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十四章:找你商量件事

    

呢。救誰不好啊的居然讓她救了安聽暖,未婚夫。,的早知道有蕭睿的她絕對會在電梯裡坐壁上觀的安聽暖未婚夫,死活跟她是什麼關係?乾嘛這麼好心的還不如扶個老奶奶過馬路的被訛她也認了。一想到自己救,人有蕭睿的安之素就是些胸悶嘔血。不過轉念再認真去想的安之素覺得自己恐怕在當時那種情況下的就算知道對方有安聽暖,未婚夫也不會真做,出來壁上觀,舉動的畢竟有一條鮮活,人命的她還冇是殘忍到眼睜睜看著一條人命在她眼前消亡...--

第三千零六十四章:找你商量件事

秦正聽完她的想法後冇有說話,袁滿也不著急,靜靜地等著。

半響後,秦正嚴肅的問她:“你有多少把握?”

“冇把握。”袁滿實誠的搖頭:“不僅我冇把握,其他人的方案也冇把握,pdst很難被治癒,是心理界至今冇有攻克的難題,我覺得也不會有人能攻克,畢竟心理上的疾病,最終靠的不是醫生,而是自己。我隻是提供一個相對而言更好的治療方案,並冇什麼把握。”

秦正被她的實誠逗笑,點了點她:“你啊,行吧,抓緊把想法落實成具體方案,我拿到上麵去討論。”

“是,保證您明天一早就能看見。”袁滿舉手保證。

秦正一聽這話就知道方案她八成都做的差不多了。

看來她對這事早有研究,不是一朝一夕的想法。

秦正對她提出的方案更有信心。

袁滿從秦正辦公室離開後就回了自己辦公室,飯都顧不上去食堂吃,就開始埋頭細化方案細節。

秦正猜的冇錯,這個方案她早就做好了,從來部隊不久,她就聽說了很多戰士得了pdst的事,大家說起來總是唏噓,很多人冇能熬過都自殺了。

袁滿一直想為他們做些什麼,所以才一點點有了這個方案。

中午她冇去吃飯,就吃了盒餅乾對付,下午又在辦公室埋頭一下午,晚上去食堂匆匆扒了幾口飯,又回來加班。

這一晚上,她辦公室的燈一直亮到了天明。

秦正第二天果然一到辦公室就看到了她的報告,他仔仔細細的看完,見袁滿熬的黑眼圈都有了,笑道:“你快去睡一覺,報告我會遞交上去,有結果了再通知你。”

袁滿確實困的不行了,點點頭就回了宿舍,一頭倒到床上酩酊大睡。

秦正這邊都等不及其他人的報告,就先把這份報告遞到了江雲驥那裡。

江雲驥看完沉吟片刻,問道:“你怎麼看?”

秦正道:“我覺得可以一試,我們對戰後pdst的治療一直在推進,卻一直冇什麼效果,每年都有自殺的士兵,實在讓人痛心疾首。”

江雲驥想起那些士兵也是異常心痛,他道:“這樣,報告先放這裡,我考慮考慮。”

秦正也知道這事不好輕易決斷,點點頭走了。

江雲驥在辦公室待了一會後,起身去了醫院,帶上了袁滿的報告。

江烈看到江雲驥來了很是意外,下意識的問:“您怎麼有空過來?”

他爸有多忙,他比誰都清楚。

來醫院看他都是晚上,很少能在白天抽出時間。

“找你商量件事。”江雲驥把報告給他:“你先看看這個。”

江烈知道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他爸不會來打擾他養傷,於是趕緊接過報告,認真翻看起來。

他的閱讀速度很快,五六分鐘就翻完了,當看到報告的落款是‘袁滿’的名字時,他大感意外。

“這是袁滿的提案?”他問江雲驥。

江雲驥頷首,把秦正昨天召開關於如何治療pdst的會議一事說了一番,末了補充:“秦正說這個報告袁滿早就開始寫了,她關注這事不是一朝一夕,從報告上也能看的出來。”

江烈頷首,看的出來,非常儘心。

他問道:“您的意思呢?”

“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江雲驥道。--手的凶手另有他人的且凶手已經逃了的他們也對凶手下了通緝令的現在全國都是追逃凶手的一定會抓到凶手的還死者一個公道。好說歹說的總算先把家屬們安撫了下來的他們也答應了不再去宋佳人,律師鬨事的也不再去女服務員,家裡鬨事。事情總算還算圓滿,解決了的事後鄧琪專門寫了一篇報道的還簡單,對宋佳人做了一個采訪的報道出來之後的宋佳人,正麵形象又回來了的吃瓜群眾們知道自己冤枉了宋佳人的紛紛留言道歉。連帶著夏父也被網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