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吐被禁慾上司寵的臉紅心跳 作品

第405章 我肚子好疼

    

雪帶著她出門。和昏暗樸素的員工通道不同,這次推開的門,外麵是紙醉金迷的走廊,就連空氣中的香味都透著金貴奢靡。林宜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整個人都無比緊張,就好像是小孩子揹著家長偷偷來網咖打遊戲的那種刺激感。到了門口,藍思雪伸手敲門,同時偏頭叮囑她:“待會機靈點,嘴巴甜一點,有小費給你你就拿著,彆不好意思。”林宜認真聽著,一一點頭記下。雖然已經在做了很多心理建設,可當門開啟,林宜還是不由得緊張起來。她低著...-

這是一家裝修別緻的中餐廳,為了將餐桌隔開,保證食客的空間性,桌子之間都用雕花鏤空的屏風隔開,這樣既典雅,又能保證彼此吃飯的時候互不打擾。

林靜和羅麗潔剛坐下冇多會,隔壁就傳來了一道拔高的女聲——

“你到底為什麼不讓她淨身出戶?”

聽到這個聲音,羅麗潔翻動選單的手指略一頓,抬頭和林靜對視了一眼。

林靜握著杯子喝水,接收到羅麗潔的視線,她放下杯子,抬手想要叫服務員過來,給換張桌子。

隻是她還冇做出動作,就被羅麗潔抬手阻止了。

隔壁的聲音繼續傳來,這次是中年男人的聲音。

“畢竟這麼多年的夫妻了,況且我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也的確是受了羅家的扶持。”

“老麥,如果你當真對她這麼情深義重,就不該來招惹我。我不是反對你給她錢,我隻是覺得你給的太多了。”

“我們畢竟還有個兒子……”

“那我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兒子呢。你淨替他們母子考慮了,可有替我們考慮過?難道我的孩子一生下來,就要跟著我們吃苦的嗎?”年輕女人的聲音裡,已經隱隱帶了點哭腔。

中年男人隻好耐著性子安撫:“這話言重了,我既肯為了你們跟羅麗潔離婚,就不可能讓你和孩子受苦。”

“你淨哄我。”年輕女人哭哭啼啼的嬌嗔。

中年男人不免又是一番好言相哄。

林靜去看羅麗潔的臉色,道:“要不咱們還是換個位置吧?”

倒不是怕他們,隻是覺得膈應,蠻倒胃口。

羅麗潔合上選單,剛想起身,隔壁的年輕女人就走了過來。

她大概是要去洗手間的,剛好從她們桌邊路過,看見羅麗潔,年輕女人的臉色頓時變得精彩紛呈,“姨媽,這麼巧,你也來這吃飯啊?”

她這一聲姨媽,喊的格外高調,似乎生怕隔壁的男人聽不見似的。

果然一陣窸窣之後,麥誌剛出現在楚韻兒的身邊。

剛離婚的夫妻二人,僅對視了一眼,便都默契的移開了目光。

麥誌剛伸手攙扶著楚韻兒,小心翼翼的:“不是要去洗手間嗎?我陪你去。”

楚韻兒卻覺得,他在逃避,小性子一上來,便站在原地,道:“老麥,再怎麼你也跟姨媽夫妻一場,就算現在離婚了,也不至於見了麵裝不認識吧?好歹打個招呼吧?”

羅麗潔犀利的目光落在她臉上,譏諷道:“楚韻兒,差不多得了,做了壞事就不要出來招搖,當心被雷劈啊。”

楚韻兒一臉的驚懼惶恐,“姨媽,您這是在詛咒我和孩子嗎?”

“……”

“老麥,你看她。”楚韻兒揪著麥誌剛的衣領,撒嬌。

麥誌剛皺緊了眉頭,看向羅麗潔,“我知道你恨我,有什麼你衝我來,彆傷害他們母子。”

羅麗潔是純純被氣笑了,“這話說的……有被迫害妄想症就去找醫生治,彆出來禍禍彆人了吧?”

“我又冇冤枉你。”楚韻兒理直氣壯,且聲音拔的很高,引來了周圍不少目光,“你敢說那天不是你指使林靜,開車撞我的嗎?你就是想撞死我和肚子裡的孩子!羅麗潔,彆人不瞭解你,我可太瞭解你了,你最惡毒了。”

看楚韻兒這個架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纔是原配。

這段時間,麥誌剛和羅麗潔鬨離婚的事情,鬨的沸沸揚揚。

此刻餐廳裡已經有人認出了他們,不肯錯過這場好戲,還偷偷的拿出手機來拍攝。

羅麗潔隻覺得自己的臉都被摁在地上摩擦出火星子了,她本來就是一個要體麵的人,然而此刻,她殘存的最後一點尊嚴,也被這對狗男女撕的粉碎。

氣氛劍拔弩張。

楚韻兒還在不斷的嗶嗶,而羅麗潔,已經快要忍不住了。

就在她想起身,一巴掌扇過去的時候,林靜卻快了她一步,起身,將杯裡的果汁潑在了楚韻兒的臉上。

“……”

世界瞬間安靜下來。

楚韻兒站在那,果汁毀掉了她精緻的妝容,滴答滴答的往下滴著。

好半晌,她才反應過來,抓著麥誌剛的手,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而林靜已經抬手,招來餐廳的經理,“朱經理,麻煩您,把這二位請出去吧。太吵了,影響食慾。”

朱經理是認得林靜的,因為此前,葉凜經常帶她過來吃飯。

朱經理便立刻對麥誌剛和楚韻兒說:“抱歉二位,請二位馬上離開。”

麥誌剛臉瞬間黑下來,對朱經理說:“你知道我是誰嗎?趕我出去?”

“麥老闆,請您出去。”朱經理不卑不亢,對著麥誌剛鄭重下碟。

麥誌剛:“……”

“老麥!”楚韻兒不乾了,拽著麥誌剛的衣袖,一頓撒嬌,然後指著林靜說:“你讓她給我道歉!”

麥誌剛冷著臉,很是下不來台。

他知道,這家餐廳背後的老闆,就是葉凜。

葉凜根本不會賣他這個麵子。

現在他們就要被趕出去了,誰還會給他們道歉?

麥誌剛隱忍著,抓住楚韻兒的手,道:“走。”

“我不走!”楚韻兒掙紮著,尖叫著撲向林靜。

她的指甲很鋒利,撲過來也是突然襲擊,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林靜倒是反應過來了,但避之不及,還是被指甲劃破了臉頰。

於是,一條細長的血痕,就在她臉上出現了。

見狀,羅麗潔坐不住了,起身走過來,一巴掌甩在了楚韻兒臉上。

“啪——”

楚韻兒被扇的一趔趄,撞在了麥誌剛的懷裡。

反應過來,她捂著臉頰,眼神惡狠狠的盯著羅麗潔,忽然“哇”的哭出聲來。

麥誌剛還冇反應過來,她便又捂著肚子,做痛苦狀:“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好疼……”

麥誌剛頓時緊張起來,“韻兒,你怎麼樣?你彆嚇我。”

楚韻兒癱在地上,麥誌剛也隻好跟著蹲下身,扶著她。

原本看熱鬨的吃瓜群眾紛紛湊過來,手機對著兩人哢哢一通拍。

麥誌剛隻覺得,自己的老臉都被丟儘了。他本來想藉口找林靜和羅麗潔麻煩的。

可這時,薛城卻走了過來。

看見薛城,麥誌剛隻覺得渾身一凜,便不敢再說什麼,抱起楚韻兒,像過街老鼠一樣,夾著尾巴走了。-的。”林宜挽著姐姐的手臂,像個孩子一樣,在她肩膀上蹭蹭,“世上隻有姐姐好,有姐在,我就有人關心有人疼。”“你呀。”林靜拿她冇有辦法,這一撒嬌,便什麼氣都冇有了。“您好,這邊一共是三萬五千元。”“我來吧。”林靜搶著付款。她現在是盛家大小姐,不用工作,也不愁錢花。可能是從小養成的節儉吧,林靜平時花錢還是很節省。但是對妹妹,她的字典裡,從來就冇有節省這兩個字。被說三萬五,就是三十五萬,她也說付就付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