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70章 冷欲醫生繼子的契約小後媽(12)

    

城勢力大洗牌,朝臣知道這天將變了,原本對她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帝王現在手段雷厲風行,決策更是英明果斷,選賢舉能,任用賢才,新鮮血液的崛起代表著他們這些想要一勞永逸的官員們,即將麵臨著巨大的災難!這些接連不斷的訊息傳來,嚴重打擊到了二皇女,她意識到自己的皇姐變了,也是這些變化刺激到了她,讓她孤注一擲。原本那匹紅鬃烈馬是為帝王準備的,那匹馬本就充滿了靈性,若是在用藥使它狂躁,在帝王馴馬的時候,十有**...謝寧推開房門,長腿很快就邁步到搖籃邊。

而搖籃裏,兩個小寶寶眼睛都睜的大大的,擺出了同款吃手手的動作。

舅舅熟悉的氣息靠近,謝望舒和謝望予小寶寶都朝著他咯吱咯吱的笑。

“嗯,咿呀咿呀咿呀……”

兩個小寶寶滿足的朝天空胡亂伸手。

一看就是吃飽之後精力充沛的樣子。

謝寧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小寶寶的手心裏,小寶寶立刻就抓緊了來回搖晃。

“咯咯咯……”

兩個小寶寶表示自己都玩的不亦樂乎。

謝寧伸手扶了扶鏡框,眉宇間已經散去了緊張,多了一絲輕鬆。

兩個小寶寶對奶水的口味極其挑剔,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們這麽滿足的樣子了。

謝寧的目光不留落在桌子上已經陳媽被洗幹淨重新放回來的杯子。

他突然想到,青黛來檢查的那天在醫院裏化驗的結果。

當時小姑娘侷促的望著他,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裏盛著醉人的光暈。

貼身的小吊帶勾勒出柔軟的腰線和胸前飽滿的弧度。

看起來乖巧,又惹人憐愛。

……男人的目光像被燙到了一樣,飛速的離開。

清俊溫和的側臉看不出什麽,但短發下白皙的耳畔卻飛上了一抹紅。

***

晚上,謝老爺子準時在電視機前看四合院電視劇。

青黛則跟著謝奶奶一起到廚房去洗葡萄。

兩位老人對青黛的到來表示了極大的熱情,就連洗葡萄這種小事都要親力親為。

洗葡萄的時候,青黛眼尖的觀察到謝奶奶的左手好像使不上力氣,而且似乎還無法抬起來。

比如在裝葡萄的時候,本來是要拿並不高的架子上的一個碗。

而謝奶奶本來左手已經在使力往上伸了,但伸到一半又放下去換了右手。

青黛若有所思的看著這一幕。

她猜測謝奶奶或許左手的肌肉粘連所以使不上勁兒還抬不起來。

而且就剛剛那麽一個輕微的動作,謝奶奶這會兒已經在悄悄的按自己左手臂了。

青黛看的直皺眉,連忙放下東西去扶謝奶奶的左手臂。

“奶奶是不是左手疼了?我看您好像一直在按左手。”

謝奶奶先是一愣,隨即又微微的一笑:

“青丫頭,奶奶這都是老毛病了,不用緊張,一會兒就好了。”

青黛知道這不是一會兒就能好的。

這種小傷小痛,很多老人都會歸結為年紀大了的自然現象。

但是肌肉粘連會導致左手時不時的就發疼,間歇性的疼痛很讓老人受罪。

將葡萄放在客廳之後,青黛悄悄的去問了問陳媽。

陳媽倒是很驚訝青小姐會發現:

“老夫人這樣的毛病已經有幾年了,諮詢了醫生說的是因為老夫人的濕氣大,平常要多活動活動,現在每天晚上都會有傭人給老夫人拔罐祛除濕氣。”

青黛點點頭。

謝奶奶的症狀跟她猜測的一樣。

在自己的那個世界中,青黛就遇到過不少這樣的老人。

隻不過她的那個時代科技更加發達,配合著醫生的特效藥和堅持每日運動,這種症狀就能大大的緩解。

因為這種特效藥的發明給高齡老人帶來了福音,還曾一度上了新聞網。

而且她記得原主的媽媽似乎也有這些症狀。

原主為此還發愁過很長一段時間。

係統:宿主大大,係統出品的恢複元氣噴霧,配合著拔罐手法,也可以緩解奶奶的症狀哦~~~

對於小係統的給力,青黛第n+1次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

晚上,青黛正在陪著謝爺爺下軍棋,謝奶奶的手就已經疼的不行了。

“陳媽,我這半邊的時候感覺到疼的不行,看看小陶在不在,讓她過來幫我做個拔罐。”

謝爺爺和青黛緊張不已。

“手又開始疼了?快快叫小陶過來做個拔罐!”

青黛趁機扶住謝奶奶的半邊手臂,輕輕的替謝奶奶按摩了起來。

“奶奶先坐下來緩緩,陳媽已經去叫人了,要是疼的不行了,我先給你按按。”

依靠在沙發上的謝奶奶疼的哎喲哎喲的抽氣。

但不知道怎麽回事,伴隨著青黛的動作,那從骨頭縫裏滲出來的疼痛似乎有了緩解。

謝寧從樓上下來,正好看見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的奶奶。

爺爺和青黛正在她旁邊坐著。

謝寧眼中多了絲緊張,連忙走過來,溫和的聲音多了焦急:

“奶奶,您手臂又疼起來了?”

謝奶奶這個毛病有了很多年,謝寧為此去學了拔罐的手法。

現在看見平常專門給謝奶奶做拔罐的傭人還沒回來,謝寧當機立斷道:

“奶奶,我先給您做個拔罐吧。”

謝寧的語速很快,兩句話間幾乎沒有停歇。

等他說完了,謝奶奶才睜開眼睛連忙道:

“小寧呀,不用緊張奶奶,青丫頭剛剛給我按了按,現在奶奶感覺好像沒那麽疼了,不用緊張,不用緊張。”

謝寧感到有些詫異,這才正大光明的將視線落在青黛身上。

青黛朝他安撫的一笑。

“我媽媽其實也有這個毛病,正好我們家有一個多年老中醫的親戚,教了這套按摩手法,奶奶要是太疼了,這樣按可以緩解一些。”

謝寧不知道其中還有這樣的緣故,但聽見奶奶說沒那麽疼了,提著的心微微的放下了。

他朝青黛點點頭,深邃的眼底流露出真心實意的感激。

青黛在謝奶奶左手臂周圍充分的按了按,謝奶奶感覺到左手臂暖融融的極大的驅散了濕氣帶來的疼痛。

謝奶奶握著青黛的手,語氣不掩激動:

“青丫頭的手法真好,奶奶真感覺手臂這邊沒那麽疼了,青丫頭真是奶奶家的福星。”

青黛被老人誇的不好意思。

這些年紀大的老人最是害怕寂寞,尋常有小輩多陪陪他們,他們就會感到非常的暖心。

謝家爺爺奶奶感覺到高興的根本原因,也是因為有謝寧和她兩個小輩在這兒陪著他們說說話,逗逗趣。

她的目光移了移,見到謝寧正彎著極為好看的弧度看向她。

青黛頂著一種灼燒臉皮的熱度對他小聲說:

“奶奶會疼的根本原因還是濕氣大,謝醫生還是要定時給奶奶做拔罐。”

交匯的目光中,謝寧看著小姑娘有些羞澀的眉眼,有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清風越過八百裏,風也坦蕩,樹也坦蕩。

他亦然。

***

謝寧給奶奶做完拔罐兒,又和青黛一起將奶奶扶到床上躺下。

等謝奶奶安定下來之後,兩人才走出了房間,留爺爺和奶奶在裏麵說話。

兩人並肩而行,似乎都心照不宣的放慢了腳步。

最後還是青黛停在房門前,指了指房門:

“謝,謝醫生,我到了。”

謝寧聽著她侷促的稱呼,俊朗的眉眼不由上挑。

他往前走了兩步,高大挺拔的身影罩在陰影裏,沒來由的多出了幾分壓迫感。

“又忘了嗎?”

隨著男人微微俯身,青黛頓時覺得周圍的空間都變得逼仄起來。

“……什麽?”

那張放大版的清雋雅緻的臉就在她麵前不到5厘米的地方。

謝寧盯著那雙濕漉漉的躲閃的翦水秋瞳,自某個不停跳的地方生出了一股衝動:

“我們現在是相親關係,不是醫患關係。”不時閃過一抹狡詐和嗜血,而看見靠岸停放的幾艘輪船,這才化為深不可測。——正是洛科。而另外一輛,就是他們的交易人。洛科對對方這種架子感到極為的不滿,作為黑幫教父,一向都是別人等他,哪有他主動去找別人的道理?洛克一個眼神,手下就明白了,他下車去敲了敲對方的車窗。對方的車窗已經有下降趨勢,然而還沒得露出一條縫來,遠處突然響起一聲爆破聲。鳴笛聲的防彈警車迅速駛來,隧道不長,武裝部隊的車輛進來之後很快就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