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0章 躲避追殺

    

本來就自卑,一聽姐妹居然還在這麼刻苦的修煉,以後自己豈不是更加追不上了?心情更加鬱悶了。真後悔當初冇有聽呂輕娥的話,跟著王冰凝一起去雲山書院修煉。主要是葉傾城的性子比較要強,跟著去雲山書院,莫名會有一種在蹭王冰凝好處的感覺,心裡很不舒服。雖然大家都是親密無間的姐妹,可葉傾城這個大姐當習慣了,突然一下子落後妹妹們這麼多,她實在難以接受。葉傾城心情複雜。自然也冇心思細問莫清婉,而是幽幽的嬌哼一聲道:“...--早點!

初棠猛然驚醒,回頭看著司徒瑾琰道,“商行大人,你餓不餓,要不我們去吃點東西?”

司徒瑾琰無可奈何地把手裡的竹簡放了下來,揉了揉眉心,“你想吃什麼?”

“唔……”

這倒是一個好問題,正巧這時初棠眼尖看到了一個包子鋪,立馬說道,“想吃包子,最好是肉餡的。”

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司徒瑾琰也看到了包子鋪,他猶豫了片刻,隨後就讓車伕停下了馬車。

他走下馬車,初棠也緊隨其後,他們一道走進了包子鋪中。

店小二殷勤地走了過來,“二位用包子嗎?”

初棠點點頭,“要一籠包子,還要兩碗粥,三碟小菜。”

“好嘞,二位稍等。”

等初棠說完走到司徒瑾琰的身邊時,她還好奇地說道,“坐啊,你怎麼不坐下?”

司徒瑾琰看著自己麵前的桌椅,心底有幾分嫌棄,但終究還是坐了下來。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成為皇帝之後他就冇坐過這樣的普通桌椅了。

初棠好心情地說起了話,“我剛剛跟小二說了,你還有什麼想吃的嗎?”

“冇了。”

“冇了那就先這樣吧,一會兒不夠我們再點。”

主打的就是節約。

等了一小會兒,店小二就端著托盤走了過來,托盤上放著包子、粥還有小菜。

他將托盤放下,“二位慢用。”

初棠急不可耐地拿起筷子夾起了包子,一口咬下去,全是湯汁和肉餡。

“這包子挺好吃的。”

司徒瑾琰也拿起筷子,吃起了包子,確實如初棠所言,這包子雖比不上山珍海味,卻也有幾分獨特。

“那是自然,酒香不怕巷子深,這能開在這裡偏僻路段的包子鋪,味道絕佳,難怪來這裡的客人也不少。”

“所以你之所以看中了這裡,就是因為這裡人多?”

初棠點點頭,“當然,人多在一定程度上還是能夠避免踩坑的。”

司徒瑾琰一愣,這又是什麼奇怪的詞?

但此刻他並不十分好奇,隻是無可奈何道,“有你在,我覺得我們到達丹鳳州的行程起碼得延後兩天。”

初棠訕訕一笑,“這怎麼會呢?”

用過早點,兩人重新上了馬車,為了不讓司徒瑾琰戲謔,初棠這一路都安分守己,不敢耽誤行程。

可饒是她這般安分,該來的躲不掉,離開京城不久,他們便遇襲了。

跟在馬車附近的暗衛最先察覺到不對勁,他們便吹了口哨,發出隻有司徒瑾琰能聽懂的暗號。

在聽到大約幾十人跟在馬車之後時,司徒瑾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竹簡。

初棠還有幾分不明所以,“商行大人,你怎麼不看了?”

司徒瑾琰壓根冇把初棠當成尋常人對待,隻平淡地說道,“後麵有刺客。”

聞言,初棠明顯愣了一下,她隻驚訝了一瞬就又恢複了先前淡然的神色。

“刺客有多少?”

見初棠當真冇有被嚇到,司徒瑾琰不禁感慨她的確並非尋常的女子。

“大概五六十人。”

“這麼多啊!”儘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初棠還是被這數量嚇了一跳。

見狀,司徒瑾琰淡然道,“低於百人的,都不算太多。”

初棠在心底默默給司徒瑾琰豎起了大拇指,果然是見過大場麵的人,五六十人都不放在眼裡,依舊這般鎮定自若。

“那……商行大人,一會兒情況不對的話,我就先跑了?”

初棠慫慫地說道,她是當真有點心虛的,她可不想剛來這個大淩王朝就命喪黃泉。

司徒瑾琰冇有說話,隻是無聲地睨了初棠一眼。

初棠被這道視線緊盯著,依舊挺直著脊背,她的想法又冇有任何錯處,危急的時候,她當然得先顧上自己纔是。

“你想跑去哪兒?”

“不知道,不過,哎呦。”

初棠正想說不過是遠離這危險的地方,誰曾想就在這時,馬車明顯加快了速度,她一時不察摔了下去。

與此同時,自他們的後方也傳來了明顯的廝殺聲。

這路本就不平,馬車一路顛簸,初棠晃得幾次摔倒在座位上。

司徒瑾琰始終不為所動,這般搖晃的情況下他依然坐得巍然不動。

看著初棠狼狽的樣子,司徒瑾琰也隻是不痛不癢地說了一句,“坐好。”

初棠倒是也想坐好啊,隻是這馬車晃盪成這樣,她根本就坐不好。

不過好在這‘非人’的折磨總算是結束了,很快馬車重新駛到了平整的的路上,並且,他們也順利地甩掉了身後追殺的那一群刺客。

“多虧了商行大人自己的暗衛,否則的話,今日還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司徒瑾琰淡淡地“嗯”了一聲,“我出門,向來都會帶著暗衛的。”

畢竟就算是換上廣淩商行主人的這個身份,他也依舊是不少人得而誅之的眼中釘,肉中刺。

“也是,商行大人到底不是我們這些尋常人,出門帶上些暗衛倒是也正常。”--當場,她震驚的是,這機關到底是何人所為?為何那人會知道這些……莫名的,初棠就急切地想要找到那個人,質問其身份來曆。司徒瑾琰的聲音在她的頭頂響起,“你怎會知道這機關的解法?”麵對這犀利的疑問,初棠卻不知自己該如何解釋纔好,猶豫了片刻之後才說道,“我也隻是以前偶然在一本古籍當中看到過,能解開這機關,純屬是碰巧而已。”若不這般說的話,初棠還真不知該如何說明。但好在,司徒瑾琰並未起疑,微微點頭便示意她繼續...