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5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4)

    

子!惹的天子不高興,她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見這小婢女已經嚇得跪到地上,咚咚咚的磕頭聲音聽的人頭皮發麻。青黛是個正常人,所以她看不得這樣的場麵。柳眉蹙起,她輕聲安慰著:“無事,你起來吧。”侯夫人作為當家主母,看到這一幕也皺了皺眉。隻不過礙於聖上親臨侯府,所以不好發作。雖然她完全沒想到,隻不過府中辦個宴會,居然引得陛下前來。但若是因為府中的下人而在陛下麵前失了侯府的顏麵,那可就罪無可恕了!“怎麽做...“此外郡主有令,請青黛姑娘到平陽侯府做客,請見縣令大人即刻趕往金陵平陽侯府。”

縣令心中一喜,他這個女兒莫不是還攀上了平陽郡主!

那可是正統的皇親國戚,當今陛下的姐姐華安公主便是下嫁平陽侯。

眼下大將軍又多年未掌兵權,因此比起大將軍府,平陽侯府話語權又更大了一些!

要是平陽侯府還有世子的話,若是再能搭上平陽世子這艘大船,那……前途不可限量!

但轉而他就想到了大將軍,可……大將軍那邊也看上了青黛,這……

“不可!”

縣令夫人突然大聲喊道。

“老爺您莫不是忘了,青黛早已許給了將軍府,咱們家還得進京給大將軍一個交代!”

縣令滿腹心思被戳破,心裏不由對這個夫人生出一股惱怒。

這他能不知道?關鍵是他現在不太想要知道這個事實!

青黛看縣令的的臉色就知道他心裏恐怕在打什麽算盤。

的確,平陽侯府和將軍府,兩個香餑餑,這貪婪的父親怕是一個都不想要放過!

黑衣侍衛顯然也不是傻子,看一眼他的臉色,就知道他的心裏打什麽小九九。

“此事無需擔心,平陽侯府自然會給將軍一個交代。”

黑衣侍衛一句話掐滅了縣令夫人滿腹的算盤。

青黛看著縣令夫人恨的滴血的眼神,心裏不由唏噓感歎。

還得是用魔法打敗魔法。

一聽有門,縣令的臉色立馬好了起來。

有平安侯府出麵,大將軍那邊就怪不了他了吧?

“那下官就多謝平陽郡主相助,必然將我這不爭氣的女兒平平安安的送到平陽侯府。”

黑衣男子完成了任務,這才滿意了一點。

青黛在縣令心中的地位一下子變成了香餑餑。

縣令立馬和顏悅色的對青黛說:“昨夜受驚了吧,今日休息一日,我們明天再出發。”

青黛麵上受寵若驚。

心裏則在暗嗤。

若非她還有利用價值,這個父親如何會對自己這麽噓寒問暖。

休息了一日一家人才上路,這一次縣令還特意多雇了輛馬車讓青黛坐著。

“阿黛,爹爹給你雇了輛馬車,免得受舟車勞頓之苦。”

青黛表麵上還笑著答應了,就像那個傻子庶女一樣。

心裏卻無比清楚。

一旦自己失去了利用價值,怕是這個父親,立馬就要翻臉吧。

***

公良修快馬加鞭七日回到皇宮之後,立刻派人瞭解了事情的全貌。

知道大將軍是看中了青黛的絕色容顏,所以強搶去做妾的。

公良修撫著玉扳指,沉吟片刻,殘忍一笑。

是時候該讓他們知道知道,自己的脾氣可不是那麽好的。

***

青黛一家人浩浩蕩蕩趕著馬車,前前後後經過了一個多月纔到金陵。

而剛在金陵落腳,大將軍那邊就收到信了。

準確的說是他派出去的護衛回來告的狀。

“將軍,平陽侯府實在不把您放在眼裏!”

從侍衛那裏得知了事情始末的大將軍十分憤怒。

平陽侯那個老匹夫,仗著自己攀上了公主一家,就越發不把他放在眼裏了。

現在竟然連一個小女娃娃都敢騎到他頭上。

簡直豈有此理!

這老匹夫一家怕是想吃他一刀!

就是公主又如何?出嫁從夫,既然嫁出去了,就跟皇室沒有關係了。

大將軍自認為平安侯為老不尊,劫他的小妾這事就是鬧到皇上麵前去,他也有理!

這時候他倒是忘記了,自己也是強取豪奪來的。

“老夫這就去平安侯家找他理論!”

大將軍呲著一口大牙,笑容猙獰。

大步流星走到練武場,提起自己的大刀,轉身就往外走。

那模樣不像是找回公道的,反倒像是去尋仇的。

***

平安侯一個多月前就接到了皇帝的密令,在府中專門開辟出西園,嬤嬤丫鬟等一眾下人都備好了,就等著陛下千叮萬囑的貴客上門。

青黛一家人到達平安侯府的時候,府門大開,平陽侯笑臉相迎,將他們一行人迎進了府中。

“下官見過侯爺……”

“青黛姑孃的住處,本侯已經安排好了,就在西園,那地方寬敞,亭台樓閣,樣樣俱全,姑娘且先去看看滿不滿意。”

平陽侯還沒等縣令說完話就出口打斷了,滿麵慈祥的對青黛說,還迂尊降貴親自領著青黛到了西園。

青黛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應該是皇帝提前安排好的。

高高在上的侯爺對自家的庶女噓寒問暖。

且侯爺剛剛像是沒看到他的樣子令縣令心中生出了怨懟。

縣令夫人臉色也微微僵硬。

他們這麽一大家子,在這裏就像擺設一樣,平陽侯眼中隻有那個小賤人。

青舞自打到了平陽侯府,府中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都在不斷打破她的認知。

朱門青石,紅瓦重疊。

走近了西園,更是粉牆環繞,楊柳依依

比之典故中“金屋藏嬌”都不為過。

能夠住在這樣的園子裏,青舞現在隻是想一想,虛榮心就極度膨脹。

“此處,便是青黛姑娘一人的住處了。”

……什麽?!

“侯爺大人,這麽大個園子……隻給妹妹住嗎?”

青舞不可置信的問。

“的確如此,小女救下青黛姑娘後,與姑娘一見如故,此處是小女特地為青黛姑娘準備的。”

“本侯這閨女尚在稚齡,不便見客,也實在養的有些嬌氣了,偏生就讓青黛姑娘一人住進來。”

平陽侯麵不改色的說道。

也確實是自家女兒年紀太小,他怕放她出來一不小心露餡兒了。

青黛偷偷的瞥了他一眼,覺得這平陽侯不愧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

看見沒,人家確實是有點東西在身上的!

平陽侯冷靜的跟青黛交換了一個眼神。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這……下官自然理解。”

一廳這麽大個園子,隻讓青黛一個人住,縣令的臉也有點掛不住了。

“下官一家人舟車勞頓才來到金陵,敢問侯爺……可否給安排個住處?”

平陽侯一甩袖子:“縣令請放心,本侯早已安排好了。”

見平安侯這副早有準備的樣子,縣令的臉色這纔好了一點。

縣令夫人和青舞臉色也緩和了下來。

……怎麽說他們也是青黛名義上的家人,怎麽也不可能沒個住處。

這平陽侯府地大物廣,他們隻要隨隨便便住進一個園子都精緻非凡。

如此一想,母女倆心中的貪婪就逐漸膨脹。

縣令夫人心裏的如意算盤劈裏啪啦的響。

既然住進了侯府,她隻需要等這小賤人嫁到大將軍府去,被將軍府中的妾室折磨的生不如死。

而老爺憑著那小賤人升官發財,又有了平安侯撐腰,她的女兒在金陵裏何愁找不到一個高門子弟嫁了?

如此一來,她的女兒絕對會比那賤人的女兒活得更好!

這小賤人生得漂亮又如何?

還不是得給她女兒做墊腳石!果嗜睡躺在山洞裏,他能夠在石床旁邊安靜的坐著看她一個上午一個下午。小狼王的變化,族人們看在眼裏,尤其是老狼人,每次見到小狼王和小王後的互動,都覺得尤其的有愛。“狼族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尤其是在有了小王後之後。老狼人不由的感歎一句,欣慰的笑了笑,直起腰到火坑旁邊拿了一根串了烤肉的樹枝。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果然濃鬱的肉香頓時四溢位來。嗷嗚嗷嗚,小王後的手藝實在太好了,這烤肉太好吃了!咬一口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