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76章 冷欲醫生繼子的契約小後媽(18)

    

他很清楚黑幫不會留無用之人,即便那個人是孕婦。女人和孩子對他們來說等同於玩物。真正對他們有用的是有利用價值的人,而青黛此刻就需要這個利用價值,一旦她失去了價值,就會立刻被抹殺。於是乎,青黛詭異的在黑幫中存活了下來,且一直都在黑幫的重重“監控”之下,一舉一動都受到了嚴格的管控,走哪兒都有人跟到哪。真正讓她覺得耐人尋味的是,慕言對她的態度。慕言每天早出晚歸。這個男人一直表現的就像真是一個黑道大佬一樣。...燈光調到昏暗的房間裏,男人一隻手撐在地板上,另一隻手下意識的扶著女人的腰。

他雲淡風輕的瞳孔此時劇烈的瑟縮,唇上香甜溫柔的氣息不斷的深入,令他心髒劇烈的跳動,撐著身體的手幾乎快要支援不住。

貼著自己的身體是柔軟的,唇間的觸感是甜美的。

他渾身緊繃,卻情不自禁的閉眼感受唇齒間美好的觸感,輾轉廝磨。然後這抹柔軟的觸感從他唇角、下巴一直滑到脖頸處。

青黛整個人縮到他胸前,頭一歪,睡著了。

周圍一片寂靜,鴉雀無聲,謝寧卻感到自己的心髒越跳越劇烈,彷彿要震破耳膜一般。

他的眼神還有些渙散,喉結不自覺的上下滾動,環在女人腰間的手不斷的收緊。

最後他閉上眼睛,緊緊的抱住了她。

台燈發出昏暗的光線,謝寧坐在床邊,鼻梁上架著的鏡框反射出一片白光,遮住他幽深的眼底。

盯著床上睡得正熟的人不知多長時間,他才起身退出了房門。

謝寧走後青黛翻了個身,食指碰了碰自己的唇瓣,然後閉著眼睛安然的睡過去。

***

第二天,青黛照例按時到謝寧房間裏去照看兩個小寶寶。

她剛剛在沙發上坐下,浴室的門就被開啟了。

謝寧襯衫還有些濕,領口處露出一小片象牙白的肌膚,渾身冒著熱氣,整個人顯得俊美又慵懶。

青黛眨了眨眼,大清早上被如此禁慾的美男濕身誘惑,她真的會火氣上漲的好嗎?!

“謝醫生,早呀。”

“嗯,早。”

謝寧微微一笑,略帶清冷的臉龐更是晃眼。

青黛還沒回過神來,對方就已經邁著長腿走到她身邊來,然後彎腰俯身向她傾斜過來。

青黛眼睛睜的大大的。

下一刻,鼻翼間好聞的氣息又稍稍遠了一些。

“咯咯咯咯咯……”

“這兩個小家夥一直都非常喜歡你,在我這裏待一天都沒見他們笑得這麽開心。”

謝寧俯身拿搭在沙發旁邊的毛巾,見到青黛有些愣神的雙眼,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下移落在嫣紅的唇瓣上。

想到昨天晚上那個讓他心如擂鼓的吻,神色有些不自然。

青黛被小寶寶們的笑聲喚醒,唇邊不由也綻放出美好的笑容。

她伸手握了握小望舒朝天空伸出來的小手手,又點了點小望予熟睡中的臉蛋。

“應該是這些天小寶寶們熟悉我的氣息,所以我一靠近就會比較興奮。”

青黛說話的時候,謝寧的目光總是不由自主的落在她張合的紅唇上。

不知怎麽了,看見青黛似乎完全忘記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麽的樣子,謝寧心裏生出一絲不自然。

所以他鬼使神差就問了一句:“昨天晚上喝了酒,現在感覺頭疼嗎?”

青黛心髒加速的一秒,臉上卻一派自然:“我的酒量比較淺,沒喝多少,隻是沒想到還是頭暈乎的。昨天晚上是編輯送我回來的嗎?是不是給謝醫生添麻煩了?”

謝寧看著青黛那雙略帶懊惱卻清澈的眼睛。

昨天晚上的事情對方什麽也不記得了,他說不出來心裏是一種什麽滋味。

“沒有添麻煩,昨天我去接你的時候他們還沒走,所以我就直接把你帶回來了。”

小姑娘微微鬆一口氣,像是害怕自己喝醉之後給人家添麻煩。

謝寧一時難言自己心裏是什麽感受。

***

可讓謝寧沒有想到的是,早上正準備驅車趕往醫院的時候,??卻發現車庫裏停著另一輛車。

駕駛座裏坐著的,赫然是昨天晚上提出要送他們一程的那個蘇總。

青黛接到來自蘇璋的電話時還有些懵懂。

他怎麽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

昨晚有係統給的解酒膠囊,青黛自然是沒喝醉,所以昨晚雖然她沒看見狀況,但是所有人說的話她都聽見了。

青黛在自己心裏計較。

難不成這位蘇總對原主有意思?

青黛順著對方的話到了車庫,剛一見麵對方就下了車朝她招手。

“蘇總,您怎麽會在這兒?”

青黛走過去不解的問。

蘇璋卻笑著解釋道:“昨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意外發現跟那位謝醫生的路線是一致的,原來大家在這一片房區都有房子。

你的編輯跟我說,今天你要去公司交稿順便去開會,我想著這一片打車非常麻煩,正好我也要去,就順路帶你一程。”

青黛看對方西裝革履的樣子,車後座上還放著檔案和公文包。

再加上編輯今天早上通知過她要來公司開會。

青黛瞬間明白他去公司有什麽事了。

係統:宿主大大,發現男主大人就在不遠處哦~~

青黛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謝寧和她相安無事的談話,知道這回要下一劑猛藥。

加之對方說的都是實情,這一片確實不好打車,所以青黛沒多猶豫就答應了。

***

謝寧前些天剛剛參與完成一台聯合型大型手術,手術持續了一天一夜,所有參加的醫生都疲憊不堪。

所以醫院給所有參與手術的醫生都放了一天的假。

他昨天晚上下了班就匆忙去接青黛,本來是打算今天早上回醫院拿些資料和術後的診斷報告。

然後就在家休息一天,順便陪著兩個小寶寶和……她。

可他卻怎麽也沒想到會撞見現在這一幕。

青黛站在那個男人的車前,跟他不知說了什麽,然後就上了對方的車。

理智告訴他,他們是合作關係,但手上已經發動車跟著前麵那輛。

他在青黛公司門口停車時,眼神往旁邊一瞥,就看見前麵兩人相攜著往裏走。

男人西裝革履,女人端莊知性。

不過是在一起走的一個背影就讓謝寧心髒微微收緊,有一股鬱氣頓時堵在心口。

謝寧坐在車裏的一個小時中,無數次點進跟青黛的對話方塊,想要發點什麽。

可下手卻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麽。

他就這樣躊躇了一個小時,然後就看見青黛和那人雙雙出了公司。

青黛又上了對方的車。

謝寧收了手機,胸腔有一股急劇增長的躁意。

在對方的車子消失之後,謝寧插上鑰匙,倒車往反方向走,同時給老宅撥了個電話。

“喂,是陳媽嗎?我有點事想找爺爺,麻煩您把電話給我爺爺。”

***

青黛從係統那裏知道謝寧全程跟著他們到公司,隻是他們從公司離開的時候卻又沒繼續跟著。

其實離開的時候青黛會坐上蘇璋的車還真是個意外。ˎׂ��ȡ������ڲ�Ҫ�o�Լ�̫��ľ������������b��Ҫÿ���_�_���ĵĶ��^�������䐂�����飬���������鶼��ԓ�nj������ĵģ����o���Y�����˾��С������f������߀������������ֱ����Z���[�ޣ��c����ֹ���������ҵ���Ӗ�ώ��������ʲ�����ɉ����������S�r���������҃A�V�������@�낀С�r�Ľ�������ÿλ�����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