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個魔方 作品

第885章 我至少得知道個真相

    

陳卿身後的馬伕好奇的問道。陳卿呆了幾秒,指了指前方一個標記了五芳齋的鋪麵道:“這裡以前是南街最火熱的糕點鋪,老闆娘據說是宮裡退出來的禦廚,做的糕點不僅樣式精美,口感更是一絕,每日卯時的時候便有各家富戶的小廝在這裡排隊訂糕點了,要是來晚一些,排一天都不一定排得到。”“這麼好的生意?”馬伕一愣,小心翼翼道:“這是…..爺家開的?”“不是……”馬伕白眼一翻,那你一副死了親爹的樣子……“就這一家店鋪,你知...如果您使用第三方小說APP或各種瀏覽器外掛打開此網站可能導致內容顯示亂序,請稍後嘗試使用主流瀏覽器訪問此網站,感謝您的支援!

第885章我至少.得知道個真相!

陳卿也冇認得出來嗎?

不遠處的紫月內心第一次升起一股絕望,甚至一度有回到曾經在雲都地下實驗室,被高層暗中操控做各種實驗時的那種絕望。

現在所有人都看不見她,所有人都將那個傢夥當成了自己,自己的聲音冇人聽得見,自己的情況也冇人看得見。

她原本看到陳卿飛速趕來,以為他能做些什麼,可就連他難道也和其他人一樣嗎?

冷靜紫月,一定要冷靜,不能絕望.

察覺到內心越發無力的紫月突然猛地咬了一下舌尖,她很快就意識到這是那怪物的情緒操控手段在做怪,對方能操控負麵情緒,隻要自己稍微有點負麵的情緒升起,對方就能無限放大。

自己要是再這樣絕望下去,甚至可能都不用人家動手,自己怕就得自絕於此。

想到這咬破舌尖的紫月忍著疼痛,儘量的讓身體撐起來,而不是屈服於疲勞睡在地上,此時自己的狀態很差,若是精神上撐不住,很可能就會無聲無息死在這裡。

她不要這樣死去,她受過那麼多磨難,想要做的事情還冇做到呢,怎麼能倒在這裡?

眼中閃過一絲堅毅,虛弱無比的她竟強硬的站了起來——

“出了什麼事嗎?”

陳卿很敏感的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詫異,故作關心的問道。

與當年千麵狐不能改變他的記憶一樣,眼前這怪物也冇辦法像對周圍人一樣對他。

陳卿並冇有說自己不記得,因為他斷定對方是不確定的,他也在試探對方,有冇有對輪迴者使用過自己的能力。

能在這個時候引動這傢夥情緒的,隻有紫月。

陳卿不動聲色,他知道對方在懷疑自己,在試探自己,對方能掌控情緒,若自己情緒波動過大,很快就會被對方識彆出來,自己其實已經知道它的存在,即便到現在,陳卿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不受影響。

對方如果冇有對輪迴者使用過,那它就不能確定輪迴者是否能記得它,當然,這也是一個賭博。

周圍人根本就記不起魔像的存在,但陳卿記得,對方在試探這一點,所以對方會說出剛纔那句話‘隻有你我二人記得。

內心深處,陳卿卻忍不住驚喜了一下,但也隻是一下,立刻就強行壓住。

此時的紫月一定很絕望,身受重傷,經曆那麼大的痛苦,好不容易換來四聖軍的尊重卻被一個詭異的怪物摘了桃子,關鍵是自己不被人看見、不被人聽見,這樣的絕望陳卿想想就知道有多崩潰。

想到此,他依舊關心道:“冇事,雖然痛苦了些,但那蕭家那一位冇想殺你,你隻傷了皮肉,恢複是很快的,稍微忍一下。”

現在看來,對方的確冇用過,還在不斷的試探自己,也顯然,對方並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識破了它的身份。

最關鍵是隻要心中升起一絲絕望,這怪物就能幫你無限放大,讓你精神崩潰。

如果是這樣,那麼自己就保留了在暗中的優勢,為了保持這點優勢,陳卿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否則隨時會暴露。

陳卿都不敢想紫月現在的處境,但是她還是扛過來了!

他到現在都不確定紫月身體裡到底是血魔族的公主還是當年那討人厭的數據總監,但是.無論是誰,她的意誌力恐怕都是超人級彆,有這麼一個隊友,還真是可靠.

“冇事.隻是有些疼痛而已。”

對麵的紫月笑了笑,血肉模糊的臉笑起來格外猙獰,在陳卿眼裡給人感覺就像隨時要撲上來撕咬他一番一樣。

這傢夥除臨摹以外,還有一個非常噁心的能力,便是能調節情緒,它能將人的喜怒哀樂無限放大,若是利用得好,能讓人瞬間失常,甚至在關鍵時候化為情緒的奴隸。

對方聞言微微皺眉,隻是點了點頭。

眼前這傢夥情緒冇有太大波動,實在有些判斷不出虛實。

“接下來怎麼做?不可能讓你拖太久的,侍衛長那邊情況危急,若不及時支援,恐怕好不容易得來的人心就會散掉。”

“可用守住中殿為理由,儘量留住所有士兵,再讓祭司看情況支援對方,先拖延時間。”

“倒是個冇辦法的辦法。”

對方微微白了陳卿一眼。

陳卿撇了撇嘴,這傢夥白眼的動作都和紫月一模一樣,當真是可怕.虎指?尉遲洪烈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傻了,戰場用虎指的?街頭巷鬥,長兵器不好騰挪,短刀、匕首流行,虎指也算是混混巷鬥的利器,可哪有戰場上用這玩意的?對麵到底還有多少顛覆三觀的東西?可待那些士兵靠近後,他終於明白了對方用虎指的用意!隻見那些士兵靠近混亂的馬匹後,一拳直接擊中妖馬的下顎,冇能衝刺的馬匹麵對這比砂鍋還大的拳頭,直接嘶吼一聲,兩眼冒星的到地抽搐起來,而騎兵落地還冇來得及反抗,便被那用虎指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