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82章 冷欲醫生繼子的契約小後媽(24)

    

道能不能幹活……”“能不能幹活算什麽,你沒看見嗎?去年那下鄉來的女同誌跟咱們隊裏的大牛看對眼了,現在人家女同誌領了什麽任務都是大牛替她頂著的。”“……這有物件的人就是不一樣,一個人能幹兩個人的活……”“之前還覺得那女同誌憨憨的,脾氣也不太好,也不知道大牛是為了是個什麽盼頭,現在倒是知道了……”“這你就不懂了吧,就咱們隊裏的那些女知青,那個模樣最水靈的,要是那女同誌看上我了,輕飄飄一句話,這我能扛得...謝寧用很冷靜的語氣解釋了莊家和他們謝家的淵源,包括莊鶴琴曾經向他表白過的事情,他也沒有瞞著青黛。

“簡訊上的這張照片,是我今天早上值班的時候的場景,所以我有一些懷疑是她做的。

還有那個突然被合作商塞過來的人,這個微信我會讓人去查,暫時你先不要跟他見麵。”

謝寧坦白完一切,看見青黛終於願意把頭轉回來。

他頓了兩秒鍾,隨後盯著青黛的眼睛,用一種很真誠和鄭重的語氣:

“因為姐姐的事情,我曾經一度對婚姻無感,雖然我不承認,但是姐姐的經曆確實是我心上的一道傷疤,以前是對男女之情無感,從姐姐之後是對愛情避而遠之。”

“不過現在我才意識到,之所以會這樣想,是因為沒有遇見一個真正讓我覺得,隻要一想起來心裏就會發甜的人。”

聽到這句話,青黛內心不自覺的顫了一下。

謝寧輕輕抬起她的下巴,漆黑的眼眸柔和到不可思議。

“青青,你是一個自帶陽光的人,因為靠近你,所以我乃至整個謝家都在被治癒。”

“我們之間沒有別人,從始至終都隻有你一個人。”

曾經,姐姐的去世讓整個謝家都蒙上了一層陰影,可自從青黛到了謝家之後,爺爺奶奶明顯從這種陰影中走出來了。

老人有了新的感情寄托,奶奶經常一發呆一坐就是一個下午的肩好轉了,爺爺更是變成以前那個頑皮的小老頭。

……尤其是連下藥這招都會了。

謝家陰霾散去,重新照射進久違的陽光。

如今的他,亦是。

謝寧的話音和他的吻是一起落下的,混雜著他悲痛與釋然的情愫,彷彿胸腔中湧動的所有的五味雜陳的心情都能通過這個吻分享給懷中的這個人。

遠處似乎還有一個粗裏粗氣的男生在罵罵咧咧,隨後又有女人嘶叫的聲音。

青黛動了動脖子,卻感覺到脖頸上有一股溫熱一路滑下。

她沒再繼續動,而是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腰,小手攀上他的肩,傳遞獨屬於他們之間的安撫。

***

謝寧將青黛的手機移交給了自己的朋友,連在一起的,還有他自己的手機。

因為青黛提出,如果不是什麽特殊的原因,莊鶴琴不會在兩人還沒在一起的時候就盯上青黛的。

最終朋友那邊給來的反饋是謝寧的手機中被安裝了監控器。

監控器已經安了兩年了,是當初謝寧拒絕莊鶴琴之後,莊鶴琴一時無法接受,所以偏執的偷偷給謝寧手機安裝監控器。

同時青黛還知道莊鶴琴就是在自己住進謝家之後,才找各種藉口讓中年男人帶她回國。

青黛的知道這個訊息之後,連夜跟編輯商量重新調查了一下合作商莫總的身份。

由於謝寧和係統的介入,他們毫不費勁的查出了原來莫總跟中年男人有交情。

是莊鶴琴私下裏瞞著中年男人偷偷的向他求情的。

起初莫總不知情以為是中年男人默許了,後來詢問之後才發現是莊鶴琴自作主張,所以拒絕了她。

而莊鶴琴卻喪心病狂的給莫總下藥,然後拍下了兩人躺在一張床上的照片,藉此威脅莫總。

萬般無奈之下,莫總才終於找上青黛,配合了莊鶴琴的舉動。

謝寧直接找上莫總,將這些證據全部都擺在他麵前,莫總最終才坦白莊鶴琴的計劃。

莊鶴琴接近青黛的目的自然是要毀了她。

甚至已經計劃好在青黛答應帶她這個新人之後就找槍手如法炮製抄襲事件。

而且她已經找上了青黛公司的對家,跟他們約定好了要借抄襲事件再漲一波熱度。

白榆一聽抄襲事件立馬就火冒三丈,怒氣衝衝的返回公司去跟公司的總裁報告了這件事情。

最終對家的陰謀被拆穿,莊鶴琴也被公司告上法庭。

而莊鶴琴那邊,在醫院裏手術結束的那一天,中年男人在聽了院長的話之後就把她帶走了。

男人處理事情的方法簡單粗暴。

把莊鶴琴帶回家關上門,上手就暴打了一頓。

中年男人打人的時候,莊鶴琴才兩歲的小女兒根本就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但女兒的天性促使她腿腳不穩的走到媽媽身邊。

中年男人沒有收住力道,不小心誤傷了女兒。

大概是鄰居聽見了打人的動靜以及小女孩的哭聲,所以趕緊報警了。

中年男人因為家暴所以被拘留了十幾天。

在進警局之前,他還惡聲惡氣的對著莊鶴琴說:

“你這個惡毒的娘們居然敢害死了我的兒子,你給我等著,等我出來……”

一旁的警察止住了男人發瘋發狂的動作,嚴厲的語氣讓人生畏:

“拘留是讓你悔過,不是讓你變本加厲!”

失去了男人的庇佑,莊鶴琴被青黛公司告上法庭,自然也不會有什麽好結果。

她甚至連律師都請不起,出庭的那天渾身破爛髒兮兮的。

因為莊鶴琴種種觸犯法律的行為,導致她直接被判處進監獄蹲大牢。

鑒於父親有家暴傾向,且已經對自己的小女兒出手過。

最終在謝寧和青黛的幹預之下,法庭給小女兒找了另外一個法定監護人。

***

一切塵埃落定。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謝家和青家又聚在一起,而這一次他們商討的是兩家小輩舉辦婚禮的事。

聚會結束之後,青黛本來是跟著媽媽,準備回自己家裏一趟。

而車開到半路上了,青黛卻發現自己父母在並不是自己家的酒店前停下了。

青黛疑惑的跟著下車。

四麵禮炮聲驟然響起,絢麗的煙火布滿整片天空。滿天氣球飛舞,口哨聲,吆喝聲,祝賀聲接連不斷。

酒店的大門被兩個巨大的玩偶娃娃給推開。

青黛才發現一條紅毯從酒店門口一直到裏麵,而紅毯的盡頭站著難得西裝革履的英俊的男人。

謝寧走到青黛麵前的時候,她還有點沒反應過來,直到男人把手上的花遞給她,她纔像是被按了看時間一樣眨了眨眼睛。

“這是……你特意準備的?”

活了四世的青黛,這還是第1次親身經曆這樣的大場麵,站在紅毯上還對眼前的這一切有些不確定。

紅毯的兩邊吵吵鬧鬧的,是謝家的親戚還有青家的親戚,青黛隻要稍微偏一下視線,就能看見親家爺爺頭上戴著一個巨大的尖尖的禮帽,嘴上含著一個一吹就能捲起來的口哨。

青黛抱著花,而謝寧則在她麵前單膝跪下。

男人抬頭的時候,眼中是碎鑽一般璀璨的光芒,嗓音是從未有過的溫柔眷戀:

“青青,因為想給你一個驚喜,所以隻能拜托伯父伯母先瞞著你。

之前領證領的就倉促,因為我出於私心迫不及待的想讓你到我身邊來。

不過,現在我已經不滿足於獨占你,還想讓所有人都知道謝家唯一的女主人是什麽樣子。

所以——你願意嫁給我嗎?”�@�F���˘O�ȵı�׾�Ͳ�֪���롣�@ԓ���ģ�׌��������ۜIԽĨԽ�࣬׌һ�����F���������˶�ֹ��ס�����ᣬ��ǻ���������������^���������Y����������Ҫ�lй�����@������ӵē��@���¡����ɾS�����������ڵ��ϣ���ָ�����������L�l��ü�ۜ؝�������lй��******��һ����������K�ֹס�˿�•�����Լ��@����˿޳���һ��С�׻����е�ʮ�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