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53章 病嬌皇帝君奪臣妻(30)

    

候不要叫我陛下。”從他進這宮裏來,青黛都叫了他多少聲陛下了?她是縣令的女兒,他本就擔心青黛心思敏感放不開。這麽一叫,他們倆之間的差距就更大了,公良修很不喜歡。青黛現在這樣嬌俏調皮的樣子,纔是他最喜歡的。“叫一次,我就懲罰你一次。”青黛吐了吐小舌頭,裝作無辜:“我知道了,陛下。”說完又猛的捂住了嘴,靈動的雙眸忽閃忽閃,流露出鮮明的笑意。公良修瞧著懷裏人鮮活的樣子生出無限的柔情,忍不住又拿過她的小手放...……

這天晚上青黛又被某人身體力行的證明瞭,生皇子這件事情確實要靠男人。

青黛聲音都喊啞了,即便是流暢的人魚線,壁壘分明的腹肌都不能治癒她的悲傷。

二十多歲的老男人龍精虎壯,一旦開葷簡直就一發不可收拾。

青黛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淚眼朦朧間,她推了推蕭廣白,卻冷不防直直的對上那雙狹長的丹鳳眼。

原本清冷彷彿禁慾天神一般的丹鳳眼中,此刻遍佈著晦暗的**。

“就這樣停下來,如何讓青青給朕生皇子?”

炙熱的吻再一次覆上已經有些紅腫的唇,蕭廣白扶著她的側臉。

旖旎的親吻,要把人拉進來,然後沉溺在他的氣息中。

……(已刪減),然後沉沉的睡過去。

在意識清醒的最後一刻,她彷彿聽見男人喑啞至極的聲音:

“青青答應做朕的皇後好不好?你答應朕就停下來……”

青黛真被嚇到了,連忙道:

“好,好,我答應答應。”

男人白璧微瑕的側臉,這才緩慢揚起一個弧度。

****

青黛第二天睜眼,完全沒有一絲一毫想要起床的想法。

“係統……我感覺自己渾身被掏空了。”

係統已經自覺的把自己關進小黑屋裏幾天了……所以他更不敢想象宿主大大遭遇的慘況。

貼心的小統子覺得自己的宿主實在太可憐了,他又一次將宿主大大還欠債半年壽命這件事給嚥下去。

想了想,他默默的去商場裏翻了翻道具。

……最後翻出了一瓶補充元氣噴霧。

然後他默默的噴了噴,修補青黛被耗盡的體力。

青黛一睜眼一閉眼,這一次直接睡到了第三天的下午。

她坐在床上反思自己,為什麽會被搞得這麽慘?

雖然蕭廣白這個男人確實是男人中的極品……但是青黛表示自己真的經不起這麽造呀!

小宮女得了陛下的吩咐到乾清宮來擺膳。

滿滿一桌子香噴噴的膳食擺在青黛麵前,頓時她的一切想法都成了浮雲。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她真的非常需要滋補滋補。

然而在下筷子的時候,青黛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明明昨天她睜眼的時候還感覺到自己被掏空,今天怎麽就變得元氣滿滿連床都能下了?

係統(立馬舉手):宿主大大~~是因為統子給宿主大大噴了補充元氣噴霧!

補充元氣噴霧?

聽這個名字,青黛就明白了幾分。

“統子,你可以呀!生子係統不愧是生子係統,這業務簡直明明白白的!”

“那當然,人家可是專業的係統!”

青黛尋思了一下。

即便有了道具,她也不能就這樣放任蕭廣白。

必須找個辦法拿捏他!

青黛突然想起什麽,又問:“係統,我肚子裏現在有寶寶嗎?”

說起這個係統就非常的驕傲。

“宿主大大放心,宿主大大和男主大人第一次釀釀醬醬的時候統子就給宿主大大服用了龍鳳丹啦~~”

青黛聽了,默默的心裏算計著,突然又想到什麽立馬出聲:

“統子啊,你看……宿主大大我是不是應該也有自己的隱私呀?”

係統還沒反應過來,跟著應道:“是的。”

“咱們想法時時刻刻暴露在別人眼皮底下,是不是不太好?對不對?”

係統跟著點頭:“對。”

青黛繼續誘哄:

“那統子是不是不應該偷偷的偷窺我腦海裏的想法?係統是個好係統,一定會聽宿主大大的話,對不對?”

論成為一個好係統的心,絕對沒有人能比得過他這個統子。

當即就點頭:“對。”

於是青黛繼續引導:“所以咱是不是應該……”

係統這一次完全領會了青黛的意思。

“宿主大大放心,係統會遮蔽和宿主大大之間的心靈感應,確保宿主大大的隱私安全!”

get!

青黛再一次忽悠成功。

****

青黛在過著鹹魚一般被投喂的生活。

安平侯府,此刻卻一片黯淡。

自從上一次侯爺帶著世子進宮向陛下請罪,回來了以後臉色就越發的難看。

當天晚上,侯爺就連夜將世子送到長安城外去,並勒令他再也不準進京。

還是上官亦熙寫信送進宮告訴青黛這件事情,青黛才知道。

她向乾清宮裏的小太監打聽了一番,那小公公大概是得了蕭廣白的命令,並未向她隱瞞。

“娘娘有所不知,侯府世子之前雖然在長安中風評好,實際上背地裏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陛下拿捏了世子的罪證。

侯爺為了保世子一命,這纔不得不將人送到城外去。”

小公公小心翼翼的打量青黛的神色,見她神色淡淡的聽完這個訊息之後就去做別的了,暗自鬆了口氣。

禦書房。

暗衛在跟蕭廣白匯報乾清宮中發生的這番對話。

蕭廣白轉了轉手上的玉扳指,半晌沉聲吩咐道:

“吩咐乾清宮的下人,往後一切照常就行,她不喜歡被人時刻盯著,想要去做什麽就讓她做吧,宮中之人不得阻攔。”

暗衛跪在地上,瞧著陛下挺拔偉岸的背影。

他們這些影子一天十二個時辰跟在陛下身邊,當然知道的陛下心中那位娘娘意味著什麽。

陛下是個掌控欲和佔有慾都極強的人,現在卻主動放手,主動為娘娘讓步。

這……是真的把娘娘疼在骨子裏了吧。一笑。更何況依照那老禿驢的話來說,也未必就沒有任何希望。——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那老禿驢暗指的是什麽時候呢?***青黛在江中遊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盡管原主的家族後來沒落了,但是原主這具身體自小就是個精細養著的,細皮嫩肉,沒多大力氣。雖然她已經拿出了八百米遊泳賽將吃奶的力氣,但在水下越來越空氣越來越稀薄時也不由感覺到自己快要力盡。果然,這個江不是那麽好跳的。那老媽媽敢讓她上那條船,就是看在這江麵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