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小姐 作品

第470章 一物降一物

    

雲珂帶來的人,容璋等人自然是沒話說的,雲朵也是個會來事的,一張小.嘴惹得容老夫人和容陳氏異常歡喜,給了她不薄的見麵禮。雲朵第一反應便是看雲珂的反應,見雲珂點頭示意她才收下那些厚禮,見她如此明事理,容老夫人又多了幾分喜愛,直言要她日後多跟雲珂去將軍府走走,雲朵羞澀地應下但卻不顯諂媚之氣。雲珂剛接過寒秋遞過來的茶,便見雅間的門被人推開,兩個夥計一前一後地走了進來。後麵那人手裏托著一蓋著紅綢的托盤,說是...“你覺得他會是那樣將就的人嗎?若真有這麽好說的話,恐怕他的孩子比堯兒小不了多少啊。”楚鄰溪有些頭疼地感歎,雲珂隻一個勁地低頭不語,似不願意再談及這個問題。

“你回偏殿去休息吧,人前我們還是需要做做樣子的。”德妃看出雲珂不想多談的意思,但朝她揮手示意她回偏殿去休息。雲珂也沒有拒絕,直接回了偏殿。

看著她的背景,楚鄰溪走到德妃身邊坐下,滿臉苦澀地問,“母妃,你覺得堯兒體內的十日醉……”

“你放心,不管是不是雲珂下的,母妃都會費盡一切心思替堯兒找到解藥的。他不光是你的命,也是本宮所有的歡樂源泉啊,這黑暗的宮裏,總會要有一盞明燈的。”

德妃呢喃著,疲憊地靠在椅背裏,整個人都像是蒙上了一層灰色,讓人看起來有些心疼。

“母妃對不起,讓你操心了。雲珂她……兒臣還是願意相信這不是她做的。”

“我們都沒有看錯人,那孩子品性是個好的,但性子也是能強上天的,真不知道闕兒為什麽非要找這份虐。唉,還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可不是……”

大殿裏德妃和楚鄰溪一起守在墨堯的床前,偏殿裏雲珂卻是直接換下已經幹的差不多的紗裙,然後便窩在被子裏補眠。

“小姐你沒事吧,可是覺得哪裏不舒服?”寒秋有些不放心,想替雲珂把脈,雲珂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你們也都休息一下,晚上我們要出去一趟。”

天剛剛斷黑,怡軒宮卻是鬧翻了天,楚亦軒睜開眼睛看到與他同樣驚訝的舞陽郡主時像是看到了鬼一般。

“賤人,你怎麽會在本王的床上,你……”他本是在屋子裏看書,突然覺得渾身熾熱不已,不想委屈自己便去院子裏拉了個丫頭進來,可是為何現在卻是舞陽赤著身子在他的床上。

“楚亦軒,你的床、上技術還真如你的人一樣的差勁呢!”舞陽向來是不願意吃虧的,她被人打暈然後下藥,一番雲.雨後本就乏累,還要看到楚亦軒這倒人胃口的臉,她也很心累的好不好。

“賤人,本王一想到居然跟你有了關係,本王就想吐,嘔……”

楚亦軒是真的嘔了出來,他楚亦軒雖然沒有處、女情結但舞陽這樣的女人他又如何看的上。嘔吐過後,他直接一腳踹向舞陽,恨不得將她訊息在自己的眼前纔好,舞陽見他真的嘔吐本來就有氣,舉手想來抽他,卻恰好迎上他踹過來的腳。

“啊……”伴隨著慘叫,楚亦軒的腳正好踢在舞陽郡主顯懷的肚子上,“快來人,本郡主肚子疼……”

一陣兵荒馬亂,太醫很快就來了,舞陽郡主肚子裏的孩子因為這一腳而動了胎氣失去生命,但太醫說孩子的胎盤並沒有流出來,需要藥物催促。

舞陽郡言已經痛暈過去了,淑妃第一時間趕了過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她拉過楚亦軒悄聲問道,楚亦軒沉著臉沒說話,但他脖子上的抓痕讓人忽略不了。

“你跟舞陽你們圓房了?”

楚亦軒點了點頭,淑妃突然就沉默了下來。見皇後時,自然將女兒的心意擺在了前頭。久在深宮裏的女人又會有幾個單純的,姑嫂二人你來我往間,木氏便領會了皇後的意思,那便是與六王爺的親事可成。皇後也在得知秦茹一心想嫁給六王爺之後,忙碌起來,親自送了銀耳蓮子湯去禦書房,與皇上耳鬢廝磨間表達了之前將軍府六王爺與秦大小姐雙雙濕身的事情。皇上一時間為了難,舞陽郡主與六王爺的事情是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但同樣秦大小姐和六王爺的事情也是大庭廣眾之下被瞧見的。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