對有問題!

饒是如此,知道青黛沒事,齊玉宣也鬆了口氣。

他看著頭頂天青色的床幔,聲音嘶啞道:“娘,隻要青姑娘過門了,咱們侯府這樁醜事便不攻自破。”

“還有一定要找到李勝!兒子變成這個樣子,跟他絕對有關係!找到他之後,兒子絕對不會放過他!”

齊玉宣掙紮著抓住默默流淚的侯夫人的手。

“娘,你快去辦!快照著我說的去辦!”

侯夫人看著有些發瘋發癲的兒子,幾乎要泣不成聲。

她又何嚐沒想過這個辦法?

可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宣兒,你不知道,三日之前陛下已經下旨,封青姑娘為妃,直接抬進宮去了……”

什麽?!

齊玉宣掙紮,差點要從床邊掉地上去了。

***

後宮裏突然多了位妃子,沉寂多年的後宮,彷彿像被投進一顆石子一般,頓生波瀾。

太後聽了這個訊息,第一個皺眉。

今日安平侯夫人還進宮向她哭訴了一番……

那孩子實在不像話,如何能抬臣子的未婚妻進宮為妃呢!

“太後老佛爺,陛下此舉,可是有些不妥……”

太後身旁的秋嬤嬤剛剛送走侯夫人,回來就看見太後緊鎖眉頭。

太後轉了轉手上的佛珠。

此舉當然不妥。

君奪臣妻,前朝的老臣們可又有一段時間要吵鬧起來了。

“陛下已經長大了,又素來與哀家不是一條心,哀家就是想管他也管不了。”

她並非當今天子的生母。

原本隻是先帝後宮四妃中最不受寵的那一個,膝下也無兒無女,也未摻和進奪嫡之爭中。

隻是沒想到當今的陛下能夠在眾多皇子中殺出重圍。

而她因為活得最久,是四妃中唯一一個活到陛下登基的時候,因此順理成章的成了太後。

也因此,對當今陛下,她是一點也管不了。

太後想了想,又問秋嬤嬤。

“青家的女兒是什麽身份?”

“回太後,是從六品光祿寺署正之女。”

從六品官員之女。

這身份不算太高。

想想侯府夫人到她這兒來訴苦,太後頓時覺得一陣頭疼。

她的想法也簡單。

陛下後宮中多年無子,若是新進宮的妃子能讓陛下多駐足後宮,倒也無可厚非。

就是名聲上不太好聽罷了。

太後這樣想想又覺得釋然。

陛下那個人,若真讓他循規蹈矩,那他就不是陛下了。

太後沒準備摻和進陛下的私事中,於是吩咐秋嬤嬤,下次若是侯夫人再來的話,就找個理由打發了吧。

***

“把人拖下去處理幹淨點兒,不要再讓朕聽見‘禍水’兩個字。”

暗處的兩個影子悄無聲息的將人給拖下去。

蕭廣白隨手將身後不小心粘上血的披風給脫下來扔掉。

立馬有小太監上來將披風撿拾下去,準備統一燒掉。

陛下有超乎尋常人的潔癖,隻要是被別人碰過的衣服或者是東西就會立馬扔掉。

小太監走後,成左眼中才流露出一些疑惑。

其實他不太明白。

陛下如此高調的寵娘娘,甚至不惜殺一儆百。

那娘娘豈不是會被架到高高的位置上,成為大臣們的攻擊的活靶子?查過了指揮官的腦部情況,他的腦部一直都是完好無損,未受過傷的,陷入昏迷本身就是異常情況。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麽回事,突然就出現了一道嚴重的創傷……”醫生被禁的言外之意就是,有人重創過指揮官。這是什麽情況?自從指揮官昏迷之後,整個診室都有重兵把守,每天被允許出入的隻有醫生和他。而且進來之前都要經過重重的檢驗,是誰能在這麽滴水不漏的包圍之下,還能悄無聲息的重創指揮官?副將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一種毛骨悚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