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7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6)

    

覺得時機太過湊巧。設下這個宴席七分有結交之意,三分有試探之想。所以幾番來往之間,鄭員外的稱呼已經從楚公子變成了楚兄這般親密的稱呼。鄭員外心中所思所想,蕭廣白又如何不知?徹查這個案子,本就是他隨手而為。就算是此時此刻,蕭廣白也根本未把這一船的人放在眼中。此下江南,他隻是為了尋找一名神醫來治療自己多年的暗疾。自他幼時受暗傷起這麽多年,從未對任何一個女人有過反應,以至現在都無子嗣,江山更是後繼無人。身為...平陽侯沒有想到,這莽夫衝動起來居然這麽不管不顧。

他都已經如此出言警告了,居然還不停下腳步。

平陽侯一介文人,雖然位高權重卻不通武術。

根本攔不住在戰場上廝殺過的大將軍。

他麵色凝重的想,看來現在隻有陛下親臨纔能夠阻止他了。

而早在青黛姑娘進府的時候,他就已經指使暗衛去通知陛下,眼下應該是快到了。

平陽侯心裏焦急的催促著。

可千萬別讓人在他這兒出了什麽岔子啊……

其實平陽侯不知道的是,公良修早已經將自己的暗衛留在青黛身邊保護她。

他早已動了要接青黛入宮的想法。

且這姑娘身邊都是群狼豺虎豹,他怎麽可能放心她一個人回去呢?

此刻暗處的影子已經蓄勢待發,手中袖箭馬上就要射出去了。

一旦大將軍敢對青黛姑娘動手動腳,他便會執行陛下的命令。

格殺勿論!

青黛冷眼看著一步一步靠近的大將軍,在心裏默默的數著數。

“妹妹,大將軍來了。”

耳邊是青舞幸災樂禍的氣音。

“你放心,等你進了將軍府做了妾,姐姐我一定會找個京城子弟高嫁過去。逢年過節,姐姐一定會去看看你,看看你被折磨成什麽可憐的樣子!”

青舞極力控製聲音,隻讓她們兩人聽見。

聲線卻因為極度的激動而微微發抖。

青黛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這姑娘到底在做什麽美夢?

現在是大白天,還是晚上回去再睡覺吧!

青舞正沉溺於對未來的各種幻想之中,卻感覺到手腕處的力氣突然加大。

她猝不及防,一個踉蹌,伸手青黛推了一把。

青黛抓緊時機,然後……往地上一躺!

口中也呻吟出聲:“我的肚子好疼!”

青舞:……?

她根本搞不懂現在是什麽情況???

“……我的肚子好疼……”

青黛使出全身的力氣擠出幾滴鱷魚的眼淚,捂著肚子呻吟,唇色發白,兩頰蒼白如紙。

平陽侯臉色頓時大變!

平陽侯府的大門被猛地推開。

“——聖上駕到。”

等聽清楚了巨大的唱和聲,所有人的臉色都是突變。

****

公良修大步流星的走進來,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呻吟的青黛。

他臉色頓變,疾馳過去,攔腰抱起了青黛。

“快傳太醫!到底是誰傷了她!給朕通通拿下!”

穿著碧璽青鳥服的錦衣衛如狂風掃落葉般襲卷進平陽侯府,裏裏裏外外的守在在各個拐角出口處。

聖上微服,錦衣衛親臨。

不到一刻鍾,除了平陽侯以外的所有人都被錦衣衛架在脖子上的長刀壓著,跪在西園廂房的門外。

廂房內,太醫戰戰兢兢的給公良修懷中的姑娘把脈。

黑壓壓的怒氣籠罩在帝王的頭上,雷霆之怒令那張冷峻威嚴的臉更加無法直視。

帝王眉眼中的淩厲,看得三個太醫心驚肉跳。

可……來回把脈了這麽長時間,他們還是不敢將真實情況告訴陛下。

三個太醫輪番上陣,最終發現三人得出的結果一致。

三個太醫突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公良修皺眉:“到底怎麽樣了?如實稟告!”

太醫們匍匐在地,聲音中帶著顯而易見的顫抖。

“陛下……這姑娘是……是懷孕了!”

“你說什麽?”

公良修臉色喜怒難辨。

他現在很懷疑自己的耳朵,尤其是剛剛那句話,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太醫渾身越發顫抖起來。

陛下跟著女子如此親密,他們都不得不懷疑,這女子是即將入宮的娘娘。

但當今陛下多年無子,可這姑娘現在又懷孕了。

幾個太醫根本就沒往皇帝身上想,以為這個姑娘懷的是別人的孩子。

但這要是說出來,恐怕會引得陛下勃然大怒!

“如實稟告,若有欺瞞,朕立馬讓人取你們項上人頭!”

公良修心情十分煩躁,導致他將帝王的威嚴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死道友不死貧道!

太醫咬牙又說了一遍:“臣等一致的決斷,都是這姑娘已經有了一月的身孕。”

一個月的身孕。

算算時間不就是他們有了的那一晚上嗎?!

青黛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的事情,公良修早就已經查了個底朝天,自然知道他是個未出閣的少女。

唯一有的一次,就是那一晚上,他們兩人的意亂情迷。

所以,孩子是他的!

就像憑空一個巨大的餡餅砸下來一樣,還正好砸中了公良修的頭。

真的懷孕了!

公良修這一瞬間在心裏生出極度的狂喜!

他中年無子至今,終於要有孩子,有繼承人了!

有了繼承人,他就完全不用跳進臨王的陽謀中了。

還洗刷了身為帝王多年無子的恥辱!

而且……這個孩子還是懷中女子懷的!

公良修深邃的眼中透露出狂喜。

但是轉眼之間他就想到了青黛剛剛捂著肚子躺在地上呻吟的樣子。

頓時他就緊張起來。

“剛才她倒地不起,可是傷到了身子?”

幾個太醫看著聽到這個驚天訊息之後,帝王眼中流露出的欣喜。

心裏有一個巨大的疑惑逐漸形成。

高興成這樣……難不成這女子懷的竟然是……皇嗣?

除了這個猜測,他們已經想不到其他的理由能夠讓陛下欣喜至此了。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女子可就有大造化了!

太醫穩了穩的心神,畢恭畢敬道:

“回陛下,姑娘無礙,隻是受驚過度引發的腹痛。此後須得好生養護,不得再經受大喜大悲之事。”

公良修聽到青黛沒有傷了身體,這才放心下來。

他看著懷中沉睡的女子,大掌覆在她柔軟的小腹上,眼中流露出無盡的欣喜和寵溺。

男人心底柔軟至極。

這是他和她的孩子。

他們第一個孩子必然是要做他的嫡子的。

他會娶她,然後許她皇後之位,好好教他們的孩子,將他培養成大燕國的繼承人。

絕對比臨王那五個孩子都強!

但是……

公良修緩慢的轉開眼睛,看向門外跪著的一群人。

在此之前,這群膽敢傷害他的皇後和皇嗣的雜碎,也該提前處置了。

想到剛剛青黛冷汗涔涔的躺在他懷中暈過去的樣子,公良修心中一陣怒火中燒。

這是他的女人和孩子,誰敢傷害她們,他定然第一個要滅他九族!服輸?怎麽這會兒慫了……嗯?”男人是從容的,饜足的,靠近她抱著她的時候,又是火熱的。衣帶被他穩穩的掌控在掌心裏,五指張開時的韻道,頗有種乾坤在握,大局已定的味道。督軍上樓時就得了吩咐要去拿新做的衣服的李嫂,就聽到澡房裏督軍低沉的,沙啞的,還帶著笑意的聲音傳出:“……裏麵沒瑏,嗯?”之後就是一些更加嬌媚的,含糊不清的聲音泄露出來,別說是男人了,她一個女人聽的骨頭都酥了。李嫂一大把年紀了,送個衣服還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