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00章 冷峻好活指揮官×廢物改造女傭(17)

    

������ϡ�***��K�ѽ���ʰ��������x��߀�ǎ�������̓ɂ�С����ȥ��һ���tԺ�����ɂ�С����һ��ȥ������������������ġ����_һ���������뷨����Ҳʮ��ϲ���@�ɂ�С�������M���ѽ���ǰ�ĂS�y���Y֪����֭�]�І��}�������m�@�����g�ε�С������������߀����׌С����ȥ�z��һ�������Լ����ģ�Ҳ��׌�x�����ġ����\���Y�...指揮官府門口突然聚集了一大波的群眾。

身為帝國戰神,星際第一指揮官,白戈的府邸永遠都是群眾最關注的地方,但是因為他常年待在戰場上一年中回不來幾次,久而久之群眾就自己散去了。

自從指揮官從第一戰場上返回聯邦帝國的訊息傳回來,群眾就翹首以盼。

等了這麽多天,指揮官府的大門終於被開啟,然後兩個軍裝筆挺的軍官……拖著一個女傭走出來?

指揮官府門外聚集了一大波的群眾,門內則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女傭。

“時間已到,現在開始執行軍規第283條!”

“是!”

兩個軍官聲音鏗鏘有力,大聲應道。

然後,從他們手中突然出現一根玄鐵的軍棍,那是軍方特製的武器,開始一人一下,接續不斷的行刑。

文笛驚恐的瞪大眼睛,但是她被囚牢枷鎖給鎖住了,所以發不出聲音。

囚牢枷鎖不僅遏製被行刑人的叫喊聲,還遏製她的精神力,強行固定人的身體,讓她避無可避。

所以那玄鐵的棍子一下一下的下來,每一下文笛都必須硬生生的受著。

兩個軍官邊打還邊在思索,指揮官不是說要打到這個女傭肯說出實情為止,但是又上囚牢枷鎖讓她不能說話是什麽意思?

兩個人麵對麵站立著,手中力道分毫不減,以極其精準的固定頻率一下一下的往下打。

很快文笛渾身就皮開肉綻,剛剛進醫院修複過來的一身麵板已經被打的血肉翻飛,根本沒眼看。

身上穿著潔白的女傭服也被血水浸透了。

剛開始圍觀群眾還興致勃勃的看,以為有個誰在旁邊來講解一下,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軍官如同鐵人一般動作分毫未差,躺在地上的女傭已經成了從血泊中撈出來的人,行刑者卻依舊沒有鬆手半分。

“這個女傭定然是犯了什麽十惡不赦的罪名,才會讓指揮官用這麽嚴厲的手段對付她!”

“指揮官一向紀律嚴明,賞罰分明,他做的決定一定都是有道理的,大家不要被這個女傭的表麵現象給欺騙了!”

而被白戈勒令過來觀看這場行刑的所有Beta女傭心尖顫顫。

那軍棍每往下打一聲的悶響,都讓她們心髒跟著漏跳了一拍。

被通知到的女傭越來越多,大門口聚集的也越來越多。

白戈站在正廳裏往外看,卻一直沒有看見心心念唸的那一道影子。

他表麵紋絲不動,麵容堅毅冷漠的不知道在看什麽,實際上心裏卻湧上一絲煩躁。

再等等……馬上就來了。

身後,新來的副將一直緊盯著指揮官的背影。

不知道為什麽,總感覺今天的指揮官好像渾身緊繃,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衝出去一樣……

隨後他就移開了目光,打斷了心中毫無根據的猜測。

上一任指揮官副將季任是個十分優秀的軍人,是從軍中最優秀的隊伍裏萬裏挑一,脫穎而出的。

隨指揮官出生入死,立下過大大小小數不勝數的功勳。

安臨以為有這樣一個上司在上麵壓著,他永遠都不可能在季任有生之年成功升職成為指揮官副將。

結果沒想到就在一天以前,他的上司突然來找自己進行工作交接。

原因就是觸犯了軍規,被指揮官以軍法處置之後調離原崗位,下放到基層去磨練。

所以安臨就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戲劇性地成為了指揮官的臨時副將。

他一直都想不通,像季任那麽優秀的軍人,怎麽就突然觸犯了軍規,這麽突兀的就被調離崗位?

這一係列調令下來速度快到讓安臨有種錯覺,指揮官彷彿一天都不想再看見他的上司了。

安臨一想到這就覺得頭皮發麻,十分忐忑的向他的前上司請教指揮官的忌諱。

而他的前任上司隻留下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指揮官的規矩非常嚴明,對待下屬也十分的嚴格,你在這個崗位上好好幹,能夠向指揮官學到很多東西……”

“……”

“……”

於是,直到他的前上司離開了,安臨還是不知道指揮官的忌諱在哪。

所以在還沒上任之前,指揮官就在安臨心中留下了一個神秘、嚴厲的形象。

他看著指揮官身姿挺拔的站在正廳中,俊臉上不苟言笑,一派威嚴。

而門外的那個套上了囚牢枷鎖的女傭已經快被打昏過去了,指揮官隻是看著,一言不發。

安臨在心裏默默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指揮官果然運籌帷幄,不愧是星際第一指揮官,審問犯人也有足夠的耐心,沉得住氣,一定要等到最後一刻再開口直接擊碎罪犯的心理防線,套出自己想要的情報。

是的,在短短的5分鍾裏,安臨已經將這個女傭的身份定位為罪犯。

否則要如何解釋指揮官出動如此重的審問手段。

安臨默默的記住這一條經驗,告誡自己這是難得的機會,一定要多向指揮官學習。

打到文笛隻剩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院子裏的女傭似乎也來齊了。

可白戈還是沒有搜尋到,他想見的那道人影。

來回掃視了三遍,還是沒有找到。

白戈擰緊了唇,戴著黑皮手套的掌心已經握成了拳頭。

安臨還在認真的觀察罪犯的表情,隻等著指揮官一聲令下,捕捉到罪犯心理防線崩潰的那一刻。

他集中注意力觀察,耳邊冷不防響起指揮官低沉的聲音。

“府中的女傭都到了嗎?”

安臨一愣,連忙掃視聚集在麵前的所有女傭,捕捉她們的麵部資訊,跟自己記在腦子裏的身份資訊一一匹對。

——這是身為第一指揮官副將的一項重要考覈技能。

掃視完畢,安臨大聲的匯報:

“報告指揮官,還少了一位——”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青黛眼尖的發現,原本陸湛是伸出右手的,但不知怎麽的伸到一半又換成了左手。她瞥了一眼才發現對方的手指上正在滴血,豆大的血珠子已經流到指尖了。“等一下,你受傷了?”陸湛抿了抿唇,下意識想要將右手背到身後。動作到半途卻被拉住另外一隻軟弱無骨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掌攤開。“陸同誌,流血了。”他的掌心還有一些雨水,青黛掰開才發現,指尖上有個細小的傷口,不過那點血珠已經混著雨水,流的整個手掌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