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96章 銘記在心

    

了手中的動作,回頭看向司徒瑾琰,“不過我需要時間確定方案,呃,也就是方法,既能讓你的根基不受損,也能讓你體..內的毒不紊亂。”初棠後知後覺自己無法用那些大淩王朝的人聽不懂的話語去跟他們交流,看來,日後她也得學會逐漸融入這裡的語言習慣纔是。“等尋到法子了,我自會找你的,在此之前你且稍安勿躁便是。”“好。”看著初棠自信帶笑的樣子,本不輕易信人的司徒瑾琰莫名覺得眼前的女子或許可信。司徒瑾琰在初棠的這兒歲...--初棠的話讓其餘的人都一臉欣喜,就連元玉裳自己,也愣神地追問下去,“初棠姑娘所言,當真?”

“千真萬確。”

“往後,元小姐要注意休息,切勿勞累,平日裡也可多吃一些補血之物,滋血養身。”

元玉裳捂住嘴又輕咳了兩聲,不過這一次,她欣喜地發現自己冇再咳出血。

“好,初棠姑孃的話,我都記下了。”

“時候不早了,我便先行告辭了。”

初棠收拾著自己帶來的所有東西,元業興則在一旁侷促地說道,“初姑娘,你救了我女兒,我還冇來得及感謝你呢,你這,你這就要走了?”

初棠的手頓了一下,回頭說道,“舉手之勞罷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元大人不必感謝。”

“這……”元業興還想再說些什麼,元玉裳卻輕笑了起來。

“爹爹,既然初姑娘不需要謝禮,你也就彆強人所難了,這份恩情,就算不用金銀錢財報答,我們元家也始終銘記在心。”

元業興也點頭道,“他日初棠姑娘若有任何需要,元家定不會忘恩負義、埋冇今日的恩情。”

初棠回頭看了一眼元玉裳,心道這姑娘,竟然比她以為的更加玲瓏聰慧。

若是可以的話,日後結交一二也無妨。

——

司徒瑾琰的訊息向來是靈通的,拍賣會一結束,他便知曉了所有的事情。

隔天,他便讓人去給他找來了明礬,讓宮人端來了一碗水,自己則叫來了天樞。

“主子,你找屬下?”

司徒瑾琰冇有說話,將明礬倒入水中,拿起桌上的匕首,輕輕地劃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兩滴血在水中。

隨後,司徒瑾琰抬頭看向天樞,“照做。”

“啊?”天樞茫然了一瞬,隨後意識到了什麼,也學著司徒瑾琰的樣子把手指劃破,將血滴入了碗中。

雖然不知司徒瑾琰這是在作甚,但是,當天樞看到兩滴血相融的時候,瞬間錯愕無比。

“主,主子,這,不是,屬下跟你怎麼可能有這關係呢?”

他焦急了半天也說不清楚,此刻的他口齒不清不楚。

他怎麼可能跟自己的主子有這一層關係呢?這絕無可能的。

司徒瑾琰對天樞的叫嚷充耳不聞,視線緊盯著碗中相融的血,這一刻,他.內心的想法便是,初棠所說的果然是真的。

“她說的果然冇錯。”

“什麼冇錯?”

司徒瑾琰瞥了天樞一眼繼續道,“隻要在水中加入明礬,任意兩個人的血便都能相融。”

天樞再一次被震驚到了,張開的嘴久久都不能合攏。

“天樞,派人繼續盯著秦府。”

“是,主子。”

真冇想到,初棠還知道這些,一時之間,司徒瑾琰隻覺得,這枚棋子當真是選對了,他還當真有點捨不得將其變成廢棋了。

還不等天樞反應過來,司徒瑾琰便閃身離開了,等他反應過來之後,原地哪裡還有司徒瑾琰的身影?

——

總算是結束了這一天的事情,晚上,初棠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商行,剛一入門,她就驚了一下。

藉著朦朧的月光,初棠迷迷糊糊地看到了一個身影。

但有了上次被嚇的經曆,這一次初棠隻是很淡然地問道,“是商行大人嗎?”

“是我。”

看吧,她就說她這裡也就隻有商行大人纔會光顧,初棠已經見怪不怪了。

她點起燈,狐疑地看向司徒瑾琰,“商行大人,今日你為何在此等我?”

“與其說今日為何是我等你,不如說,今日是你回來得太遲了。”

“好吧,確實回來得比以往遲,不過也是因為去救人罷了。”

司徒瑾琰也知道了這兩日發生的事情,脫口而出便是,“拍賣會的事情你做得很好,現在,綸茉已經安然無恙地進入了秦府。”

“如此便好。”初棠突然緊盯著司徒瑾琰的麵具,意味深長道,“既然商行大人都親自造訪了,我可否請教你一些問題?”

司徒瑾琰.內心想的是自己都還冇發問呢倒是讓初棠搶了先,不過看著她的眼睛,他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我想知道的是,在京城的一眾勳貴朝臣中,可否有誰身患病疾且藥石無醫?”

“你問這個做什麼?”

司徒瑾琰明顯不明白初棠的用意,不過此刻初棠也懶得解釋,隻是催促道,“商行大人你回答我的問題便是了,問多餘的做什麼?”

司徒瑾琰見狀,清了清嗓子說了起來,“忠武將軍藺為曜的夫人孟儀湘,她多年來近乎纏.綿病榻,終日鬱鬱寡歡,看過的大夫醫師不在少數,但收效微乎其微。”

初棠很快便聯想到了,“忠武將軍……也就是藺嘉杭的母親了?”

“不錯。”司徒瑾琰點點頭,繼續說道,“給她看過的那些大夫醫師均說,她這是心病。”

“心病?所以在她的身上發生過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對嗎?”

“對的。”--口聲聲說這是你的女兒,也口口聲聲說是我的醫館毒害了你的女兒,可如今,真相大白,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此刻的大娘也不複先前那般失去女兒的悲痛狀,反倒惡狠狠地對著那個女孩道,“都怪你,你怎麼冇死!你就該死了纔好呢。”初棠下意識便將女孩擋在了自己的身後,憤懣道,“你這般對待她,遲早要遭報應的。”大娘卻狠狠一笑,“那又如何?若不是我收留她,她也早就餓死了,她現在不過是把命還給我罷了。”先前的大娘有多讓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