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9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8)

    

此同時。朝堂上關於青黛的議論也在與日俱增。陛下先是不顧青妃娘娘本是侯府世子的未婚妻,而將她強接進宮中。接著又是罰侯府世子。安平侯府也不知是何原因,突然將世子送出了長安城,一時間長安像是失去了齊玉宣這個人一樣。最後是,陛下日日流連青妃娘娘。如此獨寵椒房,皇室如何能夠開枝散葉,綿延子嗣?對青黛的議論如火如荼,甚至都傳到了慈寧宮太後的耳中。太後氣的直接摔了手邊的茶盞。青黛的丫頭聰明懂事又對她孝順。最重要...公良修別有意味的抬眸。

他眼底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嗜血之色,令人毛骨悚然。

皇帝的臉色看著著實嚇人,縣令驚得頭皮發麻。

“哦,朕還忘了你了。”

“來人,把縣令押下去,同那對母女一起,務必讓他們三人把自己做過的事情都給吐出來。”

縣令驚得汗毛直立。

錦衣衛上前來抓他的時候,他還在不停的掙紮:“陛下……陛下!下官是青黛的爹呀!”

“哼!”

公良修唇角的弧度都帶有嗜血的味道。

“賣女求榮,你這樣的人不配做黛兒的爹!少說廢話,拖下去。”

錦衣衛三下五除二將縣令給帶下去了。

盡管皇帝並沒有多說,秋指揮使也知道這三人怕是後半輩子隻能在折磨中度過了。

公良修緩慢轉身。

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了。

大將軍還被押著無法動彈。

從他的角度隻能夠看見帝王朱紫色的窄袖瀾邊上綴著的金絲。

初始聽到青黛懷孕的訊息時,大將軍怒目圓睜,第一反應是那個不守婦德的賤人居然敢勾搭陛下?

再就是眼神一暗,若是她真的懷了皇帝的孩子,那他豈不是再無機會得到那個美人了?

但是很快,另一件事情立馬占據了他的心神。

若是皇帝有了孩子……那還要如何過繼臨王的孩子?

“朕聽說……大將軍許了縣令高官厚祿來換青黛入將軍府……”

帝王的語氣中盡是漫不經心,但周身上下卻沁出了十足的寒意。

事到如今,大將軍如何還能承認?

“啟稟陛下,臣絕無此心!全是那縣令府想要攀上臣,所以將家中女兒許給臣。臣也是被蒙在骨子裏,若臣知道真相,豈敢生出覬覦之心!”

大將軍的語氣中盡是無可奈何,還有被欺騙的驚訝。

不得不說人死到臨頭了,還是能激發身上的潛能的。

此刻大將軍的求生意識就萬分的強烈。

平安侯一言難盡的看著他。

大將軍或許還不知道,今天這事根本就不是空穴來風。

陛下早已洞察了一切,此時還在狡辯,無異於火上澆油。

“哦,是嗎?”

公良修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自然是如此,臣之言若有虛,自當天打雷劈!”

大將軍麵不改色的暗自發誓,語氣真誠的一點看不出來剛剛無賴的樣子。

公良修耐心耗盡,再也不想看見他。

“錦衣衛,將大將軍這些年做過的好事全部都給他自己看看,好讓老將軍也知道自己為什麽丟了頭頂上這頂帽子。”

秋指揮使從袖口中掏出一卷紙,十分客氣地遞到了大將軍的麵前。

這上麵他強搶絕色民女,買官賣官,在軍隊裏做的那些勾當,全部都白紙黑字的袒露在青天白日下。

大將軍拿紙的手都在顫抖。

他突然清醒過來,猛地把手上的東西丟了。

“陛下,陛下……這些都是別人冤枉臣的,求陛下明察!”

公良修冷酷的看著他。

這些證據其實他早就握在手中,遲遲沒有拿出來,就是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

如今這老東西已經上了年紀,上交兵權,時機已差不多成熟。

且這老東西居然將手動到了青黛身上。

那就別怪他翻臉無情了!

“大將軍德行有虧,狼子野心!來人,把他押下去,抄沒家產,摘去烏紗帽,削職為民,流放西荒!”

大將軍臉色灰敗的倒地不起。

完了,一切全都完了。

***

陛下帶了一名女子回宮。

這個訊息如同狂風一般,迅速席捲至三宮六院。

後宮多年無所出,皇帝剛開始還大加選秀,大臣們也不停的送女子進宮。

可依舊收效甚微,後宮之人仍然連個懷孕的都沒有。

漸漸皇帝也歇了選妃的心思。

大臣們則開始專心致誌的催促自家入宮的女兒抓住時機。

隻要沒懷孕,那就是機會!

先皇後早就離世,後位懸虛多年。

似乎所有人都已經預設了,哪家的女兒隻要能懷上嫡長子,就有機會坐上皇後之位。

那就是天大的榮譽!

沒想到時隔多年,陛下竟然又帶女子入宮了!

公良修抱著青黛進了景仁宮。

生子係統抓緊時間把青黛叫醒。

他這個宿主實在心大,在聽著皇帝處置那極品一家和大將軍的時候,居然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這也不能怪青黛。

坐古代的馬車,舟車勞頓的一個多月。

那搖搖晃晃的馬車,坐的實在讓人昏昏欲睡。

一個月的時間不長不短,也讓她染上了時不時就打瞌睡的毛病。

聽見壞人全都被處罰了,她頭皮一鬆,內心舒爽,可不就這麽睡過去了嗎?

濃密的睫毛亂顫著,青黛不緊不慢的睜開了眼睛。

寢殿內以花梨木設的紗櫥、菱紗帳的間隔,都是極其精巧雅緻的陳設。

青黛看著眼前陌生的地方,“驚訝”道:“我這是在哪兒?”

公良修轉了個身就發現青黛已經醒過來了,連忙趕到她身邊,坐在床邊上。

“黛兒,你終於醒了。”

公良修讓青黛靠進自己懷裏,大手溫柔眷戀的護著她的小腹。

“這是……怎麽回事?”

男子的聲音響在耳畔,極其輕柔得向她解釋:“我的黛兒,你都不知道你已經懷孕了,一個月的身孕。”

懷著女子聽到他的話,驚訝的捂住了嘴。

“我居然……懷孕了?!”

青黛轉而又羞澀的小聲嘀咕:“可……可我隻與公子有過呀……”

公良修自然聽見了她這句嘀咕,心底更是柔情一片。

“對,是你我的孩子。”

說把她鬆開了懷中的女子,轉而跟她麵對麵。

“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坦白,衛修並不是我的真名,我複姓公良,單名一個修字。”

女子口中喃喃一語,然後靈動的雙眼都瞪大了。

這副樣子實在嬌憨至極,配上她純良無辜的眼神,惹的男人一陣輕笑。

“……可那不是……那不是……當今皇上的名諱嗎?”

公良修斂去了幾分溫和,眉目間浮現了君臨天下的霸氣。

“你看朕不像嗎?”

青黛看他一身淵渟嶽峙的氣勢。

不得不說,這男人的皮相確實好。

他的輪廓深邃,身姿清雋挺拔。

若是在現代,說不定她真的會動心,但是這是在古代,更別說他還是皇帝了。

對皇帝,她必須要有所保留。……而且還是個常年吃藥的病秧子,住在這地方,怕是病情都會加重吧……陸湛皺了皺眉,腦子裏已經開始有了幾個補救方案了。“謝謝你,幫我拿來行李,陸湛。”青黛笑眯眯的看著他,“真是麻煩你跑這一趟了,我會在這裏好好安定下來。”僅僅幾次相處,青黛就覺得陸湛這個人有些沉默寡言,還有一些擰巴。比如說此刻他分明很認真的聽她說話,頭卻要偏著,就是不看青黛的眼睛。青黛看著這擰巴的男人,覺得十分有意思的。一星半點的光線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